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西部Ⅱ·触底"开幕 呈现当代艺术家眼中的西部


 发布时间:2021-02-23 00:24:50

1.288亿元,中国内地今年首件过亿元拍品宣告诞生。北京保利秋拍“黄胄美术基金会推荐专场”于昨晚举行,黄胄遗作《欢腾的草原》以1.288亿元成交。这一价格不仅大幅刷新黄胄个人拍卖纪录,也使得这幅画作轻松荣膺今年全球中国书画拍卖桂冠。相比于风生水起的油画拍卖,中国书画板块今年的表现可谓极尽平淡。早在今年6月北京保利春拍,两件预期过亿元的拍品——傅抱石《云中君和大司命》和《明代丝绸之路大地图》,双双铩羽而归,前者撤拍,后者流标。何时能出现一件身价过亿元的中国书画拍品,罕见地成为今年业内一大热门话题。昨天的拍卖现场,《欢腾的草原》以1300万元起拍,第一位应价者叫出3000万元,第二位旋即给出5000万元,在历经35轮竞价后,作品最终以1.12亿元的价格落槌,加上佣金后,成交价高达1.288亿元。据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透露,《欢腾的草原》是民间收藏的最好一件黄胄作品,拍前就有超过60位买家有意购买,其中不乏被这件作品吸引入场的新买家。

据介绍,此件作品绘制于1981年,画幅尺寸为46平尺,再现了新疆柯尔克孜族人民举行传统体育项目“马上角力”的活动场面,画面描绘了七位女性人物、九条牧羊犬、七十多匹骏马。黄胄当时以《欢腾的草原》为题共创作了两件作品,一件现珍藏于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此次拍卖的这件曾作为国礼由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赠与美国实业家哈默博士。(记者 陈涛)。

据新华社北京电 “从全国数以亿计的新闻作品中评选出来的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如果有瑕疵,这绝对不可接受!”中国记协主席田聪明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斩钉截铁地说。前不久,中国记协对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评选工作进行了重大改革:增设审核环节。审核工作按照《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评选办法》,在提交定评委员会之前,对参评作品、参评者申报材料进行审核,提出意见,为定评委员会确定参评资格和有关事项提供参考。来自全国新闻单位、教研机构和中国记协的32位审核委员会委员,随之对全部参评作品和参评者进行了全方位审核。

据中国记协评奖办公室负责人介绍,“两奖”执行严格的审核标准,除了对参评作品的舆论导向、新闻价值、写作逻辑、结构等进行严格审核外,对作品中的错别字、标点符号错误、多字、落字等情况,也毫不含糊。以上错误出现两次以上(含两次)的,建议撤销评选资格。“两奖”审核委员会共审核656件参评作品,建议撤销评选资格的87件。此前,经评奖办公室审读,已退回明显不符合评选标准的作品69件。今年评奖工作改革有两个亮点:其一,为了防止出现漏报优秀作品和优秀新闻工作者的情况,评奖办公室可以直接受理自荐、他荐参评作品和参评者;其二,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等全国11家教研机构可以报送参评作品,审核委员们对此高度肯定。

上海有不少美术刊物是艺术家自己创办的,如《美术天地》、《水墨缘》、《中国抽象艺术》、《海派书画》等,有的是双月刊,有的是季刊;办刊方式有一人“挑头”、数人帮衬,也有几位同人合伙联办;有公开发行的,也有内部赠送的,即使是公开发行,也是送的多,卖的少。这些画家或画评人主办的刊物,成了上海介绍画家和画评的“主流”媒体。但由于读者面窄、专业性强,一些刊物在“生死”边缘挣扎。企业扶持为刊物“输血” 喜的是有一批热爱艺术的人,他们任劳任怨,有能力也愿意为艺术尽心尽力。《中国抽象艺术》主编许德民说:“我是真喜欢,把这作为事业来办。

”他说中国目前还没有一本抽象画专业刊物,自嘲《中国抽象艺术》“是独一无二”的。同时,这些刊物的大部分“带头人”往往同时拥有其他产业或有企业扶持,使办刊的资金得到保障。如《美术天地》,这是一本双月刊美术学术类杂志,开办7年共发行了37期。艺术总监陆春涛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刊物全年所需130万元,其中印刷费、纸张费、刊号费等共90万元,人工、设计等费用为40万元。因陆春涛本人也是一家平面广告公司的“老板”,故人工、设计等费用就可以免了,其余费用由数家企业组成的理事会“埋单”。

“以画换版面”自收自支 据记者了解,也有部分刊物是自收自支,“以画换版面”是他们的主要资金来源。这些以介绍画家风格和作品为主的刊物,根据画家提供的作品多少以及作品的价值来决定版面的大小。一位刊物主编无奈地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刊物没有‘父母’补贴,但要活命,只得羊毛出在羊身上。”对此,画家也乐意。美术杂志利薄且亏本,一般出版社都不愿办,但画家们需要有平台发表作品,向公众推介自己的绘画风格,他们把“贡献”的绘画作品权当是出广告费。这些刊物的选稿标准势必与画家“送”作品的多少挂上钩,品位和质量都存在着一定的欠缺。

潜规则遭遇竞争危机 然而,这个实施了多年的潜规则,开始不灵光了,“收不到画”成了这些办刊人最头痛的事。由于近年来画价不断上涨,不少知名画家不愿再用画抵版面;其次,作品宣传的途径也开始多元化,不少主流媒体也增设了美术专版,无需花钱交作品也能得到宣传;画廊、拍卖会也会对作品进行一定的宣传。“新冒出来,上品的画家太少了。”这是办刊者的又一为难处。一位主编感叹:“刊物办到今天,成名的艺术家差不多已经轮过一遍,而年轻、有影响,值得宣传的实在太少了。” 尽管刊物还在按期按时出版,但未来前景难以预料,他们希冀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各方共同助一臂之力。

记者 顾咪咪。

作品 触底 艺术家

上一篇: “大师”王林否认被调查 称正在台湾考察

下一篇: “欢乐潇湘”湖南群众文艺汇演优秀节目长沙展演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