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马六甲兴安会馆天后宫赴妈祖故里湄洲岛参访进香


 发布时间:2021-01-22 03:47:33

遵循传统礼制,“妈祖故里”福建湄洲岛将从5月15日起常态化推出“晨谒妈祖、朔望行香”祭拜仪式。据了解,“晨谒妈祖、朔望行香”祭拜仪式由“晨谒妈祖,行三献礼”和“朔望行香,诵经祈福”两部分组成。“晨谒妈祖、礼行三献”是清乾隆年间地方志记载的“每岁春秋日及三月廿三日致祭……正祭日五鼓,正印官诣庙……三献饮醴”礼制的延伸。湄洲妈祖祖庙将依照古礼,于每日(初一、十五除外)早上5点半,在天后宫内与所有到场的妈祖善信,以鲜花、青果、香茗为礼,以海平、和平、咸平之乐伴奏,由通赞上申吉祥植福疏文,向妈祖礼行三献仪式。“朔望行香、诵经祈福”则定于每月初一、十五,按照起“五鼓”俗例,在祖庙天后宫内,以礼诵“湄洲天上圣母真经”为主要内容,引领所有到场妈祖善信,沐手拈香,向天上圣母祈福纳祥。

该祭拜仪式由多位莆田市民俗专家、妈祖文化学者历时半年,赴多地考察研究,并结合湄洲岛当地特色推出,旨在进一步打造世界妈祖庙宇祖庭及妈祖信俗发源地的品牌,挖掘湄洲岛妈祖信俗文化的丰富内涵。湄洲妈祖祖庙相关人员表示,“晨谒妈祖、朔望行香”在遵循礼制,弘扬湄洲岛优秀民间文化传统,展示妈祖信俗深厚底蕴的同时,希望能激发世界各地及海峡两岸妈祖信众“同谒妈祖,共祈福祉”的热情,打造出融知识性、艺术性、群众性、规范性和观赏性为一体的妈祖文化活动。(完)。

始建于明嘉靖年间、记录着广府人盛极一时的经商历史的广州会馆,于近日修复竣工,并将于近期开门迎客。据史料记载,坐落于广东南雄市区老城埠前街的广州会馆又称“同乡会馆”,会馆坐北向南,建于高台之上,占地面积3834平方米、为三进前低后高院落式建筑,其布局严谨,设计精巧,主次分明。由于年代远久,馆内的雕塑、脊饰、壁画等设施遭受不同程度的毁坏,这座历经500年沧桑的古老建筑曾一度面临毁灭。记者25日走进修缮一新的广州会馆,但见门额石匾刻有清光绪七年重修时岭南近代思想家陈澧题的“广州会馆”石匾,门前两侧筑平台,台基座雕八仙法器;台上置石质檐柱,二根柱头上的木质梁架与门墙相连,用斗拱和木雕蛟龙承檩,并刻浮雕人物故事。

该建筑整体上工艺讲究、颇具特色,其前座大量使用“连州青”石,中座山墙采用江淮“五岳朝天”式风火山墙,而东西厅山墙则为岭南“锅耳”式。据当地文史专家介绍,受到大庾岭路商贸转运的拉动,南雄(古称雄州)在宋代就已确定了其商贸重镇的地位。到了明、清时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快速发展,雄州商贸重镇的地位更加举足轻重。经济实力强大的广府人善经商,货物以北方较稀罕的海盐、糖果、岭南佳果、咸鱼、海味、丝绸及洋货为大宗,因此,古代往来于南雄的外地商人中以广府人为最多。为联络乡谊、方便经营,广府商人便出资在南雄商业最繁华的地段集资兴建了广州会馆。

当时,会馆活动内容包括沟通商务信息、为困难的同乡提供衣食救济和临时住所协商丧葬、寄存棺木、兴办学校等。会馆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在南雄经商的广府商户自愿摊捐。行走在广州会馆西厢飞檐翘脊的清幽深院中,记者看到,院落内不仅有庄重精致的戏台,还有古色古香的茶桌。南雄市文化部门负责人称,会馆的东厢将作为一个民俗文化展示厅,通过陈列古代的服饰、家具、摆饰品等,还原古雄州人家的味道。在老南雄人的记忆里,广州会馆前除了有奔流不息的浈江水,还有码头、城门、古城墙,因此,当地文化部门还将利用起会馆的墙壁,通过老照片布展,把雄州古城的古码头、古城墙、古江、古巷等历史元素一一呈现,让南雄人和外地游客更了解南雄的乡土文化和浓厚乡情。

(完)。

记者日前从北京市西城区获悉,经过一年的整修布展,有着“京师第一会馆”之称的安徽会馆核心区域即将开放。据介绍,受腾退等条件所限,此次整修的部分仅是核心区域的三处楼台,包括中院第四进中的碧玲珑馆、大戏楼以及第三进中的神楼,其他部分仍为民居。其中,安徽会馆大戏楼是北京目前仅存的四座民间戏楼之一,也是目前四座戏楼中唯一没有正式启用的。安徽会馆是北京作为京剧发祥地的唯一文物见证。同治、光绪年间,著名的徽班三庆班及名角程长庚、刘赶三等常在此演出,而三庆班于光绪十二年(公元1886年)在安徽会馆的演出戏单至今犹存。

在馆厅墙上的一角,著名戏剧大师洪昇极负盛名的《长生殿》首演剧照和书影清晰可见,而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鑫培也曾在安徽会馆登台献艺。西城区椿树街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修缮一新的安徽会馆大戏楼今年将向社会开放。届时,街道将在戏楼举办各种非遗节目展示,供百姓体验,而社区京剧队等文艺团队也将充分利用这一资源开展市民活动,今年的“椿树杯”社区京剧票友大赛很有可能移师于此。(李天际 张海涛)。

图为闽商所建天后宫“众商捐题碑”。海口市社科联课题组 广州的课题组研究表明,“宋代广州依然是全国最大的港口。为了征收‘舶税’和管理海外贸易,仍在广州设立市舶司。宋代市舶司的职能更加详备和完善。”其实,南宋乾道年间(1165~1173),广州市舶司曾为此专门奏请在琼州设市舶机构,负责从南洋返回船舶的检查,防止商船偷漏税。对当时的泉州、广州两大贸易中心港而言,海南岛四周的港口特别是海口神应港(白沙津)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中转作用,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门户。如果不是这样,广州市舶司为什么要专门奏请上司批准在琼州设市舶机构。《宋史·职官志》:“提举市舶司,掌蕃货、海舶、征榷、贸易之事,以来远人,通远物。”海口中转站就是让“远人”“远物”短暂停留的港口。难怪当年的宋高宗这样说:“市舶之利最厚,若措置合宜,所得动以百万计,岂不胜取之于民,朕所以留意于此,庶几可以少宽民力尔”(《宋会要辑稿》)。宋朝为了增加舶税收入,鼓励、招引舶舟来华,为此专门设置巡海水师营垒,派遣水师巡察附近海域,在东起香港附近,西至海南岛的南海广大区域加强海域巡逻,其目的是保证越来越多到海口港中转、补给、避风货船的安全。南宋进士周去非《岭外代答》对南海西南、印度洋航线及诸国有较详述记:当时南海蕃舶来广州贸易,途经海南岛时必须停泊休息。

楼钥《玫瑰集·“送万耕道帅‘琼管’诗”》云:“晓行不计几多里,彼岸往往夕阳春。琉球大食更天表,舶交海上俱朝宗。势须至此少休息,乘风经集番禺东。不然舶政不可为,两地虽远休戚同。”所谓“琼管”,即“琼管安抚司”,亦称“海南安抚司”,是宋代海南最高军政机构。这首诗反映了航行海口“势须至此少(稍)休息”,然后才返回番禺东(广州)的史实。楼钥断言:“不然舶政不可为”,因为“两地虽远休戚同”。楼钥诗充分说明了两地休戚相关的互补关系。早在宋代,海口神应港已成为南海航运的必经口岸,海南名贤丘濬有过“帆樯之聚,森如立竹”的描述。海南岛四周港口商船森立如竹,成为来往南洋各商船的寄泊港。史料记载:北宋神宗熙宁元年(1068)到熙宁十年(1077),琼州商税增长近4倍。“海上丝绸之路”中转站对外贸易的空前发展,促进了税收的倍增。2009年3月~5月,西沙水下宋代沉船抢救性发掘和考古出水近万件文物,也证明了远在宋代已有航船中转海口的历史事实。到了清代,康熙二十四年(1685)置“粤海关”,在“海口关部”前设“常关总局”,办理关税与出入境的相关手续,各地商人纷至沓来,海口商贸盛况空前。据现存的乾隆二十年(1755)重修的“兴潮天后宫(会馆)”和乾隆四十三年(1778)重修的“漳泉天后宫(会馆)”碑文记载,仅这两个会馆当年就拥有商号395家。

由于时代变迁,1842年鸦片战争开始后,“海上丝绸之路”走到了历史尽头,远洋航行的风帆已被外轮所取代,以东南沿海为通道的商贸以新的形式进行,但海口作为中转、补给、避风的交通枢纽地位并没有改变。据海关记载:光绪二十三年(1897),往来海口港的外轮多达428艘,几乎囊括了当年香港、新加坡等地之间的航运。所有这些都在说明一个历史事实,海口是“海上丝绸之路”从东南沿海到东南亚的“商贸枢纽”。始建于元代的两处天后宫和当年的石碑仍在,那不仅是作为海口历史文化名城非常珍贵的文化遗产,而且也是海口以及东南沿海城市对外开放、对外贸易、对外交往的历史见证。因此,对海上交通枢纽进行深入研究,打响“海上丝绸之路”中转站的文化品牌,使外界了解海口在漫长历史时期作为“海上丝绸之路”中转站扩大对外交往的航运历史,有利于确立海口作为商贸中枢的历史地位,有利于推动滨海城市商贸发展,有利于促进城市知名度的提高。二、“海上丝绸之路”中转站的形成,拓宽了海口与东南沿海和东南亚各国交往的渠道,促进海口与世界各国华人华侨的联谊。海南有300多万海外华人华侨,他们的祖辈大多是从东南沿海通过“海上丝绸之路”移民海口,几世几代之后又从海口渡海出洋,侨居世界各地。

在漫长的历史时期,滨海城市敞开大海般的胸怀,和善包容地接纳来自各地的移民,使他们融入当地社区繁衍后代,成了新的岛民,并在商贸活动中逐渐向外拓展。迁琼始祖各姓族谱记载,海南移民大多从福建莆田、漳州、泉州等地辗转迁徙而来。早在元代,这些移民已在迁居地兴建天后宫,那是始于湄州而迁居琼州的“天后行宫”。所谓天后行宫,就是“天后分灵”迁居的庙宇。天后分身伴随闽南乡亲来到海南,逐渐成为海南移民敬奉的海上女神。迁琼之初,亲携亲,邻帮邻,同姓或乡邻之间,因远途迁徙人地生疏而结成或大或小的联谊组织或利益共同体。这种联谊组织或利益共同体需要一种载体,那就是天后宫。海上女神“天后”,也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而来的“移民”。这是一种精神信仰,也是一种文化认同。再后来,聚居海口的移民逐渐增加,更由于信仰相同,事业有成,财富增多,众商集腋成裘,共同捐资兴建较大规模的天后宫并作为会馆会址。清乾隆二十年(1755),先是兴化、潮州商人在白沙门上村兴建“兴潮会馆天后宫”。这是设立在海口年代较早、建筑规模较大的会馆,但并非最早的会馆,幸存的《兴潮天后宫碑记》留下了这段历史。由于更早的资料没有找到,只能以此为例。继而,漳州、泉州商人也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在近旁兴建“漳泉会馆天后宫”,且规模比前者更大。

文献记载:“潮行”先设“兴潮会馆”于白沙门上村,后迁至解放西路,并易名“潮州会馆”。所谓“潮行”,是福建兴化、广东潮州、汕头等地商人开设的商号,“兴潮会馆”是他们洽谈商务、敦睦乡谊的行业馆所。《兴潮天后宫碑记》这样说:“福之兴化、广之潮州,其来琼也历重洋之千里、涉烟波之万顷而装载匪轻……又值经商之所八庙思敬,栋宇之不轮奂,我众责也。于是各虔心解囊,其庙貌而更新之……”落款是“大清乾隆二十年岁次乙亥季夏吉旦兴潮众商同勒石”。碑文说得非常清楚,因“栋宇之不轮奂”,故使“其庙貌而更新之”。原来的庙宇和会馆到底建于何年,不得而知。但知维修至今已有256年,这段历史也是“海上丝绸之路”中转站的历史。从“漳泉会馆天后宫”旧址来看,其规模、格局比“兴潮会馆天后宫”要大得多。最引人瞩目的是那四块大石碑,那是笔者在海南沿海调研时所见到的石碑中碑身最高、碑面最大、碑体最厚的四块。石碑宽1米,从基座平面算起至少有2.3米高。四块石碑二二相对,并排而立,气势雄伟。那石碑用鱼鳞状白色花岗岩雕成,海南本土罕见,应该是从福建莆田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运输过来的。从这也可以看出“漳泉会馆天后宫”建造者的决心和毅力。那些石碑客观地记录了当年会馆活动和祭祀天后的真实历史。

尽管时间已过去233年,碑文已经模糊,但顶部“众商抽分牌”“众商抽分铭”“众商捐题碑”和“重修天后宫碑”几个大字依然隐约可辨。“海上丝绸之路”中转站及其遗留石碑,这些历史文物是联结海外乡亲情谊的文化纽带,应该引起职能部门的足够重视。从2006年开始,笔者广泛搜集“海上丝绸之路”中转站的历史资料和探访中转站残留的文化遗迹,得到不少珍贵史料。《明史实录卷二百十七》载:明成化十七年(1418),遣礼部给事中林荣赴满剌加(今马六甲)充正使。海南名贤丘浚《琼台会稿·送林黄门使满剌加国序》也有“上命礼部给事中林荣仲仁为正使……谓予乡先达,不可以不言”的记载,这是记录海南人最早前往马来半岛的历史资料。清朝初期,“从1695年冬开始,两艘200担的帆船队,从琼山演海乡开往泰国,到1735年,这支船队发展到73艘,常年川走于东南亚各国之间,这便是琼山县最早的帆船队”———这是潘干《琼山最早出洋帆船的兴衰史》中所记载的海口人造船出洋的情景,时为康熙三十三年。《琼州府志·卷四十二》记载:“康熙五十六年(1717),严禁洋商船。不许私造船往南洋贸易,有偷往潜留外国之人,督抚大全通知外国,令解回正法。再奉旨五十六年以前出洋之人,准其载回原籍。

”由此可知,康熙五十六年之前,东南沿海地区和海南居民出洋者为数不少,已引起当局关注并为此颁发皇朝“禁令”。(主讲人:蒙乐生)。

妈祖 马六甲 会馆

上一篇: 郑和故里晋宁举行郑和国际文化旅游节

下一篇: 中华国宝生肖四兽首新疆首次展出 吸引各地游客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2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