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论坛》等80余本民国漫画期刊首展河北保定


 发布时间:2020-10-21 11:13:20

邀请老夫子作者、华人漫画家王泽,法国昂古莱姆国际漫画节策划人尼古拉斯、法国亚欧洲际影视制作传播机构节目总监姚国强等漫画业者探讨“本土动漫如何走向海外”。王泽表示,漫画是接近大众的,不是高不可攀,如果说在自己的国度都没有接近民间,在别的国家也不会接近民间。广州市文联介绍,广州有着岭南文化底蕴,毗邻中西文化交汇的香港与澳门,吸引了漫友、红蓝、江通、奥飞、士丹尼、统一数码等多家动漫企业,年产值达20亿元人民币。相对于世界动漫产业,广州起步较晚,受到美、日动漫文化很大的冲击,需要借鉴国内外的经验去探索发展之路。尼古拉斯在座谈会上介绍了伊朗、韩国、日本等动漫在法国的成功经验后表示,不管是漫画家还是漫画作者,最主要的是能够拨动读者心弦的东西,用故事的力量去打动读者,不管是文化背景是怎么样,可以在读者心目中产生回响,才是成功的关键。

漫友文化副总经理张显峰表示,中国动漫产业体系仍未成熟,产品产值都比较小、品牌太少,中国本土动漫要走出去,还需要围绕产业体系来做,形成产业集聚区。(完)。

第13届中国动漫金龙奖全球征稿目前已正式启动。作为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广东省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中国国际漫画节官方赛事,组委会今年继续锐意创新,以“走心”作为创作主题,联手微信表情推出“动漫表情奖”。随着移动互联社交的壮大和发展,表情符号在国内被广泛应用,成为互联网上人际沟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从2015年初春节红包开始流传的“谢谢老板”到“小崽子剧场”、“长草颜团子”、“猪仔和羊妹”、“桃子一家东北话”,动漫表情在人们日常聊天中变得越来越微妙有趣,有些甚至成为“社交爆款”。通过微信表情平台,动漫表情可能已经是全世界活跃度最高的动漫产品,这些“小小的”动漫表情已然成为大大的创意平台。据微信透露,目前微信表情商店每天的访问人数超过2000万,每周更新日有超过1.4亿人访问。

最好的表情首周下载量就超过了2500万次,发送超过1.5亿次。这意味着,如果一个动漫表情足够优秀,就可以将自己的原创IP在上亿用户间进行传播。本届金龙奖与微信表情联手推出“最佳动漫表情奖”,并将于3月1日正式接受投稿,面向各界寻找“表情帝”,让所有的动漫团队都可以利用金龙奖和微信表情两大平台带来的巨大流量和传播曝光度,丰富原创IP的商业和社会价值,更在后续开发周边、游戏、影视等方面实现高价值变现,大大提升了IP议价能力。另外,本届金龙奖还将与国内漫画APP综合排名第一位的漫画岛APP合作,打造全新的漫画征稿平台,上线用户上传和投票功能,不仅能投稿参赛,粉丝还能在投稿参赛的作品中选出自己心目中最喜爱的作品,角逐由粉丝评选的“最具人气动漫作品奖”。同时,金龙奖将扩大游戏类竞赛单元,设置“最佳PC游戏”“最佳网页游戏”“最佳手机游戏”,让更多优质国内原创游戏厂商参与竞赛。

2015年是中国原创动漫IP的爆发年,动漫业产值突破1000亿元。在移动互联的推动下,高质量的动漫表情IP广受好评,价值空间凸显。对此,金龙奖组委会主任金城指出,动漫表情IP如此的流行离不开作者的“走心”创作。他希望在互联网推动下,好的作品能更好的触动人心,直达心灵最柔软的部分,给予用户惊喜、幸福、感动的美感。本届金龙奖的截稿期为7月31日,投稿方式除了可以采用传统的信函邮寄,还能通过登录指定投稿平台上传、发送电子邮件的方式。(完)。

国产动漫的“危机四伏”能否真的被此令化解尚需要观望。毕竟,残酷的事实是:目前85%的国产动画公司入不敷出,常州渔夫动漫老总余洛屹今年10月欠债自杀的消息,更深深触动中国动漫业,而记者在采访中也频频听到动漫专业人士感慨,由于国产动画片没有打通产业链,如果只靠播映来生存的话,根本就没有“盈利”的可能。1播映只是“赚吆喝” “加强版限娱令”中要求卫视平均每天8:00至21:30之间至少播出30分钟的国产动画片或少儿节目,这对于国产动画片的助推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是,记者采访中发现,众多动漫企业根本不能指望靠播映来赚钱。以北京合力宏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咔咔动画创始人刘宏为例,他在这个行业里坚持了8年,不仅卖掉了一套房子,还把自己之前积累的800余万元全部投进了原创动漫产业。最终,他的坚持换来了一部时长520分钟的原创动画片——《咔咔历险记》,该动画片今年5月起在央视及全国70多家电视台播出。但尴尬的是,《咔咔历险记》 一分钟的制作成本高达9000元,而在电视台播出,一分钟仅仅只能得到50元-200元的政府资助; 并且按照目前的形势,央视和众多知名视频网站只是给动漫作品提供一个播出平台而不付费用,因此,依靠电视台播放根本无法回收制作成本。

刘宏很无奈地表示,早年和他一同起步做原创动漫的企业,到今天不是转行就是倒闭,甚至合作伙伴曾经精神崩溃,“我有女儿,总想着为孩子做出中国人爱看的动画片,所以,还是一直坚持从剧本创作、人物及场景设定到动画制作的纯原创动漫开发。” 2盈利模式很复杂,急不得 既然靠播出来赚钱的路径不通,为何动漫人还在坚守?其实,即便在日本和欧美很多国家,影视播出的版权最多也只占制作成本的20%,有远见的动漫人心中另有打算,期待建立一种长期的商业模式,放长线、钓大鱼。《洛克王国》制作人陈晨表示,比起电视台播映动画片带来的“财源”,他们更看重播出平台的宣传效果,期待扬名后,能够以衍生品开发盈利,因为衍生品必须要在品牌成功之后才可能“火”起来。所以,动漫企业都在咬牙支撑,一边不停地“烧钱”,一边暗暗布局,希望把点连成线。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指出,目前,中国动漫产业的环节是缺失的,无法匹配起来全面发展。其实,动漫产业的盈利模式很复杂,从创意到制作、播出,品牌授权到衍生产品开发,要形成很长的产业链,因此也决定了其商业模式的不确定性。

刘宏的《咔咔历险记》也推出了漫画书,并计划着推出网络游戏、咔咔系列文具,动画电影则酝酿于2015年开拍,“公司要正常运转甚至盈利一定要打通上中下游产业链,建立原创品牌,这包括动漫游戏原创研发、衍生产品开发、渠道发行、综合运营平台、媒体广告、投融资等领域。打通这些关节要慢慢来,急不得。” 但是,国内的资本市场似乎就怕“慢慢来”几个字,刘宏表示自己被国内的风投公司弄得很没有信心,“动漫行业属于长线投资,但风投公司的心态是恨不得今天投资动漫企业,明天就IPO,后天就 套 现 退出,而动漫显然难以满足风投的这种需求。” 3“26万分钟”没意义 国产动画领域近来的另一件大事,是一直作为标杆的《喜羊羊和灰太狼》和《熊出没》受到《新闻联播》的点名批评,成为暴力粗俗的反面典型。其实,《喜羊羊》和《熊出没》的问题并非是“少儿不宜”,而在于中国动画片不懂得怎么去为孩子们讲故事,怎么样去呈现真善美的主题。很多动画片为了掩盖价值观的偏谬和匮乏,为了吸引眼球,便只能诉诸暴力元素,将看点锁定在刺激、粗俗的话语和场面上。

其实,中国动画片产量在2011年就已经达到了26万分钟,名列世界第一,但是,业内人士表示,细究这个26万的数字,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动画大国”若提起优秀的原创作品便立刻捉襟见肘。现在,连曾经的“榜样”《喜羊羊》和《熊出没》都被颠覆,贴上了“此路不通”的封条,更是让人盼望中国动画片何时能够诞下真正的经典。

漫画 期刊 动漫

上一篇: 越剧还原《茶花女》翻译史 90后主演《枫落寒江》

下一篇: 中国首座甲骨文博物馆将落户福建南靖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6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