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因何对儿子动怒:毛岸英,你想干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14 02:09:06

邢岫烟:无心即强大 邢岫烟,真真是红楼女子里的稀有品种。走哪儿都招人怜,和她有关的文字,一路读来,最为舒服,哪儿哪儿都合适,都符合人群里最正确的价值观。她最大的背景,就是一个“贫”字,家世寒素。别人或者因贫受窘,岫烟却因贫成就。早年因为家贫,得以结识妙玉,做了十年邻居。一墙之隔,朝夕问字,既有贫贱之交,又有师生之分,从而打下了闲云野鹤、超然物外的底子。却又不及妙玉的孤僻清高、矫枉过正,所以恰恰好。投亲来到贾府,姑妈邢夫人在府中并不得势,自己的父母也不是年高有德之人,于女儿份中平常,所以本来,岫烟最多不过是在大观园里逛几天就走的匆匆过客、路人甲,却先被凤姐取中。

“凤姐儿冷眼敁敠岫烟心性为人,竟不象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却是温厚可疼的人。”又怜她家贫命苦,因此比别的姊妹多疼她些。下大雪那天,大家赏雪联诗喝酒吃肉,十来件大红衣裳,映着大雪好不齐整。就只她没有,仍是家常旧衣。平儿看在眼里,事后专门送了她一件大红羽纱的雪褂子。宝钗见她家业贫寒却为人雅重,暗中每相体贴接济;探春也是,见人人皆有她独无,怕人笑话,曾送她一个碧玉珮。这自然是钗探两个人聪明细致的地方,但坦然接受别人的好意,也是一种不多见的美德。

当宝钗提醒“咱们如今比不得他们了,总要一色从实守分为主,不比他们才是”的时候,岫烟笑道:"姐姐既这样说,我回去摘了就是了。"宝钗忙又解释:“他好意送你,你不佩着,他岂不疑心。我不过是偶然提到这里,以后知道就是了。”岫烟忙又答应。真是一派天真,毫无心机。不是那种佯羞诈愧一味轻薄造作之辈。受人恩惠处,分寸最难拿捏,感激过多近于谄媚,略无一言则似无情。所以贾雨村得了甄士隐冬衣银钱,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这是英雄做派。岫烟一个家常女儿,做到如此实在是心性淳厚,当得起“雅重”二字。

当然,最大的成就是她的姻缘。薛姨妈见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且家道贫寒,是个钗荆裙布的女儿,便欲说与薛蟠为妻。又怕薛蟠行止浮奢,糟塌人家的女儿。——真不像亲妈。“正在踌躇之际,忽想起薛蝌未娶,看他二人恰是一对天生地设的夫妻。”唉。好事就是这么来的,水到渠成。薛家现今大富,薛蝌生得又好,更重要的是,“蝌岫二人前次途中皆曾有一面之遇,大约二人心中也皆如意。”还有比这更好的吗?宝黛无限熬煎终于求而不得的,宝钗湘云得而复失的,元迎探惜得非其所的,岫烟于无意之间,稳稳到手。

无心插柳柳成荫——如果以后不生变故的话。宝玉病后,看见大杏树花已全落,叶稠子小,想起邢岫烟已择了夫婿一事,感慨又少了一个好女儿。又想过几日杏落枝空,再几年,岫烟未免乌发如银、红颜似槁,因此不免伤心,对杏流泪。——可惜只知可怜别人,却不知最该可怜的却是自己:时时处处一团思欲愁闷气色,何曾比得上岫烟闲云野鹤,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情深不寿,说到底都是自我销磨。无心,才是真强大。即使乌发如银、红颜似槁吧,岫烟这样内心强大的女子,也必定是怡然老去。

没有什么好伤感的。廉萍。

30岁左右的大女儿带回来一个70多的老女婿,老爸气急,再加上小女儿是个女同性恋,一个普通的老北京家庭顿时“热闹非凡”,误会重重,矛盾一环又一环……19日,盟邦戏剧的轻松喜剧《女婿驾到》将在北京保利剧院加演。导演王凡透露,剧本曾经“吓跑了”袁泉,“其实搞笑,但不恶搞”。“独幕剧”!中场不休息 “这是部独幕剧,一小时五十分钟,中场不休息,”导演王凡说。《女婿驾到》写的是一个普通老北京家庭发生的不平凡的事情。剧中有一个四口之家,住在老北京的四合院里。爸爸的祖上是给皇帝理发的,所住的四合院就是当年祖上给李莲英理发获赐的。爸爸是典型的老北京,喜欢遛鸟,也怕老婆。妈妈是一个家庭妇女。一家人开了一个理发店,雇了一个小伙计。大女儿内向,到二十八九岁还没有男朋友,在超市工作。小女儿是个女同性恋,有一个女朋友。在戏中,理发店的小伙计喜欢大女儿,而大女儿在超市工作的时候和一位70多岁的台湾老人结缘。“有人提议,大女儿喜欢的台湾老人应该是穷人,不是有钱人。但这是社会现实,没有必要非要弄得很高尚。”王凡说。女儿与爷爷辈儿的人恋爱,父母一开始当然不认可。大女儿给父亲看了一张台湾父子的合影,父亲误会未来的女婿就是照片上的“儿子”。

老女婿上门拜访,又与前来迎接的大女儿走岔了,于是发生一系列误会。两个女儿开导父亲瞒着母亲,这时,“老女婿”儿子的作用就体现了。“有人说前半场很闷,我希望逐渐将观众带到搞笑的氛围中。在戏的后半场,儿子才出现,前面的误会都以为‘儿子’是那位女婿。”王凡说。剧本“吓跑了”袁泉 8月初,《女婿驾到》在北京大隐剧院连演11场,反响不错。据导演王凡介绍,他是从今年年初跟一帮有戏剧热情的年轻人一起做这个剧本。“之前,在做《红石崖夜话》,因为演员和剧本的原因搁浅了。” 《女婿驾到》是王凡的舞台剧处女作。从北京广播学院影视导演专业毕业后,他旅美多年,一直怀揣着做舞台剧的梦想。“剧组里都是年轻人,就我一个‘老人’,”王凡对剧组里的年轻人称赞有加:“他们都是很有热情的文艺青年,奋不顾己。”他说,这部剧没有真正的编剧,都是大家在一起讨论,“现编现排”,断断续续排演而成,“他们也有别的演出”。但是,上演之后的效果却出乎意料。“这部戏很平淡,接近老百姓,有辛酸。”王凡表示,一开始也没信心,因为演员都是年轻人。他提到,排演“爸爸”的演员遇到撞车,还重新找人。“一个小孩演剪头的,没学过表演,但是表演很认真。

每个人都是自己。”他觉得这就是《女婿驾到》成功的原因吧。王凡透露,最初联系袁泉来演大女儿,但是袁泉方面一看剧本就“吓跑了”,“其实这部戏搞笑但不恶搞”。谈到自己舞台处女作,王凡还是表示遗憾,“爸爸”的扮演者是湖北少数民族青年,说不了北京腔,不过“他很认真,每次表演完都大汗淋漓”。“只要大家高兴,这部戏能让观众回味,就好了。我也是尽量让演员演回自己。”王凡说。“演员最难,”对于这次加演,王凡希望能够尽善尽美。他透露,“爸爸”“姐姐”的扮演者可能发生变化。“一个成熟的演员,只要有一周的时间就能上戏了。台词都是能够自由发挥的,只要把握住故事的脉络和人物的特点。” 王凡还是很期待自己的下一部作品,也是之前搁浅的《红石崖夜话》。据他介绍,那是讲述儿子寻找父亲的故事,展现社会之爱、人与人之间的关爱,讲述金钱的欲望,也讲述爱情,“有很揪心的事情”。

毛泽东 女儿 李敏

上一篇: 邓小平缅怀馆正式开馆 大量珍贵文物首度"解密"

下一篇: 1949年档案: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闭幕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5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