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节在中国仍属"小众" 学者:未真正进入人们生活


 发布时间:2021-04-11 05:34:19

我会考虑添加孔子、中国宫廷等中国元素。”8日,法国插画师克利斯提昂·艾利施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当日,克利斯提昂·艾利施在山东省图书馆举行见面会活动,分享他的独特创作经历。2006年克里斯蒂安·艾利施的作品《不一样的小鸡卡梅拉》进入中国,到2011年销售量突破500万册,中国成了“法国小鸡”全球销量最高的国家之一。“法国小鸡在中国如此受欢迎,我感到难以置信。”克利斯提昂·艾利施说,《不一样的小鸡卡梅拉》故事主要发生在14至17世纪的法国农村,是以法国乡村文化为背景,而且中法之间对于幽默的表达和认识有很大的不同。克利斯提昂·艾利施介绍说,他的作品中普适性的典故比较多,他在每一部作品中都会设定一些他认为欧洲孩子接受,而且中国孩子也能接受的趣味典故,比如像引入一些像哥伦布这样比较有名的,孩子们所熟知的人物。“很多孩子和家长也希望我能够为中国儿童量身制作一份插画集,但我还在犹豫中。

”克利斯提昂·艾利施介绍说,他需要对中国文化进一步了解。克利斯提昂·艾利施表示,为插画附加太多的教育意义没有必要。“我们并没有要在书中刻意表现什么哲理和思想,只是想能带给孩子们一些快乐,让孩子们能发笑。”在克利斯提昂·艾利施看来,成人世界被各种规则所束缚,现实而晦涩,相较之下孩子的天真烂漫显得弥足珍贵。他希望通过孩子的视角来展现不一样的世界,少一些桎梏,多一点梦幻。“从事插画工作,绘画技术很简单,重要的是插画师是否能够从平凡小事中得到灵感。”克利斯提昂·艾利施希望插画艺术家都为推动文化艺术的发展及提高民众审美品位尽一份力。(完)。

该系列最大亮点是在展现成语本意的基础上,对故事进行了延展,增加了对故事思考的深度。“叶公好龙”是一个耳熟能详的成语故事,编剧孙梦竹和导演杨成在完整呈现这个故事的同时,尝试让小朋友们去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喜欢。编剧孙梦竹表示,她小时候会因为毛笔字好看而喜欢它,但当她真正学习时,发现要面对的是无尽的练习,那句“喜欢”就不那么容易说出口了。而现在的孩子们也会面对这样的问题,“若只愿接受它们美好的一面,排斥它们不那么尽如人意的一面,又怎么能谈得上是真正的‘喜欢’呢?”孙梦竹希望能通过这个故事让孩子与家长共同思考喜欢的真正意义。

“东施效颦”的编剧傅玲和导演何吉光则在人物行为的原因上进行了延展,引领小朋友们去思考什么是真正的“美”。创作过程中,他们试图去挖掘人物动机,从而展现人性。“人身上的‘内在美’和‘外在美’都很美,但有时候大家会只注重‘外在美’而忽视了‘内在美’,甚至有时候自己也会因为他人的评价而忽视自己身上的‘内在美’。我希望自己的戏能帮助小朋友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除了告诉他们不应该做什么,更应该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导演如是说。“自相矛盾”是一个本身就充满故事性的成语,编剧杨雯默进行了九稿的修改。在导演刘奇看来,作为儿童戏剧工作者,不仅要将故事的原意呈现在舞台上,更应该对故事有所引申,让故事更加丰满有趣,不仅让小朋友了解成语,还能让他们记住并在生活中应用。

12日的媒体见面会现场,《成语魔方》剧组展示了剧中精彩的片段。无论是“叶公好龙”里三个性格迥异的县令,还是“东施效颦”里令人捧腹的西施和东施之对比,抑或“自相矛盾”里演员大跳rap和popping,现场气氛不仅热烈诙谐,而且常常能引起小朋友的共鸣。此次三个成语故事既在整体上保持了风格的统一,又各自有不同的特色。舞美设计王冰说:“‘叶公好龙’的画面层次更丰富,同时设置了机关龙偶,让演员可以在台上‘舞’起来;‘东施效颦’注重意境,运用小桥、荷塘等元素体现江南的如诗如画;‘自相矛盾’则侧重演员与景的互动,屏风不再是单纯的二维平面,而是会在演出过程中逐渐变成立体结构,配合表演。

” 同时,三个故事都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因而在形体和服装的设计上,既保留了古人传统服饰和姿态的样貌,又加入了符合当代审美的元素。中国儿艺院长尹晓东表示,《成语魔方》系列作品提供了一个不断挖掘传统文化、不断探索创新转化的平台,中国儿艺始终怀着敬畏之心打造《成语魔方》系列,力图做到传播中国当代价值观念,传播优秀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的审美追求,通过“小而精”“精而巧”的艺术风格,让孩子在童趣中体味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魅力。(完)。

愚人节 中国 胡野秋

上一篇: 郭敬明否认身家几十亿 向媒体撒娇“求爱护”

下一篇: 2013年度傅雷翻译出版奖揭晓 首次设立新人奖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