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当代一些所谓文人的经济节操


 发布时间:2021-01-14 01:01:20

你知道吗,古时也有写文章挣稿费的人,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便是司马相如——汉武帝皇后陈阿娇失宠,却不甘心独守空房,便请当时的文坛巨星司马相如写了一篇《长门赋》,一篇六百字的文章,陈皇后给了他“百金”作为报答,这份稿费可算高昂了。《长门赋》呈给汉武帝后,汉武帝备受感动,重拾对皇后的宠爱。不过,与写文章挣稿费“不同”的是,出书人未必能挣到稿费。曾经,诸如曹雪芹的《红楼梦》、蒲松龄的《聊斋》这样的经典巨著,非但无人付钱,很多时候还要自掏腰包。自费出书最有名的要数战国时期的政治家吕不韦,他组织麾下门客编纂了《吕氏春秋》一书,是先秦时期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作品。

书编好之后,为了提高这本书的影响力,吕不韦决定“炒作”这本书。他让手下人将书的内容张榜公布,贴在咸阳城门口,旁边张贴布告:如果谁能在《吕氏春秋》一书的内容里增加一字或是减少一字,立即奖赏千金。这便是成语“一字千金”的由来。当时,“一字千金”的消息传开,引起很大的轰动。史书中没有记载,是否有人挑出了书的毛病,获得“千金”,但可以肯定的是,《吕氏春秋》的影响由此大增,成为中国历史上“杂家”代表作。由此可见,古人出书需要雄厚的经济实力,而吕不韦出书不但是自费,而且连宣传炒作都要自己来做。若是没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文人,写出的作品无人赏识,想要出书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清代,《官场现形记》的作者李伯元,他编成一本名为《时事嬉语》的书后,拟印两千部,需要一大笔资金,为此他到处求人,东拼西凑,借的钱要等书卖完后才能还上,整个出书的过程十分艰难。一代文坛泰斗钱谦益也难逃筹钱出书的窘境,其代表作《初学集》是由弟子携众同门集资为他出版,对此,钱谦益不但没有因为出书没有稿费而抱怨,反而心满意足。虽然没有稿费,但并非所有的文人都会为生计发愁。过去,很多人靠卖文贴补日常用度,古人谓之“润笔”。唐代书法家李邕特别擅长写碑志,名噪一时,他由此而获得的报酬也特别多,很多人都是拿着绫罗绸缎到他家请他写文字,以至于与他同时代的杜甫评价他,拜谒的帖子盈门,所写的碑文绕院,满屋子都是绫罗,房梁上都是绸缎。

清代郑板桥老年失去官职,代人写字作画,且明码标价,“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 不过,对于“润笔”这件事,如果将它理解为稿费,其实并不准确,“润笔”的实质并非文章的交易,它是对写作人名头的购买,就像如今的广告费、代言费,向这些文人求碑文、求序作的人,目的是借这些文人的声誉光耀自家门楣而已。在古代,真正的作者,写作的出发点其实很单纯,如《诗经》的编写者孔子、《史记》的司马迁,写作是为了表达,或是为了兴趣以及责任而写,根本不考虑稿费几何。不过想想,这也正是这些文人的伟大之处,相比“文章千古事”,又岂是区区稿费能够衡量的呢? 本报记者 肖明舒。

进入岁末,各种名目的文学界“年度奖”也纷纷出炉,作家和作品被冠以“最佳”、“优秀”。众多文学奖评选到了收获季,从上个月以“花哨”著称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到刚刚结束,在业界以严肃权威而被认知的“人民文学奖”评选,各路名号不同、程序大同小异的文学奖项基本尘埃落定。文学奖本应是用以肯定作家文学成就、鼓励其创作的奖励形式,只是,这种荣誉如今却有点儿变味儿了。奖多但公众不识 像小圈子的嘉年华 谈及国内文学奖项的数量,用“叹为观止”来形容恐怕不为过,除了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冯牧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传统官方奖项,各省市、报刊、协会、高校、网站的奖项更不胜枚举。

作家刘震云在谈到文学奖过多时曾说 :“文学奖过多会让身处‘注意力经济时代’的中国作家们负担太重”。总有人活给别人看,留意别人关注不关注。而且严肃的文学奖也十分稀少。” 这些多如牛毛的奖项里,除了茅盾文学奖等知名奖项外,能让老百姓和读者知晓的却很少。笔者采访了两位中国作协的会员,他们能说出的文学奖也不多,不少奖项只有某个文学专项的人知晓,评奖就像小圈子里的嘉年华。从路遥文学奖质疑 奖项内部有猫腻 虽然影响力有限,也时常面对质疑,但是各种文学奖的设立却从未停止。早在2005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就拒绝设立“巴金文学奖”,李小林说:“巴金很早就表示过,国内文学奖项已经太多。

”今年年初,关于“路遥文学奖”的设立也因路遥女儿路茗茗的鲜明立场而闹得沸沸扬扬。路茗茗坚决反对该奖的设立:“我觉得设立一个文学奖项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如果出现了状况,不仅影响我父亲的声誉,也会辜负了发起者良好的初衷。”而设立该奖的主办方某“收藏类”杂志与某大学文学院却坚持要申报该奖项,并以个人、企业捐赠的方式募集奖金。路遥生前好友白描拒绝出任该奖项顾问,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必须拥有一支由专业人士组成的、具有崇高威望和公信力的专家评审队伍,路遥文学奖发起者和组织者,作为非文学专业人士,恐怕力有不逮。”由非文学界人士组织发起,奖项的权威性和公正性自然让作者后代担心。

还未想好“圈”哪些人,就开始设奖的现象并不少见。据一位曾参与某文学奖组织工作的人士透露:“设立一个奖项,无论以基金形式还是募款形式,都涉及资本层面问题,有逃避监管的可能。”他还说:“一些奖项由于发起者影响力不够,高额奖金也是聚集人气的好方法,不少人也愿意以捐钱的方式参与进来,为个人和企业拉人脉、搭平台,但很可能连颁给哪样的人还没讨论出来,很多人都是外行。”如今,我国的不少文学奖都有高额奖金,茅盾文学奖的奖金已经有50万之巨,这相较于法国的龚古尔文学奖50法郎可谓“天价”。在高额的奖金和有名气的作家名声面前,奖项却宗旨不明,不知道应当颁发给在哪方面有杰出贡献的作者,这样难以脱去绑架知名作者声誉的嫌疑。

严肃奖项也遭质疑 投票模式捧出明星 其实,关于文学奖项的设立,法律早有规定,发起人须依照中宣部的《全国性文艺新闻出版评奖管理办法》,向中国作协申报。作家白烨指出:“本就不可能存在民间性质的文学奖项,没有经过正常申报程序,自己就办起来,上级还未及追究的,从严格意义上说,这些未经申报和审批、资质本身有疑问的奖项,因为涉嫌违规运作,很难长久和持续。” 而正规奖项的评选流程也并非无人质疑,慕容雪村曾这样质疑茅盾文学奖的评选流程:“我很难说它是个什么样的奖项。由于它的评选程序、评选标准,以及评委都没有对外公开,我都不明白每届茅盾奖是怎么评选出来的。

”慕容雪村说,这样的结果就造成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作品入围或获奖。如果这样严肃的大奖也有人质疑,流程大同小异的其他奖项也难保程序完全透明公开了。那么,没有评委而依靠读者投票方式选出来的奖项是否能表达读者的诉求呢?记者采访了一位曾经参选的作家,她告诉记者:“你可以看看今年有多少明星写书获奖,数量很多,很多作家笔耕多年却不敌玩票写书的影视明星,这是因为读者再多也拼不过明星的粉丝团,你说这样选出的文学奖靠谱儿吗?”本版撰文 除署名外 回振岩。

文人 达摩 奖项

上一篇: 甘肃两遗址入选去年十大考古新发现候选名单

下一篇: 新中国汉字简化方案曾被质疑 质疑者1957年遭批斗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6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