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汇集江南古镇 共论“水乡智慧”


 发布时间:2021-02-23 04:46:36

以开封历史和文化为背景,采用朗诵、对白、演唱、舞蹈等艺术形式演绎。诗剧中既有黄河之神河伯,菊花之神黄花的对白,又有开封历史人物包公、苏东坡、李清照的穿越,声情并茂,受到观众的好评。据悉,这是全国首部城市抒情诗歌剧,是对诗歌朗诵、诗剧的新探索。京汴艺术家联袂以此献礼在开封举办的世界客属第27届恳亲大会和中国开封第32届菊花文化节。同时,现场还举办了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题词、著名诗人汪国真作序、设计师肖红设计封面、企业家王月飞出资再版的《开封颂》图书首发式。开封市宣传、文艺、诗歌界有关领导出席仪式。

(完)。

一本被遗忘在上海文庙的老相册“温暖”了申城。相册里的“民国女神”在社交媒体走红了半月之久,至今还让很多上海人津津乐道。个中缘由,早已不是一个“美”字能够解释尽的,而是因为相片背后那份属于老上海的特别记忆。有“魔都”之称的上海素来以“时尚”、“前卫”闻名遐迩,似乎绝大多数赞美都和“新”脱不了关系。但在“魔都”背后,其实还有着一份念旧,尤其对于上海人来说,这是怎么都割舍不下的情怀。家住虹口区的马智玮就是个念旧的上海人,家里存了不少老上海“旧货”:“这些是不同年份的上海市粮票。还有我母亲出嫁时定做的‘女儿箱’也还在。”刚过60岁生日的朱龙秀至今仍留着当年的三五牌台钟和“五斗橱”,“婆婆家里还有更多,老上海的缝纫机等陪嫁的嫁妆都放着。

” 这样的“念旧”在上海人中实在常见,光是从此前K11展出古董收音机时人头攒动的盛况里便可知一二。穿着上也是“念旧”的,尤其是上海女人对旗袍的爱不释手。只要说起旗袍店,上海女人张口就能报出一串地名:城隍庙,长乐路,茂名南路……至于“上海望族旗袍特展”、“浦东海派旗袍展”等等和旗袍有关的活动,也从来都不缺上海女人的追捧。这两天,某国际知名咖啡品牌新推出的会员卡上就有一个“藏”在石库门里的旗袍女子,令不少上海人一见钟情。正在陆家嘴就职的白领王静就是专程来购买会员卡的,“实在太喜欢了,我昨天才在朋友圈看到的消息,今天就来买了。其实就是为了收藏,很有老上海的味道。” 在上海人的印象里,还有那么几个约会“圣地”总是备受推崇——思南路,南京路,新天地,田子坊,……它们都有一个共通点:能够看到历史的相貌和上海特有的海派风情,像是老式的弄堂,还有石库门。

正在上海市第四中学担任语文老师的朱思蓉告诉记者,喜欢在这些地方喝下午茶,主要还是因为这里有着能够被称作城市记忆的历史文化,“心里多少会有些归属感带来的平和。在这里的感悟还可以带到课堂上融会贯通,也是种文化的传递。” 其实在上海的不少地方,出于道路拓宽、新城改建等原因,不得不抹去一些类似的旧址或老房子;但念旧的上海人总是能想到办法留下哪怕只是一点点历史的印记。徐汇区正大乐城北边的百年义门就是如此,四周现代化高楼林立、背后是热闹的商业广场,只有义门仍矗立其间,留下了对一段文化的怀念。在这座城市里,从来都不缺这类念旧的故事,从“白领穿越老上海跨年”、“海上年俗风情展”,到政府推动的一系列有关历史建筑的保护工作。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曾反复强调:要尽全力去保护我们这座城市的老建筑、挖掘城市文脉、留住城市记忆。

上海的“念旧”在弄堂里,在石库门里,在衣、食、住、行的生活里,在张爱玲、程乃珊等等文人墨客的诗书里;作为一座有历史感、有文化底蕴、充满念旧情怀的“时尚之都”,她让每一个上海人的心里存下了一份明媚而温暖的荣誉感。(完)。

近年来,不少城市屡屡被雾霾所笼罩,压得人们透不过气来。这让我蓦然记起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在《人类与大地母亲》一书中的最后一段话:“人类将会杀害大地母亲,抑或将使她得到拯救?如果滥用日益增长的技术力量,人类将置大地母亲于死地;如果克服了那导致自我毁灭的放肆的贪欲,人类则能够使她重返青春……”40多年前汤因比的这一“惊世之言”,今天听来仍振聋发聩,对我们启迪颇深,也引发我对史学之经世作用的思考。面对人与生存环境(即大地母亲)之间的矛盾,面对气候变化、环境污染、水土流失等人类生存环境恶化的现状,历史学家不能坐视不理,“躲进小楼成一统”,而是要有担当、有作为,自觉与社会同呼吸。这是当代历史学家的重要使命,是历史学家的角色意识与社会责任感使然。

马克思、恩格斯说:“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历史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划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但这两方面是不可分割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事实上,人与生存环境之关联深刻影响着人类发展史,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对人类史的研究最终或多或少都会反映自然史。了解人类生存环境的变化,应对类似雾霾这样的环境问题,历史研究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历史研究关注人类生存环境变化,除了当下颇受关注的生态环境史,其实还有其他许多领域。比如,可以开展城市和城市史研究。在这方面,西方史学界已得先机。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和英国就专门召开过城市史研究的学术会议。与此同时,“新马克思主义城市学”也随之而起,史家汇智,共商应对西方现代化进程中城市化所带来的种种挑战,成果颇多。

我国的城市和城市史研究虽然起步较晚,但起点较高。这个新开辟的领域在近年呈勃发之势,不仅有定期举行的城市史学术研讨会,还出版了诸如“城市史译丛”等展示中外学界关于城市史研究成果的译著。城市和城市史研究的成果,对于古城保护和新城开发,对于治理当下日益严重的“城市病”,都可起到以史为鉴、建言献策作用,更可为后世寻求那失落的乡愁助力添彩。在这方面,历史学家虽不是万能的,但也绝不能无所作为。专业史学工作者将大有用武之地,或可另开新天地、作出新贡献。历史学家在解决现实问题中有担当、有作为,除了搞好研究,还应大力传播历史知识。这也是历史学家义不容辞的责任。须知,历史与国民素质教育息息相关,一个遗忘或冷漠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

法国历史学家米什莱早就有“历史是民族的史诗”的名言。当下,我们要高度重视让克丽奥(历史女神)走向坊间、走进普通民众问题。史学之经世,中外皆然。历史学家运用历史知识,为历史运动的实践提供历史智慧和历史经验,让人们重温过去、面对现实、展望未来。“历史是人类最好的老师。”历史学家应把自己的学术成果以深入浅出的形式传播给公众,向人们普及历史知识。比如,为了促进人与生存环境的和谐,我们就应让公众更多了解历史上人与生态环境的关系,了解古今治理城市的历史经验等。从考古发掘的罗马庞贝古城,我们可以看到古人城市市政管理与公共空间建设规划的智慧。类似的历史智慧,不胜枚举。至此,上面的汤因比“惊世之言”应接续引完:“而人类的贪欲正在使伟大母亲的生命之果——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命造物付出代价。

何去何从,这就是今天人类所面临的斯芬克斯之谜。”能否解开今天人类所面临的斯芬克斯之谜,何去何从,还是要靠人类自己的决断和行动。这当中,历史学家应肩负起自己的社会责任,弘扬求真精神,与大地母亲同命运,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奉献。(作者为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水乡 城市 智慧

上一篇: 鼓浪屿申遗成功 传奇故事告诉你它为何能做到

下一篇: 台湾参访团海南保亭槟榔谷参加篝火晚会度“七夕”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