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百年建筑被涂颜料 专家:罚款太轻应考虑入刑


 发布时间:2021-01-14 00:37:51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他对湖北省文联主席熊召政说:你的《张居正》我很爱看,希望你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熊召政回答:我正在写一部新的多卷本长篇小说,会比《张居正》更好。习总书记说:好,我等着看你的新作。2015年10月15日,正值大金建国900周年,恰好与习总书记的文艺工作座谈会相距整一年,熊召政的多卷本历史小说《大金王朝》第一卷《北方的王者》出版,在首都博物馆举行新书首发式。仅仅为这第一卷,熊召政就花费了3年时间,在大金遗址上行走了3万公里,翻阅了300册史料研究中国中世纪时期的历史。

无数的史料和文物,让熊召政摆脱了狭隘的民族历史观,能够正视辽宋金的时代风云。他描述了辽与北宋的文明在金国的弯刀铁骑下覆灭的根本原因——实干兴邦,娱乐致死。他深知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在娱乐发达、思考渐退的今天,写历史小说最弥足珍贵的品质便是以史为鉴。因此,他认为他的《大金王朝》,书写的是一部关于王者与亡者的家国启示录。新书首发式甫一开始,熊召政就迫不及待地对自己的写作思路做了一个阐述,像是一位匠人,向大家自豪地展示打磨数年的稀世珍宝: 以作家的使命感来纠正国家民族出现的问题 每一次,腐败的中央政权,一旦发生信仰危机,总有一支铁骑从东北或西北,向中原万马奔腾而来,使汉民族文化得以传承和继续强大,生生不息,所以五千年文化不断不只是汉人的功劳。

北宋有80万正规军,辽有30万铁骑,完颜阿骨打只有1500万牧民,他们骑着自己的马,从每个地方赶到阿城的皇帝寨,响应酋长的任务,没有正规军,都是猎人和牧民,发展为东路军3万,西路军3万,最终打下了汴京。对中原人来说,这永远是历史的创痛。《大金王朝》第一卷写的是今天的北京,那时叫辽东京,也叫燕京。我写金从关沟向居庸关进攻时的历史。处理这些素材时,我要翻越很多心理上的障碍。汉人无能吗?汉人不是无能,是因为当政者错误的国策。北宋当时的GPD在全世界无与伦比,占一多半。

当时的发明创造,比如《清明上河图》的无孔桥、热水瓶、各门各类的山水画、瘦金体。1101年宋徽宗登基,这一年苏东坡去世。此前民族崇拜英雄,英雄是苏东坡。宋徽宗登基后风气柔弱不堪,取代苏东坡成为英雄的是李清照,“凄凄惨惨凄凄”,这种声音传递出去的是奢侈、浮华、浅吟低唱。有智者说了16字:黄口小儿旦习歌舞,斑白老人不识兵器。整个国家没有英雄之气了。一个国家没有英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了产生英雄的土壤。英雄谢幕,小人就会粉墨登场。这就是北宋亡国的真正原因。不是女真的铁骑厉害,而是我们的腐败使兵不思战、将不思服务国家,哪怕武装到牙齿都会亡国。

GDP上去了就会强国的逻辑是不成立的,最强的是每个人心中都有英雄,国家才会强大。6年前定了这个主题,没想到3年前,习总书记上任后大力反腐。可喜的是,反腐风气自上而下,反腐风俗自下而上,风俗风气相为激荡,是为风尚。在这个过程中,我作为作家必须以我的使命感来纠正国家民族出现的问题,发出一点点作家的声音。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正在人民大会堂参加文艺座谈会,听习总书记讲他对文艺的看法,他说文艺不能做金钱的奴隶,好的作品太少,有高原没有高峰,他提出很多批评和希望,比如说文艺不能离开人民,人民也需要文艺。

苏东坡的文艺也是文艺,李清照的文艺也是文艺,关键是怎样传递健康的文艺。我们的电视台培养了很多看家长里短的观众,习总书记是呼唤健康的文艺,把硬朗的、简朴的生活方式呼唤回来。一年后我拿出这样一本书,为文艺拿出答卷,是好是坏,我相信读者会做出评判。A 以中华民族历史观看中华民族兴亡 山西晚报:为写这本书,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吧? 熊召政:在写《大金王朝》之前,第一阶段是花时间研究辽史、宋史、金史,自认为有了历史主要线索人物之后,第二阶段是实地查看当时发生战争的地方、历史遗迹,比如民居、寺庙、道观等,准备工作的量确实很大。

山西晚报: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精力写这个有些短的朝代? 熊召政:意义不在于长短。大家对宋非常了解,我想从金来反衬宋的文明程度,以及财富充裕程度。另外,这个文明程度极高的宋王朝为什么只有一百来年就灭亡了?我通过金来写,因为过去我们拥有的是以汉人为主的历史观,岳飞作为民族抗金英雄,就是汉族历史观,不是中华民族历史观。二者有关联,又不相同,中国是以汉族为主体的多元文化。我想让读者记住大三国时代,了解辽金宋的文化、宗教、政治、军事、民风、各方面的特点,政权更迭的原因。

山西晚报:能给我们什么启示? 熊召政:宋朝无论从GDP还是从文化指标来看,它不仅在中华大地上,在世界范围也是最高的,为什么不堪一击?为什么败在只有6万军的金人手下?因为金是健康的人民和朝廷,而宋充满奢侈的生活风气,辽的天祚帝和宋的宋徽宗都沉湎于生活享受,皇帝是国家的灵魂,他生活的方式直接影响了一个国家的人民和他所领导下的时代,娱乐占了上风,最终他们付出了亡国的代价。我们一定要让这个国家所有的人民都有英雄主义的诉求,我们的生活方式必须硬朗,可以过很好很幸福的生活,但不忘我们的社会责任,不能丧失忧患意识。

山西晚报:我们这个时代也需要英雄。熊召政:任何时代都需要英雄。宋徽宗是1101年登基的,这一年也是苏东坡去世的年份。英雄谢幕,纨袴子弟上台。苏东坡之后是李清照,李清照不是不好,现在的一些每天只唱靡靡之音的艺人不是不好,但他们的位置一定不应该是万人注目的位置,不应该是英雄的位置。山西晚报:是什么让你有了这样的感悟? 熊召政:我去过宋帝被软禁的地窖,也看过《东京梦华录》,皇帝成为囚徒,是娱乐致死付出了代价。不是游牧民族战胜了农耕民族,不是野蛮战胜了文明,而是英雄战胜了娱乐。

B 站在时间外俯瞰再将感受告诉读者 山西晚报:《大金王朝》中真实和虚构各占多少?你希望读者把这书当正史看还是当演义看? 熊召政:回答这个问题有些费劲,它既是历史著作,也是文学著作。真实的历史线索是主干,在大的人物框架里,我正视历史。但人物之间的悲欢离合,历史上没有记载,因为史学很干巴,变成文学著作就要填上血肉,就免不了虚构。但,历史的真实取决于细节,考证的结论附着在人物事件的描写上就是有力量的。史学的历史在真实,文学的力量在于人物的再生。山西晚报:书中的重点人物完颜阿骨打和我们在影视剧里看到的有什么不一样? 熊召政:更加有血有肉。

看一看我们少数民族的皇帝,是在大家不经意间登上历史舞台的,大家没有欢呼,只有怀疑、蔑视,他却在大家不看好的时候横扫千军如卷席,他的英雄情结表现在一举一动中,而不是口号上。我写他,是想让大家看到他是怎样走上中国政治舞台的。山西晚报:后面还有几卷准备出版? 熊召政:第二卷《降龙的骑士》,写燕云十六州的谈判;第三卷《帝国的陷落》,写徽、钦二帝被掳、宋灭亡。山西晚报:《张居正》改编得很成功,《大金王朝》也会被改编吗? 熊召政:有人找我谈了,我也在考虑。这部小说算是个冷门,因为我提出了“大三国”的概念。

中国二十四史有宋史、金史、辽史,它们同一时段出现在中国的土地上,换一种视角看这个历史,把它改编成影视作品,可能也很好看。山西晚报:感觉你的形象很凝重,几部作品都是历史题材,在生活中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熊召政:一个合理安排时间的人。我不会打牌,不会唱歌,很少应酬,这样就省了很多时间。如果我疲劳,就写写书法,如果在旅途有感而发就写诗,成块的时间我用来写小说、当编剧。人家说你这么多身份,时间够吗?我说,所有的前提是定好自己的身份——书生。书生无论是写剧还是创作、写诗,只是表现形式不同。

中国古代的书生无有不能。分众传媒就是一个人分成很多身份,很多身份集合起来就是一个身份。山西晚报:在这本书的整个写作过程中,哪一个时刻最让你觉得接近历史,最让你胸中充满感慨。熊召政:我有一次到辽上京,就是天祚帝打下的辽都城(辽是五京制),我去了后,在一个早上,4点半,起床来到宫殿旧址,等到天亮,只见到一群羊。这是当年辽天祚帝接见大臣的地方,如今成草场了。辽是当年最让宋头疼的,侵占了唐留下的大部分土地。这样强大的王朝,当时的宫殿却成了草场。一时间让人感慨万千。时间可以打败所有的对手,时间也可以洗涤所有恩怨。

那时的北京只是陪都,是辽创立的,人口仅10万,今天的北京却已是世界级的繁华都市。最早的开创者的陪都成了繁华都市,而他自己的宫殿却已经荒芜。我就站在时间之外俯瞰这一切,审视这一切,然后把感受告诉读者。

建筑 历史 上海

上一篇: 吴冠中:我的艺术属于中国人民 最好作品留中国

下一篇: 3D打印肉出现 把含有类似肉纤维蛋白食材喷涂堆积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