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方与傅作义等保定军校将领有关刻铜墨盒现身


 发布时间:2020-10-20 23:05:08

随着“清华简”内容的渐露真容,其中一鳞半爪的断章愈加激发众多媒体的热情。李学勤先生在采访中或是戏称:一日不敢看太多,怕心脏受不了。究竟什么内容会让老先生如此激动?除却最早被称作“周文王遗言”的《保训》之外,另一篇据说是武王八年伐耆饮至作乐诗的内容,也是与古《尚书》内容相关,并且与今本中的《西伯勘黎》一篇关系重大。《西伯勘黎》的主要内容说的是商纣王的大臣祖伊,听说西伯灭掉了王畿中的黎国,感受到殷商政权将遭受威胁,因而严辞警戒商纣。然而纣王怙恶不悛,自诩道:“我生不有命在天!”拒绝纳谏。祖伊感叹殷商的末日即将来临。全文短小,仅仅是几段对话而已。这篇小文中引起后世学者争议的便是“西伯”究竟是指文王姬昌,还是武王姬发。黎国,可能是位于今山西上党附近的一个小国,史书上对它的地望还有其他的说法。但一般都认为它靠近商都朝歌。这个国家在史籍上又有其他的称呼,如“肌”、“饥”、“耆”、“耆黎”等等,都是音近汉字的通假写法。从西汉以来,儒生们一般认为,伐耆勘黎的是周文王。《史记·殷本纪》说:“西伯伐饥国,灭之。

”《周本纪》说:“(文王)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败耆国。”伏生《书传》云:“文王受命,一年断虞芮之讼,二年伐邗,三年伐密须,四年伐犬戎,五年伐耆,六年伐崇,七年而崩。”后世的郑玄、王肃等学者对此均无异议。到了宋代,学者们对这段史实产生了一些疑议。宋儒如胡五峰、陈少南等首先从五经义理上反对文王伐耆之说。因为当时商纣仍为天子,周人如果胆敢伐灭王畿之中的耆国,无论出自何种理由,都是公然地向天子挑衅。如此就与周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服事商纣”的至德形象冲突。如果文王拥兵自重,则与篡汉的曹魏毫无二致。除此理证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古书证据。据说是出自西晋汲郡不准盗墓的《竹书纪年》中记载:商纣四十一年,西伯昌薨。四十三年西伯发伐黎。这一条证据,与宋儒之前的凭心揣测不谋而合,从此武王伐黎之说便大得人心。直至明清,如王夫之等都做过西伯伐黎的辩说,力主武王伐耆。虽然《竹书纪年》也是一部出土的文献。但是竹书中的这段记载,并未给这段公案一锤定音。原因是《竹书纪年》当前的目貌与西晋出土之时并不完全一致。《四库提要》中已归纳出多条前人征引的竹书内容与明清以来历经整辑的《竹书纪年》不相一致。

换言之,《竹书纪年》中的史实真伪交驳,莫衷一是。《竹书纪年》上的武王世系,也与《史记》或是《世本》等流传的年表世系不尽相同。因此,究竟是文王勘黎,还是武王伐耆,就成了经学、史学上难以裁决的一段公案。如果清华简的内容属实,那么它所记载的就与宋儒推测的史实一致。即伐耆是武王第一次讨伐商纣时观师盟津前后事。竹简上的“武王八年”的相关记载,也异常接近史传的武王年表世系。很可惜,目前记者所关心的问题仅仅是所谓失传的“乐诗”,对西伯勘黎问题缺乏认识,因而语焉不详。“清华简”是否可以彻底推翻汉儒的所见所闻,而与宋儒的“逆料”悬隔千古而暗合,我们仍将拭目以待竹简图版内容的正式公布。□王小熊(上海 语言学博士)。

是傅作义先生逝世10周年纪念日,为怀念傅作义先生,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其武给我布置了一个写文章的任务。并要求我多找几个人,从不同侧面写一写傅作义将军。于是在1983年6、7月,我和郝德振先生从内蒙开始走访傅作义将军的部下。在采访过程中,傅作义先生在呼和浩特市郊建的59军抗日烈士纪念碑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工作结束回到北京向董老汇报时,我特意提到了傅作义先生建的59军抗日烈士纪念碑。铭文是胡适先生起草的,他用生动而简练的文字,叙述了傅作义将军率领59军全军将士与日寇战斗的经过。原来,这些将士们昔日抗日的战场,并不在内蒙大草原。而在北京附近的怀柔县境内的长城脚下。战火是由日寇企图侵占北平而点燃的。这个关于墓志铭的话题把我的思绪牵引到了战尘滚滚的72年前…… 1933年3月,日寇侵犯热河,热河省主席汤玉麟不战即溃,当了汉奸。日军趁势南犯,企图进捣北平。以29军宋哲元部为首的各抗日部队,与敌人血战十余日,后终因不能抵抗敌人最新最猛烈的武器,而使战局发生危急:北平眼看就要沦入敌手! 当时,驻守绥远的傅作义部,立即由张家口(3月初,傅部已由绥远开抵张家口)开到昌平待命增援。

5月15日,傅作义部的59军开到怀柔以西,他们在敌军飞机的侦察轰炸之下,不分昼夜赶筑阵地,决心要在这最后一线的前进阵地上,血染着中华民族历史的一页。…… 在这场战斗中,59军共有367人壮烈牺牲,伤残484人。代价是高昂的,但将士们的血并没有白流。他们用血和肉,振奋了全国人民坚决抗日的士气,使敌人为之胆寒。在墓志铭上,我就看见了这样的记载:二十四日,“大阪《朝日新闻》的从军记者视察我军的高地阵地,电传彼国,曾说:‘敌人所筑的俄国式的阵地,实有相当的价值。且在坚硬的岩石中掘成良好的战壕,殊令人惊叹!’又云:‘看他们战壕中遗尸,其中有不过十六七岁的,也有很像学生的,青年人的狂热可以想见了。’” 虽然59军取得了胜利,傅作义将军并不高兴。从烈士公墓的建立及墓志铭中的一段文字,我领悟到这一点。后来,从傅作义将军的回忆资料中,也看到了这一点。

墨盒 傅作义 内容

上一篇: 北京太庙小金殿供奉的是谁?

下一篇: 科学家首次确定系外行星大气性质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