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万捷:应建立书画版权登记系统维护市场秩序


 发布时间:2020-11-26 06:20:09

高达2亿元人民币,将作为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6月份举行2011年春拍的压轴重器。展会现场,该画吸引众多东莞书画爱好者驻足观看。画中淡施浅绛,人物古雅,怪石密林,层峦叠嶂,繁线密点,苍苍莽莽,画中描绘晋人葛洪移居罗浮山炼丹的情景,画家将葛洪一家前往罗浮山途中的情形描绘在群山峻岭之中。据介绍,王蒙曾创作过两张以东晋葛洪移居罗浮山炼丹故事为题材的《稚川移居图》,现藏于北京故宫的一张尺幅略大,设色也比较浓重,为其早年作品。本次东莞展出的《稚川移居图》是画家晚年创作精品,在艺术水准上超过故宫藏件。北京保利公司负责人表示,由于时间久远、战乱、保存等原因,元代书画流传至今的稀少,少有游离于民间,名家作品更是凤毛麟角。该画由苏州过云楼旧藏并收入《过云楼书画续记》,画上更有韩性、倪瓒、陶复初、陈则等与王蒙同时或稍后的7位大学者、大画家或大诗人的题诗,具有极高史料价值。此外,画上还有明代大收藏家项元汴近20余枚收藏印,极为珍罕难得。上世纪60年代,过云楼藏品被查抄,《稚川移居图》也在其中,从此十年间画作杳无音信,一度被怀疑已毁于人手,直到1977年被上海博物馆的书画鉴定专家郑为、承明世与钟银兰在一堆查抄品中偶然发现。

(完)。

▲图中装裱师正在“揭裱”,就是将原来裱画的背纸和托纸都揭掉,以便于重新进行装裱。▲装裱主要有“托”、“裱”、“装”三大基本工序。“托”是装裱的第一道工序,一般称“托画”或“托画心”,是指用浆糊在书画家的作品背后加托一层宣纸。图为装裱师用排笔,从右向左给画心均匀的刷浆糊。▲托纸前,装裱师要检查画心。图中的装裱师正在用镊子或锥子,将留在画心的排笔毛挑剔干净。俗话说“三分画,七分裱”。装裱工艺历来被视为一幅书画作品不可或缺的一环。中国传统书画作于宣纸和绫绢之上,宣纸质地纤薄、柔软,一经墨色浸染,往往褶皱不平,既减弱了墨色的神韵,也不便于观赏和收藏。装裱后,书画加固加厚,丹青妙墨也更有意境。北宋画家张择端的名作《清明上河图》,数百年来历经诸多名家装裱。在一次装裱过程中,装裱师一时疏忽接错了段落。由于画卷中舟车、市肆、桥梁、街道十分密集,长期以来没被人发现。直到琉璃厂的装裱老艺人张贵桐,又一次为它装裱时才发现,其中有一匹驴缺了条腿。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画卷中找到了那条腿,总算把这幅弥足珍贵的名画给接顺了。可见,一幅书画能否流传后世,与装裱工艺的优劣,息息相关。民国年间,北京的书画装裱业大多集中在琉璃厂一带。

刘林修的竹林斋、崔竹亭的竹实斋、马霁川的玉池山房、张成荣的宝华斋……都是当时著名的装裱铺。现而今,装裱老艺人们相继离世,这门老手艺也渐渐式微。幸亏,上世纪30年代,德国女摄影师赫达·莫理循用手中的相机为我们记录了北京装裱老艺人的身影和那些地道的老手艺。本版文字 张小英 本版图片 杨平。

雅昌董事长万捷 随着书画收藏的不断升温,假书画泛滥,甚至形成了完整的地下产业链。在刚结束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呼吁 《加强书画艺术品版权保护》,提出书画作品应有“身份证”。范曾、刘大为、史国良……要谁的有谁的,每幅3000元 解放周末:雅昌文化集团拥有的高仿真复制技术能将书画作品仿得惟妙惟肖,怎么区分这类艺术衍生品和您一贯痛恨的假书画? 万捷:我们的高仿真艺术品或是与博物馆、美术馆合作,或得到艺术家、版权所有人授权,销售时明示是复制品。而假书画则是一种没有版权的临摹与仿制,并恶意假冒名人署名,以真迹名义售卖。假书画的危害,往小里说,谁都不乐意花钱买赝品;往大里说,是扰乱了文化市场的秩序。

解放周末:在写作提案之前的调研过程中,您发现假书画已经泛滥到什么程度? 万捷:太不像话了。前两年“两会”期间,我们政协委员入住的酒店一楼,就有售卖假书画的,范曾、刘大为、史国良……,要谁的有谁的,每幅3000元。今年这家店被关了。书画收藏不断升温,一些不法分子见有利可图,就大量制作假书画,甚至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地下产业链,还光明正大地在部分传统文化街区、古玩市场、建材市场、旧货市场、宾馆酒店、机场和书店销售。去年,莫言发声明澄清,坊间流传的以及在多次拍卖会出现的所谓“莫言书法”、“莫言手稿”大多非他所作,可一些古玩城里仍然家家店铺都在叫卖莫言书法。如果那些都是莫言写的,那他哪里还有时间写作? 解放周末:制假者都有哪些手法? 万捷:手法太多了。

像仿莫言这种情况就很普遍,我们调研发现,那些模仿者也有各自的“专业”分工,每个人专门对口模仿文艺界一些书法名家中的一两位,如姜昆、张铁林、唐国强、贾平凹等,甚至能左手模仿这一位,右手模仿另一位。假画也是一样。制假者自身有一定功底,但自己画的东西卖不出去,为赚快钱就临摹名家。画出来的东西也有七八分像,有的临摹者甚至能模仿名家风格自行创作。解放周末:相对传统书画,是不是油画比较难仿? 万捷:很多人这样以为,其实不然。油画最难防的是先复印后手工添画的赝品,某些手段高明的,跟原作相似度可达九成以上。古代鉴定主要靠题款和印章,现在很难行得通了 解放周末:书画,尤其是古书画的鉴定,历来是艺术收藏界的一大难题。

万捷:是的。以《功甫帖》为例,举证这幅作品是否为古代书画,通过高科技手段或许可行;但要举证是否为本人原作就很难,只能靠对比以及历史记录来推断。临摹是书画学习的一种手段,张大千最初出名就是因为临摹古书画的本领了得,所以,若画家临摹后不题款,数百、上千年之后,后人就很难区分原创与临摹作品。古代鉴定书画主要靠题款和印章,那时的藏家喜欢在书画上题款、钤印,作品的传承十分有序,而且那时收藏书画的人不多,一藏又往往会藏一辈子,不像现在,书画作品的创作量与收藏人群都十分庞大,拍卖流转得又快,再靠藏家题款、钤印来鉴别就很难行得通了。解放周末:题款与钤印同样可以造假。万捷:目前国内书画鉴定主要还是依赖专家眼力,是一种主观的判断方法。

但凡主观的,总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一些机构来雅昌制作、印刷已故艺术家图册,常会发生专家对某件作品意见不一的情况,十几位、甚至几十位专家争论不休。这种“不一致”凭的都是各自的经验,无法提供科学依据。解放周末:鉴定上的模糊给了制假者可乘之机。万捷:有些艺术家、藏家为捍卫自身权益走上法庭,却遭遇举证难题。吴冠中曾在一位藏家拍卖所得画作上亲笔写下“此画非我作”的鉴定意见;但藏家据此仍赢不了官司,因为法律要求艺术家、藏家必须拿出作假者做假的证据,这个真的很难,做假哪有光明正大的? 今天为书画作品建档,可以减少将来的争论和误判 解放周末:您在提案中提出了书画艺术品版权登记的概念。万捷:建立书画艺术品版权登记制度是对“眼鉴”的有效补充。

一直以来,我们在文字著作权、专利申请方面的保护较为规范;但缺乏书画艺术品的版权保护意识。目前国际上已经建立了多种艺术品登记制度。英国有艺术档案中心,美国联邦政府也设立了专门登记1914年以前所创作绘画作品的登记处。许多博物馆、艺术院校也为各自研究的艺术家建立作品档案,并对外提供咨询服务。解放周末:您的建议具体是怎样的? 万捷:由国家版权局牵头,联合文化部、中国文联及各专业协会制定 《书画艺术品版权保护指导意见》;打造科学的版权登记系统,帮助艺术家进行书画艺术品的版权登记;建立书画艺术品数据库,采集书画艺术品的“DNA”,为它们制作“身份证”。解放周末:可行吗? 万捷:我们有这方面的实践经验。

2012年,雅昌成立了书画鉴定备案认证中心,对书画作品进行三重认证。第一重是中心出面征集某位艺术家的作品,然后请来艺术家本人,也可以是艺术家自己提供作品,艺术家当场鉴定、出具意见,全程录像保留;第二重是采用5.3亿像素的扫描技术对书画作品的整体与局部进行扫描,即采集作品的“DNA”,建立详尽的数据库;第三重是将书画作品送国家版权局进行版权登记。目前中心已采集了约300位艺术家、1000位藏家的作品与藏品信息。对于艺术家,中心免费提供服务,并优先照顾60岁以上知名艺术家。解放周末:这个工作量非常大。万捷:所幸我们在北京、上海、广州等6个城市都有实验室,可以同时开展工作。除艺术家、藏家外,我们还希望拍卖公司、画廊在交易之前也能进行备案锁定,这对卖方和买方都是一种保护。

解放周末:只给在世艺术家进行登记,不就意味着作为收藏市场热门品种的古书画被排除在外了? 万捷:再过一百年,当代书画也是古书画了。所以,如果今天,在国家层面上能够建立、运行起书画作品版权登记系统的话,从长远来说,是有利于书画艺术的健康传承与发展的。现在用科学、规范的手段将艺术家们的成果 “备案在册”,可以减少将来的许多争论与误判。虽然系统不能覆盖古代,也无法做到在世艺术家的全覆盖;但做总比不做好。记者 顾学文。

书画 艺术品 万捷

上一篇: “替罪羊”原本充满“神圣”内涵 体现奉献精神

下一篇: "样式雷"后人:做建筑有规矩 做人也要守规矩(图)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