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玩得起的收藏投资 名人照片收藏价值较大


 发布时间:2020-10-20 22:16:43

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是1966年,地点是天安门城楼中央大厅之外。大厅里,毛泽东已经与陶铸、董必武、陈云等许多人谈过话。事实上,在这次拍摄前,党内对刘少奇、邓小平的批判已成定局,或许这就是刘、邓两人选择坐在中央大厅之外的原因。8月上旬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改组了中央领导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名次如下: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陶铸、陈伯达、邓小平、康生、刘少奇、朱德、李富春、陈云。刘少奇的排名从第二位变为第八位。照片中三人都露出了笑脸,刘少奇和邓小平在望着周恩来,而周恩来正在大笑。从当时的政治环境而言,这张照片似乎有一个非常单纯的主题:领导人之间的战友深情。

本报讯 “这张百元钞票,多出了一颗‘痣’,应该很值钱。”昨日,贵阳市民杨先生致电本报,称自己手中有一张百元错版人民币,想请专家进行鉴定。记者看到,杨先生提供的这张面额为100元的人民币上,毛主席图像左下方,确实有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点。“图像上有两颗痣,我还是第一次见。”杨先生说,过年时,在银行取了1万元,都是连号的新钱,这张就是其中的一张。最近拿钱用时,才发现了这张钱有点不一样。刚开始还以为是一张假钱,拿到验钞机上检验是真的。而图像上的黑点,用橡皮也擦不掉。“如果钱是真的,那么就是‘错币’,应该有收藏价值。” 在花果园一家工商银行里,经工作人员检验,确定这张钱不是假币。对于图像上多一颗痣的问题,工作人员说,并不清楚具体原因。不过,可以为杨先生更换等额的人民币。中国人民银行贵阳中心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并不存在所谓的错版币,也不提供是否错版的鉴定,只能对货币的真假进行鉴定,如果杨先生在使用这张人民币时,遇到拒收或者对真伪存疑,可到银行进行检验或等额兑换。据了解,中国人民银行早在2005年就曾发出声明称,“错版货币”是不存在的。目前市场中出现的“错版货币”,绝大部分都是在原有货币的基础上经过人工制作的,并没有收藏价值,还有极个别人民币在印刷过程中会出现一些偏色、析白等问题,但是这些人民币并不能称为“错版币”,只可称之为人民币印刷过程中的残次品,到银行可以进行等额兑换。

省收藏协会一位收藏家何先生说,人民币的制造工艺严格,出现错版的概率非常低,因此不少人认为错版人民币能卖个高价,认为能炒高价值,其实很少有人愿意出高价收藏,且贵州省目前并没有收藏错币的藏家。“是否有经济价值、研究价值以及实用价值,是收藏的三大要素。”何先生说,对收藏者来说,银行不承认错版人民币,就导致错版人民币没有价值。(本报记者 邱宏卫)。

8位新老艺术家的20多幅水墨作品日前在北京开幕。展览以“秋兴八首:八位艺术家的水墨意趣”为题,展出包括陈家泠的《牵牛花》《荷花》、卢禹舜的《山间明月》、雷明娜的《汝窑系列之问茶》、贾平西的《我家家雀有记号》等20多幅水墨画作。特别是陈家泠等老一辈艺术家参展,从作品中发现新的价值,颇有几分秋兴之意。策展人段少锋表示,展览主题取自杜甫名篇《秋兴八首》,观艺术家的作品,恰有杜甫诗歌中的意味,从中截取诗人言语和画家纸本的情趣相投之处,诗画对照对于展览呈现既有文学的趣味,也有艺术的意境之美。老艺术家的重新被发现也是这个展览的另一个意义。他说,有一些老艺术家的价值是亟待重新发现的。美术史的价值存在,但是市场价值没有实现,对于这些老去的一代艺术家其实是不公平的。从过去的艺术家中发现新的价值,重新根据老艺术家的创作来做一个具有现实意义的展览,也是策展之初衷。据悉,展览将在力利记艺术空间持续至10月31日。(完)。

随着生活方式与书写方式的改变,“文房”用品虽然在今天已经几乎失去了作为器具的使用价值,但它们却因其制作的精巧和所承载的文人雅趣而受到收藏者的喜爱,并且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逐渐显现上升的趋势。近年来,除了传统文房大项如砚、章、笔筒、香炉的拍卖价格屡屡刷新,一些同属于“文玩清供”的杂项藏品,也日益热门。提起文房,大多数人都会想起笔墨纸砚这“文房四宝”,其实文房器具可谓是种类繁多、材质多样,随着时代的不同,又有丰富的变化,细数起来十分有趣。明初《格古要论》将文房清玩分为十三类,明末的《文房器具笺》一共列举了45种文玩,可见当时文人书斋的丰富多彩,也能看出文房清玩所囊括的收藏种类之多。光是跟笔有关的器具,就有笔格、笔屏、笔筒、笔洗、笔掭(笔舐)等等,还有辅助书写的如水注、水盂(水丞)、臂搁、镇纸,以及与文人文房生活息息相关的用品与陈设,如印章、印盒、茶具、香炉、古琴、桌屏、山子……林林总总的文房四宝与文房清玩既是书写绘画的必要条件,也营造出品味独具的文人生活和高洁雅逸的书斋情趣。

随着近十年来中国书画投资的持续升温,越来越多的藏家也将目光投向了与之相关的文房市场。近些年来,文玩的收藏人群增长数量仅次于书画与陶瓷,拍卖公司也相继推出文房专场。中国嘉德、北京翰海、西泠印社等拍卖公司致力于文人文玩专拍的推介,很多专场受到好评。2.08亿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成交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笔洗,1.61亿元在北京保利2011秋拍成交的清乾隆六十年白玉御题诗“太上皇帝”圆玺,以5520万元的天价拍出的王世襄先生旧藏“明周制鱼龙海兽紫檀笔筒”,4945万元成交的“清乾隆御制翡翠雕辟邪水丞”……这些惊人的数字,也是由文玩创造的。文化价值对文玩的价值影响大 据了解,文房藏品的价值,受到年代、材质、工艺、情趣和文化内涵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文房用具的材质有金、玉、石、瓷、犀、玳、木、竹等多种,体量不大,却极见巧思。但值得注意的是,材质并不能完全决定文房的价值,相比之下,还是文化价值对文房的价值影响更大。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陆镜清认为:“文房类艺术品是‘小中见大’的,‘小’是价格上的小,‘大’是艺术价值和文化意义上的大。文人情怀是中华传统文化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文房又是最能体现文人精神的。” 那些出自名匠之手的笔洗、印盒珍品,价值会远远高出同时代瓷器,而明清两代文人喜好自制自藏文房用品,如将自己的书画做在镇纸上,一对镇纸分开摆放,但合在一起看时才是一幅完整的书法或者山水,不仅精美清逸经得住赏玩,而且还具有浓厚的文化、历史价值。“文房的价值受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是否名家所作、是否名家所藏,材质情趣也至关重要。”佳士得亚洲区主席叶正元认为,“但总的来说,文房类艺术品还是以御制文房最受市场买家的追捧。”支持他这一观点的事实是,近年来破纪录的文房拍品,多与“御用”有关。这不仅是因为皇家有条件极尽器物之美,以举国之力穷工尽材地制作一件小小的文玩,让它的艺术价值达到典范,也是因为这些可称“国宝”的御用器物的文化意义一直以来都受到藏家青睐。

除了“御用”文房之外,“名家旧藏”也是让文玩身价倍增的一大理由。“王世襄旧藏”的铜炉、笔筒,一经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必定引起藏家竞相追捧,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文玩价格仍有较大的升值空间 虽然文玩市场屡现“天价”,但总体来说,文玩仍有较大的升值空间。这首先是因为文房杂项“小而杂”,门类众多,许多小类尚未受到重视。陆镜清曾说:“文房与生活息息相关,与生活相关的艺术永远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他认为,与传统的收藏热点如书画、瓷器相比,文房收藏的基础更广、更踏实。在中国的艺术品收藏历史上,文房艺术和宫廷艺术一直是两个同样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由于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按照西方的审美观和价值取向在发展,西方人更喜欢华丽的、宫廷风格的艺术品,所以国内对文房艺术的研究和收藏一直被忽视,市场价值也一直都被低估。文玩界所熟知的“翦淞阁”,自2006年首次与嘉德合作举办“翦淞阁精选文房名品”专场获得成功,带动文房市场一路走高,每两年一次的专拍几乎都是拍场的亮点。

翦淞阁主人黄玄龙也曾表示,文房的价值一直被市场低估:“中国藏家的偏好在很长时间内被西方审美所左右,而外国人不爱、也不懂文房,所以过去大家缺少对文房的关注。但传统书画在这几年‘扬眉吐气’,与之息息相关的文房也必然会随之回归其真正的价值。” 投资贴士 研究性收藏 最适合文玩收藏 文玩收藏是非常需要专业知识的收藏门类,在进行收藏时需要充足的背景知识,注重器物本身的材质、工艺和文化内涵。因此,“研究性的收藏”是最适合文玩收藏的态度。首先关注流传有序 在投资文玩时,不同层次的买家可以有不同的投资策略,但首先关注的应该是流传有序,特别是曾经在拍卖会专场上露过面的文房用品。大量专场的出现,使得名家原先的系统珍藏,逐渐开始分散,也使得买家有机会获得经过名家收藏的物品,这在最大程度上能保证藏品的真实性。注重专而精 认清“龙头品种” 文房雅玩品种多样,数量繁多,值得挖掘的门类较多,想要“全面开花”,对刚入门的收藏者来说十分困难。

在收藏界日益成熟的今天,收藏者更要注重专而精,在种类多样的文玩器具中,认清“龙头品种”,如近年来升值较快的笔筒、笔洗、宣纸,或避开市场中已经较为成熟的门类,开拓一些新的板块和种类。寻找独具价值的藏品 此外,文玩收藏也从过去单体器物的收藏,转向成套器物,在特定环境和条件下组合器物的收藏,这更需要从文房用具的背景、历史等方面还原其本身的内涵和意义,寻找独具价值的藏品。如2010年,嘉德春拍“翦淞阁文房清供”专场中,一把8厘米高的“顾景舟制 吴湖帆书画 相明石瓢”拍出1232万元的天价,成为当时最贵的紫砂壶,而黄玄龙在数年前仅花费不到30万收入囊中。1948年,顾景舟共制作五把石瓢壶,顾景舟自留一把,另外四把赠与了戴相明、江寒汀、唐云、吴湖帆等著名书画篆刻家。除了吴湖帆藏的那把壶上是江寒汀画的寒雀外,其余四把表面都是吴湖帆画的形态各异的竹枝。经过长期的关注和追踪,黄玄龙掌握了其中四把壶的下落,却唯独找不到戴相明藏的那把壶。

一次,他从字画圈的朋友那里得知,北京一个小型拍卖会出现了一把紫砂壶,上面刻着吴湖帆的字画,黄玄龙即刻乘机赶到北京。一见到这把壶,就认定是自己一直寻找的相明壶,并成功入藏。单品关注 笔筒收藏成系列更具投资价值 笔筒是中国古代除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之外重要的文房用具。虽说属于文玩收藏中的“小器”,但由于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符号和集中体现,艺术价值与使用价值兼而有之,因此笔筒在民间不乏收藏者。收藏专家称,老笔筒按材质主要分六大类,分别为瓷、木、竹、漆、玉和象牙等。判断笔筒收藏价值的第一要素就是看其材质,材质的珍贵稀缺与否决定了其收藏价值。其次是看笔筒的工艺,笔筒的制作工艺主要有光身与雕刻两种。由于雕花笔筒的工艺难度远远大于光身笔筒,因此即使是同种材质,雕花笔筒的价值也要高出平磨工艺笔筒许多。一般来讲,文化含量越高的笔筒,收藏价值越高。特别是清代中晚期的笔筒,文人墨客、诗画名家往往喜欢在笔筒上做足工夫。

因此,不管是什么材质的笔筒,上面如果有名人题诗、作画或者题印,价值往往会比一般笔筒高出很多。收藏笔筒如果能按不同材质有系列地进行,则更具投资价值。老笔筒种类繁多,以个人的财力物力不可能一网打尽。因此,藏家最好集中精力收集某一种材质的系列笔筒,或许更具投资价值。在拍卖会上,系列藏品往往比单件藏品的拍卖价格要高许多倍。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照片 老照片 价值

上一篇: 文化短波:“中国大禹文化之乡”花落河南禹州等

下一篇: 古代为吏之道"三不欺":不能欺、不忍欺、不敢欺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7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