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赤壁》满座仍赔本:观众嫌票贵演员叹清贫


 发布时间:2020-11-24 09:57:54

华人导演陈士争带着他的《霸王别姬》又来到北京。六年前,他的一部“新京剧”《霸王别姬》亮相后,无论是多媒体的运用还是真马的出现,都被很多京剧戏迷批评;六年后,他的“新国剧”《霸王别姬》成为第21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开幕大戏,由梨园名角丁晓君、杨赤领衔,著名指挥家胡炳旭执棒,德、美、英、意等多国团队联合创意制作,12日晚在保利剧院上演。在尊重和保留中国戏曲精髓的基础上,打破原有舞台模式,用西方歌剧形式展示中国戏曲,打造一部以多媒体、现代舞蹈与大型民乐及西洋乐器结合的演出,陈士争如是阐释“新国剧”概念。记者看到,当晚的演出有十位琵琶演奏家环坐舞台,演奏根据琵琶名曲《十面埋伏》中重新创作的华彩乐段。同时,十面琵琶和中国的打击乐大鼓和京剧锣鼓相结合,表现出战争的磅礴场面。着橘色霓裳的虞姬,红黑色调的舞台,红黑脸谱和红黑盔甲的霸王,发自京剧的审美却意趣迥然。一匹真马仍登上舞台。对于将霸王的乌骓宝马真实还原,陈士争认为:“艺术的惊喜就是真假虚实,霸王与马说再见时,演员是一个真情绪,反映出人与动物之间的忠诚。真马的出现对观众也会是一个十足的惊喜,这并不是一个噱头。” 他强调,采用充满现代感的元素并非刻意标新立异,而是服务于故事内涵的有机呈现,进而重新讲述这个两千两百多年前英雄悲歌、壮丽爱情的古老故事。

此次饰演虞姬的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杜近芳的入室弟子丁晓君。六年前,丁晓君就与陈士争合作过《霸王别姬》。“他是一个真性情的人,每次合作都会感受到不一样。这一次导演对《霸王别姬》提出了就是一个‘情’字。今天作为我们这一代的京剧演员,要尊重传统,把好的东西留下来,但是我们今天的观众不一样了。我们这次希望抓住霸王别姬的‘情’字,给观众展现音乐故事的美、情感的美还有京剧艺术的美,让大家有兴趣来关注京剧——将对霸王别姬的钟情,化作对京剧艺术的钟情。” 袁派京剧大师、表演艺术家杨赤则在剧中饰演霸王。他表示:“丁晓君的老师杜近芳与我的老师袁世海是多年一起合作的京剧大师,他们的艺术风格是一致的。另外我也非常喜欢霸王这个人物,至今演出了不下百场霸王。” 杨赤坦言非常喜欢此次“新国剧”的艺术呈现方式,“中国戏曲发展到现在会有一定的局限,在表现人物情感方面稍显单薄,表现手段方面有限,所以这次的合作一定会碰撞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担任该剧音乐总监的是青年笙演奏家聂云雷,他将戏曲的奏法自如运用到西洋乐队的写作当中,例如西方的低音鼓和中国大鼓渲染了霸王出征时悲壮的情境,颤音琴与竖琴的相互润色给全剧开头营造了一种空灵氛围。

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委员会主席余隆自创办音乐节之初至今,始终强调“我们今天这一代人,应该以一个国际性的方式去宣传中国的理念、中国的文化”。新任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邹爽希望在音乐节国际化的平台上通过对经典文化的创新呈现,不仅给西方观众,也为本土观众带来一种传承的精神。

作为新加坡从事研究传播京剧的艺术团体,多年来在海外为弘扬京剧艺术、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做出了积极贡献。由名誉社长陈木辉倡导,新加坡平社决定将珍藏的前辈京剧大师梅兰芳、周信芳、马连良、尚小云、谭富英和文化界知名人士吴祖光、胡絜青等珍贵书法、绘画作品无偿赠与中国国家京剧院。国家京剧院党委书记宋晨介绍,为推动京剧艺术在海外的传播,国家京剧院首任院长梅兰芳先生等京剧艺术家和文化界名人欣然为新加坡平社题词、作画,以此激励广大海外京剧爱好者。此批捐赠回国的19幅墨宝,大部分系上世纪50年代的作品,是国内难得一见的真迹,对见证京剧艺术海外传播有着特殊的意义,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献价值。他表示,国家京剧院接收书画作品后,将不定期开展书画交流、展陈研究等公益活动,充分发挥墨宝真迹的文化传导作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民族精神。新加坡平社社长杨惠成代表平社致辞。

文化部部长雒树刚出席捐赠仪式并为陈木辉颁发《捐赠证书》。他高度评价新加坡平社的捐赠义举,并勉励其继续为推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进中新两国人民的友谊做出新的贡献。(完)。

老师们就告诉我,学戏要下苦工,为人要谦逊。”近日,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钮骠在接受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专访时说,自己只是个“伶工”,无意当“名家”,希望用自己的努力,把丑行艺术传承下去。更愿意自称“伶工” ——年过八旬,每天工作超8小时 钮骠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小时候就爱唱戏,后来考入戏校,1950年转入戏曲实验学校(后为中国戏曲学校,即今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那时,他的老师是萧长华、高富远等名家,后来更是成为萧长华的助手,负责记录这位老艺术家的生平。以此为契机,钮骠开始在学术领域发力,先后主编京剧剧目教材40余种。20世纪80年代以来,他还参加编撰出版了《萧长华戏曲谈丛》、《京剧选编》20集、《中国京剧史》、《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卷)等作品。“我挺佩服钮骠老师,问他一些戏曲知识、人物掌故,他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一位京剧演员透露,还曾有人给钮骠老师取了个绰号——戏曲界的“活百度”,意思是,有不懂的就可以问他。

对这个绰号,钮骠每次听到都摇头:“不用给我贴金,我就是个‘伶工’:‘伶’是戏曲,‘工’是工作者,戏曲工作者而已,这个称呼多好啊,又光荣。” “我现在还在给学生上课,两三个人的小课,就叫他们到家里来,十几个人的大课,我去学校给孩子们讲。”已经86岁了,钮骠还是闲不住,手头在编的书就有至少两部,每天工作八小时以上,“虽然岁数大,还是愿意给国家、社会做点事,看着自个的劳动成果,也高兴。” 以“大龄”学文丑 ——说丑角可有可无是误解 除了大学教授这个身份,钮骠还是个正经八百的京剧名角,工文丑。在几十年的舞台生涯中,出色表演了《连升店》、《女起解》等一大批叫好又叫座的戏剧,在梨园奠定了自身地位。以现在的眼光看来,文丑似乎是个不讨喜的行当,扮相颜值太低,既没有花脸的威风凛凛,也没有武生的英气勃勃,大多数时候出场的作用就是“搞笑”,可有可无。但钮骠说,这是一种误解,“梨园人都知道,无丑不成戏”。钮骠说,在京剧中,丑角塑造人物的范围最广,五行八作的人几乎都能演;在烘托剧情方面,丑角则可以起到调节舞台气氛的作用,就算是悲剧,也不能让观众“一哭到底”啊。

也正是这个原因,假如一出戏是一道菜,那么在京剧界很多老艺术家的心目中,丑角就是当之无愧的“味精”,能够调味、提鲜,让观众愿意去看这出戏。“台下,丑角也有重要作用。丑行的演员,在京剧教学中多半占有一席之地,因为他们需要和生行、旦行等配戏,必然就要掌握他们这个行当的演出特点,属于‘全才’。”钮骠解释道。丑行发展之路该咋走? ——多登台演戏才是有效途径 尽管丑行有着重要作用,但近年来一出出相对火爆的戏曲剧目中,却难见丑角身影。对此,钮骠毫不讳言地指出,近三四十年来,京剧丑行艺术的发展是不够的,当下的丑行,算得上京剧行当中的“弱势群体”。“以丑角为主的戏曲,多半是表现民间、市井内容,相对琐碎,很难得到特别高的重视。”钮骠说,这很容易导致丑角演出机会的减少,偏偏这个行当又需要大量舞台实践提高自身能力,没有足够登台机会,在艺术上的提高会跟着变慢。此前接受采访时,钮骠把这种现象归纳为“丑角难演戏”,“跟观众见面的机会少了,自然观众会觉得丑角陌生”。“丑行在戏里戏外都有重要作用,忽视它,是不太科学的。

”钮骠建议,从人才培养角度来说,学校可以加大对丑行的关注度;从演出来说,不管是学校、院团,都可以尝试多排一些文丑戏或武丑戏,丑行自身有魅力,相信可以被观众接纳。(完)。

演员 戏曲 京剧

上一篇: “雍和文园马年迎新艺术节”开幕

下一篇: 青春万岁?女娲时代诗人占卜吉凶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