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仅存单人木偶戏——界首扁担戏面临失传


 发布时间:2020-11-28 12:28:00

绣的龙凤会飞跑。”一声童谣唱出了安徽省界首市的刺绣艺术。界首刺绣早在唐宋时期就已形成特有风格,2010年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近日,走进该市探访,在界首刺绣技艺传承人刘兰英家中看到,她戴着老花镜,聚精会神一手穿针引线正在为一双虎头鞋绣纹饰,针脚细密,线条整齐。界首刺绣形象生动,质感强烈。在丝线色彩上,界首刺绣讲究大红、大绿、大紫,用金银丝线搭配黄、红、绿等色彩的绸缎,饰以各色金属片和金丝穗,使绣品更加夺目精致。刘兰英撑起帐帘绣品“龙凤呈祥”介绍说,以黄锦缎为料,腾飞的巨龙配以鲜艳的油绿色,翱翔的凤凰配以耀眼的大红色,周围纹饰朵朵蓝色祥云,龙鳞和凤翎用金银丝线刺绣。

绣品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色彩对比鲜明。除了装饰绣品,刘兰英还将刺绣广泛应用于绣花鞋、手帕等穿戴饰品中,花鸟虫鱼走兽都是她刺绣的题材。在传统刺绣技法的基础上,刘兰英尝试着改良,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广受大众欢迎。1972年以来,她的刺绣作品多次在国际、国内民间工艺品博览会中获奖,产品远销到澳门、香港、日本、新加坡等地区和国家,受到专家和广大刺绣收藏者的赞誉。然而随着机器化大生产的推进,许多传统手工艺作品的市场份额逐渐被挤占。刘兰英说,界首刺绣也不例外,学习人手渐少,甚至传承都出现困境。为了让这门手艺不失传,她毫无保留地向社会公开传授刺绣技艺,2009年,她还赴邀前往澳门展演、讲学,让更多人了解界首刺绣。

“金针银线绣天地,龙凤碧空任飞翔。”刘兰英虽已是古稀之年,但仍然坚持不懈地钻研刺绣艺术。她说,传统的事物只有顺应时代,不断创新和发展,才会源源不断地焕发出生命力,手工技艺也是如此,希望界首刺绣这项古老的技艺能一直传承下去。(完)。

他独创的“刀、马、人”三彩刻画艺术,使安徽界首传统的彩陶制作技艺得以继承发扬。生前,朱德、邓小平、李鹏等国家领导人都曾接见过他。2006年,界首彩陶制作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新网记者14日深入界首市,探寻界首彩陶的前世今生。界首彩陶,始于隋唐,盛行明清。彩陶工艺系列有陶瓷“刀马人”、“腰鼓刻花坛”等100多个品种,其制陶工艺吸收了中国剪纸、木版年画的艺术风格,在题材选择和色彩运用上趋于质朴、粗犷与厚重,反映着中国民间艺术崇尚自然、追求和谐的审美趋向。在界首彩陶工艺陶瓷厂,记者见到了卢山义的儿子、安徽彩陶工艺美术大师卢华,正在为彩陶拉坯的他,向记者忆起父亲和界首彩陶的一段往事。1954年,卢山义组建了陶器生产合作社,1958年改名界首工艺陶瓷厂。

1954年,苏联东方艺术博物馆《造型艺术》刊登了卢山义制作的三彩“刀马人”酒坛的照片,在国际上反响很大,东欧地区的一些国家争相收藏其作品,卢山义也被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评为全国优秀民间艺人,与紫砂艺人顾景舟等大师齐名。据记载,界首田营一带曾集中有卢窑、魏窑、后魏窑、计窑等13个窑口,后称为“十三窑”,主要生产三彩刻花陶、民风陶、建筑陶等,最重要的是界首陶一直保留和继承了祖传的三彩刻画陶瓷工艺,在造型、制坯、设色、配料、上釉,烧制等方面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文革”后期至20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文化艺术重获新生,界首工艺陶瓷厂在著名工艺美术家韩美林的指导下,研制出硅硼系列彩釉,如乌金釉、金砂釉、孔雀蓝等,代替了原来的铅釉,同时把陶器由低温型转为窑温达1000℃左右的高温型,胎釉结合较前更为紧密,彩釉更加艳美,产品远销东欧、美国、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

界首市委书记刘玉建对中新社记者说,在该市的文化资源中,彩陶以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体现了农民敦厚朴实的性格和大拙大巧的审美意趣,成为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目前,在界首从事彩陶的工艺人员仅有二三十人左右,主要是卢家、王家等。卢山义家族的三代人依旧坚守这份“寂寞”的事业。卢华说,以前彩陶制作技艺是不传外姓的,制作彩陶时,不准外姓人观看。如果家族子弟想学习的话,只让他们自己观看制作过程,自己摸索。当制作出来的彩陶有七成相似,证明自己有一定天分后,祖辈才开始给予指点。学成这项技艺,最少也需要三年。2007年,界首市的王京胜、卢群山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26名代表性传承人名单。随后,界首彩陶老艺人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改变了以前“只传内,不传外”的传统观念。

但界首彩陶制作工艺复杂、人手少,生产速度非常慢,产品烧制的成功率只有50%左右,给市场化运作带来很大困难。刘玉建说,为解决传承发展中的难题,界首对彩陶老艺人及传承人实行政府津贴和医保体制,建立继承人选定制度,筛选出一批有一定美术功底、又有志于彩陶事业的年轻人,通过彩陶艺术学校或培训班等形式,组织老艺人“以师带徒”,让他们早日掌握这门传统技艺。

“一条扁担细又长,小徐艺人唱戏忙,南演孙猴摘鲜桃,北演八戒迷女郎,东村锣鼓雨点急,黑脸包拯坐大堂,西村锣鼓响连天,特务黑夜进了庄,武松打虎山林中、猛虎死在景阳冈……”这段顺口溜概括了界首扁担戏的产生、发展及精彩内容。让记者首次看到这种戏曲的是界首市的朱允徳,5年前他被评为安徽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扁担戏的代表性传承人。不过,64岁的他最忧心的是这项戏种如今后继无人。扁担戏又叫五指木偶戏,被誉为世界三大木偶剧种之一,是我国单人木偶戏中仅存的表演形式。界首市扁担戏俗称“小桃子”,又名猴头人子,一台戏,独腿戏。其流行区域主要在界首市芦村镇小徐村。小徐村是一个偏远乡村,交通不便,群众生活穷困,为了生计,村民学会了一些耍猴、说唱艺术。

朱允德就住在小徐村。春分时节,记者慕名去采访他,朱允德拿出自己的“老行头”,挑到街口,竖起扁担,扯开幔布把自己和一个箱子围起来,随着“哐、哐”几声铜锣响后,一场传统的扁担戏《王小二卖豆腐》开演了。用扁担和幔布支起来的一尺见方的戏台上,几个活灵活现的小木偶人身着彩衣、脸涂彩画,唱念做打。“大家看小人儿耍得很精彩,可我一点都不得闲。”朱允德说,小戏台上的所有角色都是他一个人在操作,嘴要表演,手里要敲锣,还要扶着扁担,有时还要拿话筒。朱允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大约在清末,扁担戏由利辛县艺人葛三传入界首,历史约一百多年。小徐村朱惠贤(第一代传人)通过对扁担戏不断地摸索和创作,逐渐形成了界首扁担戏独特魅力。

“我7岁学唱扁担戏,20多岁时就凭着一根扁担走遍山东、河北等地演出。现在这种戏曲没人学了,扁担戏面临着后继无人。” 朱允徳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界首扁担戏演出盛况空前,村里有二十多位青壮年男子挑起扁担奔走四方。无论走到哪里,只要铜锣一敲,吆喝几声,人们就会纷纷跑出来观看。大家你出1角(人民币)、我出5分,集体凑钱看他们表演扁担戏。朱云德说,当时一个农民一天的收入只有1.2至1.5元,而他每次演一场就有两三元,一天能演五六场,就有十几元的进项。扁担戏一年春、秋、冬三季都能演,每人每年都能赚上千块,这在当时的农村收入是非常高的。在各种庙会、民俗节日表演,自然是不在话下。

他还挑着扁担“登堂入室”,1989年,参加了界首市为庆祝建国40周年大型文艺汇演,荣获优秀奖; 如今,随着新兴传播媒介的出现,民众足不出户就可享受到多种文化娱乐大餐。艺人们靠扁担戏赚来的钱大不如前,演出收入根本无法维持生计,村里人纷纷转行或走进城市求学求职,他们有了稳定的工作,不再愿意走街串巷地“讨生活”。传统的界首“扁担戏”与其他一些剧种一样没有逃过走向没落的命运,已不那么受到人们的热捧。老的艺人老了演不动了,因为唱扁担戏太辛苦了,他们的子孙都去做别的工作,也没有再学,一条条扁担都被束之高阁。朱允德为照顾老母留在家中继续务农,戏台上的小木头人“哑”了,他的扁担上积起了厚厚的灰尘。

“只要有人想学,我会一点儿都不保留教会他,让这门技艺一直传承下去。”朱允德说着脸上充满无限期待。(完)。

扁担 界首 朱允德

上一篇: 成龙、霍夫曼颐和园挥别"大黄鸭" 忆童年倡环保

下一篇: 官员称北京奥运文化活动为迄今时间最长水平最高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