意大利珠宝界资深人士:注重自身文化 珠宝设计才能超群


 发布时间:2020-10-26 17:25:33

动听的故事,兰州科学院小学学生度过了一节别样的课堂。近日,甘肃裕固族文化传承人瑙尔姬斯走进课堂,为小学生演唱裕固族民歌,讲述草原上的故事。尖尖的帽子,华丽而富有特色的服装。瑙尔姬斯介绍,她身上穿的这套裕固族服饰是奶奶、妈妈和她几代人共同完成的,由珍珠、玛瑙、贝壳等纯手工制作而成,完整一套共有20多斤重。从裕固族的服饰,到家乡的美景,再到裕固族的语言、民歌,瑙尔姬斯以小故事的方式给孩子们介绍裕固族文化。“由于裕固族没有自己的文字,所以语言都是口口相传的方式传承,而裕固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以唱歌的方式相传。” 学生李奕菲说:“以前对裕固族特别陌生的,今天才知道他们的服装这么美,通过老师讲课,我现在对裕固族的历史文化有些了解,民歌很好听,另一种语言唱有不一样的味道,我希望有机会也能学一首裕固族歌曲。” 瑙尔姬斯说,让裕固族文化走进课堂,让同学们了解和感知本土文化,将来以我生活的地方有这样一个少数民族而感到骄傲,对这个民族的特点、文化都能作简单的介绍。“今天讲课反响特别好,没想到他们对裕固族文化这么感兴趣。” “现在都市里的孩子很难接触到这样的场景,我给他们讲草原、牛羊,充满童趣,孩子们很喜欢听。

”瑙尔姬斯说。“我原来只知道一些民歌,现在更多了解他们的文化、家乡,我也想为保护裕固族文化尽自己一份力,至少可以告诉别人,我们家乡有这样一个民族,他们的服饰很特别,他们的歌声很动听。”兰州科学院小学学生余家乐说,“我最喜欢裕固族的服饰,因为那是一代一代人的心血做出来的,这点非常值得我们去尊敬。” 裕固族是中国22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是甘肃独有的民族,约14378人(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主要聚居在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的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使用裕固语,无文字。2010年,裕固语被国家列为九个“正处于濒危状态的弱势少数民族语言”之一。今年,甘肃肃南县以文字记录和形象记录(音像记录)并重的形式,开展裕固族、藏族语言文字的普查工作,为“抢救”保护裕固族、藏族的语言文字打好了基础。瑙尔姬斯从事裕固族文化保护工作30多年。“语言的传承最好是融入生活,在生活、劳动的环境中学习,生动形象,在平常生活中用得着,学起来就快很多。” 目前,瑙尔姬斯自创的裕固族儿歌10多首,她正在将一部50集的动画片翻译成裕固语。她介绍,将来打算把《猫和老鼠》、《米老鼠和唐老鸭》、《丑小鸭》等经典的动画片都译成裕固语,作为教学片,让孩子们在课堂上学习裕固族语言,保护和传承裕固族文化。

(完)。

11月7日至9日,以“世界和未来在一起”为主题的首届“CCBF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将在上海世贸商城展览馆举行。届时,154家海内外著名出版社将携5万多种最新童书亮相上海。上海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在发布会上宣布,包括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莱泽·卡鲁丁、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玛利亚·基尔、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等在内的数十位海内外著名作家、学者,届时将走进童书节,或开坛讲座、或签字售书、或参与公益活动,与小读者和家长们交流互动。目前,童书展已吸引众多海内外一线童书出版机构报名参展,创办首届就实现了境外参展商数量与境内数量旗鼓相当的良好开局。徐炯称,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正在朝着为中国和全球儿童提供最值得阅读书籍的方向努力。上海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阚宁辉表示,该童书展将成为上海书展的"升级版"和"国际版"。

上海书展侧重于大众性和公共性,上海国际童书展则将以专业性、国际性为目标,将以童书出版贸易、作家推介、阅读推广等为功能定位。在童书展期间,上海还将邀请国际童书出版人来沪交流,了解中国童书市场。未来上海还酝酿一个"中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家国际推广计划",力争让更多海外读者读到优秀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品。(完)。

当读者的阅读从“啃”变成“品” 不能再把书做成难啃的“坚果” 昔日辉煌的上海出版业如今受到各地同行的有力挑战,引起了上海出版人的焦虑。加上全球金融危机,更是为上海出版业发展前景笼罩了一层迷雾。上海出版业的生存与发展,成了盘桓在上海出版人心中的一个焦点话题。昨天,新老出版人在一起进行焦点对话,在思想产生“碰撞”的同时,也完成了一次交流和沟通。换一种心态看上海出版 《辞海》常务副主编、资深出版人巢峰认为,上海出版业现在所处位置是恰如其分的。他列举了一组数字:从图书品种看,1984年全国出书4万余种,上海是6316种,占全国的15.76%;2006年全国23万余种,上海是1.8万余种,占全国的7.77%。全国的品种上升似乎太快,上海从品种来说比全国要健康。

从印数来说,上海1984年出了5.3亿册,占全国的8.48%。到了2006年是2.5亿册,占全国的3.7%。上海人口占全国百分之一点几,这个发行比例应该说很不错。大家认为上海出版界就应该是龙头老大,老大不成,做老二,从来没想过做老三的,更没有想到排到第四位后面,这是传统观念。我们要把自己的位置摆正,实事求是看问题。《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认为,与电视等媒介相比,图书不再是“天之骄子”,没有垄断的优势。好比一个百货大楼,图书只是其中一个摊位。出版界从业人员调整好心态才能“海阔天空”。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博弈 当下,新媒体尤其是数字出版,给传统出版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副社长张宏认为,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正进行着一场博弈。人们的阅读习惯发生了变化,除了对内容的需求外,对表现内容的形式也要有所变化。

出版业也只有顺应这个变化,从单纯的图书研发、出版向多媒体乃至全媒体进军。上海译文出版社社长韩卫东认为,目前传统出版业陷入增长的极限,找不到新的突破口。面对数字化的趋势,传统出版社要考虑自身生存的价值是什么?上海有资源,这是我们的强项。在数字化浪潮下,出版社要提升加工的附加值,要抓编辑质量、加工能力和自主资源生产能力。利用好上海出版业的资源优势,在主业上集中精力抢占制高点,提高核心竞争力,才能在不利的环境中保持生存并得到发展。培养人才打造品牌是出路 原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李国章认为,在目前竞争激烈的情况下,上海的出版社如果都能发挥专业优势,形成独一无二的资源和品牌,就有助于为出版社在全国出版业中争得一席之地。要形成优势,人才是关键。古籍出版社曾经招了很多博士硕士,但后来一个个都跑了。

还有,现在编辑忙于应付经济指标,哪里还会静下心来一本书一本书磨?如何留住人才,如何创造品牌,是要下功夫研究的。郝铭鉴认为,我们要重新研究读者,当读者的阅读口味从原来的“啃”变成“品”时,我们不能再把书做得像“坚果”。书怎么做,要考虑读者的需求和市场的因素。(记者 姜小玲)。

上海 文化 大赛

上一篇: 医师董峰新作《养心》签售 汇集其丰富从医经验

下一篇: 研究显示月球现在已44.7亿岁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5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