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博物院首创“家居模式”获好评(图)


 发布时间:2021-02-23 00:36:33

专家呼吁改造城中村要保护文物 建议将祠堂变成村落文化博物馆 城中村并不是文化沙漠,关键在于如何挖掘文化内涵元素。年逾六旬的崔志民曾在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及广州博物馆工作,20多年来,他抢救过不少有价值的文化载体。谈起城中村的文物保护,他认为可以利用祠堂建立村落文化博物馆,让文化得以传承。为何城中村本土村民那么注重祠堂?崔志民说,因为祠堂和寺庙都不是私人的,而是属于整个村整个姓氏族群的,过去大家把最好的都贡献出来修祠堂,可以说这是一个村最好的建筑物,包含了整个家族的文化和村的风俗习惯以及历史。现在祠堂还是不少村摆放族谱的地方,有些古旧的碗碟是祖传的,无人敢撼动,喜庆丧事也在祠堂举行。沥滘旧祠堂 曾归农会用 崔志民说, 现在城中村祠堂一般用作宗族节庆聚会的活动之地,如老人活动中心,办一些书画类文化活动。

根据文物保护法规,古建筑是不能作为工厂仓库的,沥滘村情况有点特殊,过去很富裕,村中祠堂众多,解放初期,祠堂被农会使用,后来归还村里,但是却没有归还使用权,也由于历史原因,一开始只顾着发展经济,到要重视文化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被破坏了。他认为,有时候应该抛开狭隘的宗族思想,把固有的传统文化加以保护,这才能够让本土文化代代相传。规划不到位 文物遭破坏 广州不少村落都面临城中村改造的问题,为何没有保护好当地的祠堂?崔志民说,一方面是被修坏了,有的村把祠堂越修越漂亮,实际上是进行了建设性的破坏;有的则是规划不到位,在搞规划的时候没有先进行文物普查,未纳入保护之中;再一种就是文物部门不重视,不懂得其中的价值也就不会去保护了。

崔志民告诉记者,沥滘村祠堂,也得到了广州考古界的重量级人物麦英豪的关注,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崔志民说,麦老在上世纪50年代曾经到过沥滘,当时沥滘还有数十座祠堂,有的还比现在看到的卫氏大宗祠古老漂亮得多。昔日“九太祖” 柱子99根 卫浩然老人讲述了“九太祖”的故事。当年玉溪卫公祠旁边还有一间叫做九太祖的祠堂,里面有99根柱子,气势恢弘,可惜“文革”期间已经被拆掉了。此次,村民邀请麦老先生前来鉴定祠堂的价值。麦老回去之后还到规划局查过,确实没有把祠堂列入保护之中,他还说,下次还要去规划局商量这个事情,没想到还没有来得及去做这件事,祠堂就被拆掉了。谈文物发现 别轻视“烂屋” 随时发现古建筑 上世纪80年代,崔志民在文管会工作,时常下乡进行文物普查。

除了沥滘,他还到不同的村落游历调查,寻找散布各处的文物。“很多时候一件有价值的文物得到保护是很偶然的。”他回忆说,1997年的一天,他跟一个朋友喝早茶,其中一人的妻子来自从化钱岗村。他就问:“那边有什么古建筑值得一看的?”那位女士只是说村里有一个破破烂烂的祠堂,没什么好看的。本着职业的敏感,崔志民还是去了,当时祠堂荒废,村民在里面养牛,但让他眼前一亮的是,建筑构件原汁原味,祠堂上还有古旧的文字记载,写着嘉靖年重修,“五仙观也是嘉靖年,在广州地区,明代建筑凤毛麟角。”崔志民回去后想叫上其他专家一起来鉴定,然而当时从化钱岗村并不出名,且路途遥远,竟然没有人愿意来看一眼。直到后来开展古民居调查,从化当地邀请崔志民去视察古建筑,也根本没有提到这一祠堂,他才提出要看就去看广裕祠,并罗列了一些年代的数据,让当地文化部门重视起来。

随后,有关部门进行修葺,加上媒体报道,众多专家纷纷自动前来看宝。2003年12月1日经修复的从化市太平镇钱岗村广裕祠,获得了当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第一名“杰出项目奖”。这是中国首次获得该奖项的头名。崔志民说,如果不是当时偶然的发现,这一古建筑也许还名不见经传。谈文化交融 延续村落文化 祠堂改作博物馆 崔志民建议,祠堂修复之后,可以继续作为宗族活动的场所,延续本土风俗文化,也可以用作村落文化的博物馆,为后人留下更多历史的记忆。越秀区矿泉街道党工委书记张文胜认为,城中村缺少文化现象,但并不代表没有文化元素。祠堂正是体现村民德义、孝义等文化价值观的载体。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村民对于祠堂的崇敬仍然保存。张文胜还表示,准备开展一个“寻找祠堂过去的故事”的活动,发动村民把跟祠堂有关的老照片和老物品都拿出来展览。

“寻找祠堂过去的故事”不仅针对本地村民,同时也通过展览,让居住在当地的外地人了解广州本土文化,更好地融入本土文化。文、记者张顺美、曾卫康、姚卓文。

博物馆 文化 山西

上一篇: 科学家发现:美貌传女不传男

下一篇: 日本中小学图书馆强化读报教育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8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