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谈核时代的罹难经验与文学责任


 发布时间:2020-12-03 15:24:32

以色列驻日本大使馆26日说,将向日本东京多家图书馆捐赠300册《安妮日记》。日本媒体报道,截至25日,至少已确认东京都内38个公立图书馆大约300册《安妮日记》及相关书籍遭撕毁等人为破坏。事件引发外界对日本极右排外和反犹倾向的担忧。以色列大使馆人员说,使馆和日本犹太人社区定于27日向东京杉并区捐赠这批书。日本共同社报道,杉并区代表各个图书馆接受捐赠。杉并区在这次事件中受损最为严重,13个公立图书馆中的11个共计121本书受到破坏。以色列大使馆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捐赠这批书,以弥补受损的书的数量……《安妮日记》有助于加深对犹太大屠杀及相关事件的人道主义理解。我们相信,那些作出这一可怕行为的人会被绳之以法。” 现阶段,日本警方正以涉嫌毁坏财物和非法进入建筑物为由展开调查。杉并区中心图书馆副馆长小林年弘(音译)告诉法新社记者:“看到书籍被毁,令人难过。但我们高兴地接受(以方)热情提议,那令我们受鼓舞。”。

《知日》系列图书推出特辑 毛丹青谈莫言日本之旅 一部介绍日本文化的系列图书《知日》近日推出特辑《明治维新》。前天,据学者毛丹青介绍,他在该特辑中写了一篇《莫言东瀛出游记》文章,谈到了莫言与一个日本僧侣的友谊,以及莫言与日本文学的渊源等。《知日》系列图书是目前国内唯一专门介绍日本文化、艺术的创意生活类丛书,由神户国际大学教授毛丹青担任主笔。近期出版的《明治维新》特辑,介绍了日本在100多年前历史剧变时期的人文风貌,特辑中《莫言东瀛出游记》就记录了毛丹青与莫言一起游历日本时的经历。谈到这次与莫言的日本旅行,毛丹青提到一个有趣的故事,“1999年,莫言访问当地一个寺院,一位僧侣竟然组织了200多个幼儿园的小孩来听莫言演讲,非常有意思。但莫言老师非常敬重这种场景,讲了很多有意思的故事。”毛丹青透露,在这些小孩中有很多人后来学习汉语,研究中国文学。当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还有一位当年听演讲的小孩专门回到寺院跟僧侣回忆当年的情景。(记者田超)。

4个俘虏中,有3人是大阪的商人,他们是从大阪经过朝鲜被送到中国战场上来的。在离开日本的第一周就让八路军给俘获了。“转眼我到八路军里已经两年了,懂得了中国共产党的俘虏政策,作为一个日本工人,也提高了自己的阶级觉悟。同时进一步地理解了日本军部称之为‘圣战’的本质。我认识到应该把以前对准中国人民的枪口,掉转过来对准日本军部和大资本家。1940年5月,在八路军的援助下,我和春田组建了‘反战同盟延安支部’。” 据《八路军敌军工作史》记载,创建“反战同盟延安支部”的还有日军战俘高山进、市川春夫、小路静男等人。

“反战同盟延安支部”建立后,反战同盟组织犹如雨后春笋,冀中支部、晋察冀支部、晋西北支部、胶东支部、滨海支部、渤海支部、鲁南支部等在华北其他抗日根据地相继建立。在新四军中也先后成立了“觉醒联盟”和“反战同盟”组织,在华中、苏北、苏中、淮南、淮北等地建立了支部。1942年8月,在野坂参三的指导下,“日本士兵代表大会”和“全华北反战大会”在延安召开,“觉醒同盟”和“反战同盟”合并,成立“日本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衫本义夫为联合会会长,森健、松井敏夫为副会长。

从此,分散在华北敌后各抗日根据地的日本反战团体有了统一的领导和明确的纲领,在华日本人的反战活动进入一个新阶段。据1944年4月的统计,同盟成员已发展到253人,支部16个。此外,在八路军、新四军中还成立了朝鲜反战组织。日本在20世纪初就吞并了朝鲜,并以朝鲜为跳板侵略中国。他们把朝鲜作为兵员的补充地,强迫朝鲜人加入日军。因此,侵华日军中有大量的朝鲜人。在华朝鲜人的第一个反战组织是1938年10月10日在武汉成立的“朝鲜义勇队”。1941年1月10日,“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在太行抗日根据地成立,总会长是武亭,副会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作者、朝鲜人郑律成。

朝鲜义勇队转入华北抗战后,隶属于“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领导。1941年12月10日,“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在晋冀鲁豫边区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根据形势的需要,一致通过决议将“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改称为“华北朝鲜独立同盟”,将“朝鲜义勇队”改称为“朝鲜义勇军华北支队”,选举金白渊、武亭、崔昌益、朴孝三等为同盟执委,朴孝三兼任“朝鲜义勇军华北支队”支队长,李益星任副支队长,金昌满任政治委员。他们召开朝鲜士兵大会,通过了《在日本法西斯军队内朝鲜人士兵要求书》,号召朝鲜士兵“绝不为日本天皇而死,要为自己的民族而牺牲,打回祖国去!” “咱们的敌人不是八路军,不是中国人,而是日本军阀、财阀” 在中国的以日本和朝鲜战俘为主体的反战组织,在抗日战争中尤其在瓦解敌军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发挥了特殊作用。

“反战同盟”的主要任务有五个方面: 一、编写日文宣传品。“反战同盟”成立3年多时间里,就编写宣传品100多种、印刷80余万份。“反战同盟”山东支部先后编印出版了《士兵之友》《阵地通信》《曙》等宣传刊物,特别是日文杂志《觉醒》《士兵之友》,很适合日军口味,非常受日本士兵欢迎。这些宣传品对于日军官兵了解战争性质、战局真相和八路军的宽俘政策、帮助日军官兵从战争中觉醒起到了重要作用。二、参与八路军、新四军组织发动的政治攻势。战场喊话是瓦解敌军的重要手段,但八路军官兵不懂日语,所学的日语喊话口号数量有限,效果不明显。

“反战同盟”成员参加战场喊话后,局面很快就打开了。“我们是延安日本反战同盟派来的日本朋友,来慰问你们。”“反战同盟”盟员加藤对吴城日军据点喊话,“过去我们也是日本军队的士兵,3年前当了八路军的俘虏,送到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学习。现在我们明白了,咱们的敌人不是八路军,不是中国人,而是日本军阀、财阀,我们为他们打仗卖命太没意思了。日本在战争中是打不赢的,因为来中国杀人放火侵略人家,遭到全中国、全世界人民的反抗。太平洋战争注定要失败。在中国也打不了几天。

战争中得利的是军阀、财阀,受苦、受难的都是你们和日本的劳苦大众,是我们的家人。希望你们和我们一起来反对共同的敌人日本军阀、财阀!日本军队彻底失败之时,就是咱们返回日本和家人团聚之日。” 据点的枪声停止了,日军士兵在静静地听着,后来据点中有人向八路军投诚。三、协助八路军、新四军做好战俘工作。“反战同盟”成立后,日军新战俘的教育争取工作大都由“反战同盟”负责。松山一郎是在战场上走投无路准备举枪自杀时,被八路军俘虏的。被俘后他在地上耍赖,让八路军杀死他,当八路军一名战士背他时,他狠狠地咬了那个战士一口,挣脱后又躺在地上嗷嗷叫,让八路军打死他。

他被几名八路军抬回驻地后,“反战同盟”的盟员田中、东忠多次教育开导他,他了解到田中被俘前是日军少尉军官,非常震惊。他看到八路军没有杀田中,而且田中还成了日本“八路”,开始相信八路军的宽俘政策,最后终于觉醒。他悔恨自己当初不该伤害救护自己的那位八路军战士,加入了“反战同盟”,成为一名反战勇士。四、与八路军、新四军并肩作战。“反战同盟”主要是承担瓦解日军工作,一般不让他们承担军事战斗任务,但一些特殊的军事任务会让他们给予协助。1944年10月,日军对八路军冀东根据地进行大扫荡,配备了大量军犬,这些军犬一嗅到我方人员的气味就狂叫不止,给八路军侦察员侦察日军的扫荡情况带来极大困难。

为了搞清日军用什么办法让军犬区别敌我的秘诀,“反战同盟”盟员宫本主动请战。冀东分区领导考虑到宫本曾在日本军犬训练队当过驯犬员,便同意了他的请求。宫本潜入日军军营进行侦察,终于搞清了日军的奥妙在于带不带白胡椒。这为八路军反扫荡创造了有利条件。宫本在完成侦察任务撤离时,光荣负伤。机枪手秋山良照曾是个顽固的日本兵,1941年在战场上负重伤后,被八路军俘虏。开始他死不认罪,经“反战同盟”现身说法,慢慢地觉醒了,后来也加入了“反战同盟”。

八路军对日作战,他经常请缨上战场,在日寇“4·29”铁壁合围时,他端着机枪奋勇冲击,从重围中杀了出来,使日寇闻风丧胆。刘伯承师长在太行《新华日报》上写文章赞扬秋山良照:“多次在枪林弹雨之中,亲自拿机枪去协助我们作战。” 秋山良照后来把太行日本“反战同盟”发展到十六七人,他任负责人,配合八路军与日寇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抗战胜利后,秋山良照和他的战友回到了日本。回国后,秋山良照加入了日本共产党,撰写了《八路军中的日本反战士兵》等书,记述了抗战时期他在冀南等地的战斗经历。

1981年他重返中国,受到了他当年在八路军中的老领导宋任穷的亲切接见和盛情款待。日本“反战同盟”还教八路军如何使用缴获的日军掷弹筒和歪把子机枪。八路军在战场上拼刺刀多以人多取胜,一对一就不是日本士兵的对手。“反战同盟”的盟员就教八路军战士如何刺杀,把“气、铡、体”一致起来,也就是喊杀声、刺杀方向、猛扑对手三者要一气呵成。为了增加臂力,盟员让八路军战士头顶烈日,练习枪举过头,一举就是上千次。盟员们还自制了棒球用具,开展棒球运动,在比赛时,被刘伯承师长看见了,他认为这项运动可增进部队的体力和灵活性,命令在全军开展这一运动,请日本“反战同盟”盟员当教员,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五、敦促日军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本“反战同盟”两次发出通电号召日军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朝鲜独立同盟”也对日军中的朝鲜籍官兵发出了向八路军和新四军投降的通电。日本“反战同盟”和“朝鲜独立同盟”的盟员还随同八路军、新四军进出敌战区进行接收工作。日军独立混成第5师团被八路军胶东部队包围后拒不投降,日本“反战同盟”胶东支部副支部长小林清进入敌营做工作,促使该部日军向八路军缴械。英名永垂 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许多经过教育改造的日本战俘和日军中的朝鲜战俘,英勇地献出了生命—— 今野博在同八路军武工队深入敌战区日照县付瞳一带活动时被捕,后遭日军杀害; 铃木宏在博兴县开展瓦解敌军工作时,与八路军敌工干部林殿卿一起被捕,同时遇难; 黑田在日军“九·二七”大扫荡中,和八路军并肩战斗,英勇牺牲; 藤勇在“反战同盟”淮北支部任支部长,1945年夏在配合新四军的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 坂谷义次郎在1944年9月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日本宪兵逮捕,他拒绝利诱,不怕刑讯,坚贞不屈,英勇就义; 松田在解放高邮战斗中主动请求入城谈判劝降,不幸被日军杀害; 宫川在瓦解日军的战场宣传中,光荣献身。

据不完全统计,在抗日战争中日本“反战同盟”和朝鲜“独立同盟”共有52人为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生命,其中日本“反战同盟”34人,他们是:寺泽吉藏、今野博、安藤清、浅野清、黑田嗣、铃木宏、松野觉、森增太郎、大野静夫、后藤勇、坂谷义次郎、松田、田钿恙、吉田武、福冈留、宫川户吉、中西勉、中川秋夫、户田益、高木敏雄、原广见、小林春夫、青木定夫、中山正、初田清太郎、浜田真实、砂原利男、佐野甚七、与津、富田、绀野、宫崎、田中实、吉圣次郎。

朝鲜“独立同盟”盟员18人牺牲,他们是:孙一峰、王贤淳、韩清道、朴吉东、石正、陈光华、胡维伯、金学武、金巴伦、文明哲、韩乐山、崔指南、李镛寅、金永信、吴均、林平、韩震、金明华。他们的英名永垂中华民族的抗战史册。□ (来自瞭望)。

日本 美国 核能

上一篇: 博客时代是诞生公共知识分子的时代?

下一篇: 中俄艺术团体在安徽天柱山同台献艺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8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