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开讲乳房美学选修课 男生占总人数10%


 发布时间:2020-11-22 17:08:39

毛建国 “一小时收入18842元,在线辅导教师收入超网红?”最近,这条消息在网络上引来了不少朋友的关注,这个薪资甚至超过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在线教师收入真的这么高?据媒体调查,网传的高收入是真实的。南京市教育局一位负责人表示,“线上辅导”是新生事物,但属于“在校外社会力量办学机构兼职从事学科类教学、文化补习并从中获取报酬”一类,所以是被禁止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杰里米·里夫金,在《零边际成本社会》里描述了在线辅导的前景。在其看来,传统课堂走向衰落,在线教育正在兴起,成本接近于零的教育将日益成为高等教育的全新教学模式。如果说杰里米·里夫金描述的还是未来场景,特别是高等教育场景,时势的变化已经说明这一天正在到来,而且延伸到全部教育。

从新闻中看到,相对于线下辅导动辄上百元的收费,线上辅导价格明显便宜得多。一个老师介绍,“只要是1块钱的课他们都会买,5块钱货比三家,9块钱就要斟酌一下”。而且线下辅导还不好即时评价,线上辅导讲得好与不好学生会及时评价,看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回放。即便拿互动性来说,也可以通过QQ群等方式解决。只要师资力量有保证,难怪家长和学生青睐,一堂课吸引几千个学生参与,也自然不是什么意外。现在,有关方面根据禁止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认为虽然“线上辅导”是新生事物,但从本质讲应该属于校外兼职,“所以是被禁止的”。对规定的理解,是没有问题的。但关键在于,现在从上到下每年都在提禁止有偿补课,但真正决绝了吗?就人们的观察来看,有不参加有偿补课的老师,但绝对没有不发生有偿补课的城市,几乎没有不发生有偿补课的学校。

可以说,在线辅导戳破了有偿补课这一“皇帝的新衣”,对有关方面的治理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在线辅导与网上购物一样,同样属于创新的力量。而且,这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随着零边际成本社会的到来,物流网的加速建设,只要放开文凭的管制,不要说在线辅导,即便在线教育也会“忽如一夜春风来”。在这样的背景下,挡是很难挡得住的。这就跟现在的网络打车一样,单纯喊停既不可行,也必然会遭受更多的非议。其实,相对于有偿补课,在线辅导对于现行教学,特别是师德的冲击相对较小。站在教师的角度,不是所有教师都能开通在线辅导。一般的老师,即便加入,也会面临没有学生问津的尴尬,只有那些教有所长的老师才会受到学生欢迎,才能创造自身价值。

这也是在鼓励老师提高自身水平,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站在家长和学生的角度,参加在线辅导的费用,只有线下辅导的一个零头,而且时间安排相对灵活。想想现实中一些学生,一年补课费用需要几万元,成天忙得不可开交。因为不在任课教师那里补,从而导致歧视和对立,更会明白在线辅导的好处。当然,在线辅导也不是完美无缺,也有自身的一些缺点。但要看到,这毕竟是大势所趋,不要试图做螳臂当车之举。综合而言,这是一个新生事物,对在线辅导不要一棍子打死。更何况,由于处在风口上,即便想打也未必能打死。遑论,有关方面年年在喊禁止有偿补课,可其依然存在,不见缓解。这何尝不是对有偿补课的一个疏解。

刚刚落下帷幕的艺考中,不少院校的报考人数创下新高。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的报考人数分别达到3.04万、2.95万以及2.2万,其中最热门的表演系,报录比分别为170:1、136:1以及200:1。素来以“难”著称的艺考,毕业后的“出路”又如何? 根据三所院校发布的2015年就业质量报告显示,就业出路中自由职业占了近半: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生中从事自由职业的占到49%;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生从事自由职业的比例则为41%,导演系为53%;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生中选择灵活就业的人数占到48.96%。记者发现,比起“铁饭碗”,不少现在的艺术院校毕业生偏向于在大城市“漂着”寻找机会。自由职业、灵活就业占比高,并不意味着“就业难” 自由职业占比高,是学生就业心态与业态格局变化共同导致的,并不意味着“就业难”。

拿编剧专业的毕业生为例,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主任黄丹表示,现在不少学生毕业后不急于找工作,他们会给自己几年时间,做做“北漂”,趁年轻先试试自己能不能写出好东西;而目前越来越多的公司剧院,都采取灵活的项目制,不再“养”编剧,“所以更多学生愿意自己去写。只要能写出来,他们觉得会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更好的前途。” 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曾培养出廖凡、李冰冰等演员,该系党支部书记、系副主任何雁认为,毕业生对上海、北京等大城市以及一流院团的执着,造成了就业选择上的拥堵。“不少二三线城市的艺术学校、院团对国内这几家顶尖艺术院校的科班毕业生有巨大的需求,但大多毕业生不愿意去,喜欢在大城市、大院团闯闯。但北京、上海的院团数量有限,这几年人才也相对饱和,2011年,中国国家话剧院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有意引入新鲜血液,向全国艺术院校放出了4个名额,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生中被录取了3名,这已经算是近年最大的一次机遇。

不少进不了一流院团的学生会选择自己干。” “学院派”与“偶像派”各有各的天地 这两年,“科班”的压力更多来自和自己不在同一市场起跑线上的新选手们。现在艺人的概念变了,演员的星路历程也在改变。影视市场有高颜值人气偶像,有选秀选出的人气选手,甚至有靠制造话题搏出位的网红。不少当红偶像经营的不再是演技与作品,而是粉丝,却撬动起巨大的市场号召力。“为什么别人只要制造话题,晒颜值就能红,而我却要花那么多时间寒窗苦练基本功?”市场现状也影响了不少科班生的心态。一位影视院校教师透露,采取学分制后,4年的课程可以分到6年内完成,这就意味着有2年的时间可以让学生自由支配,于是就有同学会选择在还未修完课程的情况下,就早早进入“圈子”,想尽快积累人气。

但学校并不鼓励这么做,一来基本功还未完全掌握,二来也容易形成浮躁的心态。不过何雁也认为,对于市场的新变化,艺术院校不必抱着敌对的心态,其实所谓的某些“偶像派”动漫化的造型,正是当下不少90后、00后们的真实样貌,这类角色如何呈现,也是科班学生必须面对的课题。但是他同时指出,“眼缘”经济流行的当下,有内涵的作品还是有着巨大市场,有着扎实表演基本功的演技派依然有着广阔的施展空间。“学院派”与“偶像派”各有各的观众群,大可不必为此而担忧。

乳房 课程 学生

上一篇: “替罪羊”原本充满“神圣”内涵 体现奉献精神

下一篇: 百年古厝18年来被盗8次 现场留明显作案痕迹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