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人首次买到10公斤金币 每枚值近千万元(图)


 发布时间:2021-04-23 00:37:11

宜宾市南溪区南溪镇龙台村发现一座千年宋墓,出土30余件极具研究价值的陶器。古墓清理后,一件陶制蒸煮器遗失墓内,被工程车驾驶员捡到。昨日上午,南溪警方和南溪文管所将该文物成功追回。5月20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前往南溪县南溪镇龙台村宋墓发掘现场时,一名工程车驾驶员误将记者当成文物贩子,并偷偷向记者兜售其从古墓中拾到的文物。该驾驶员告诉记者,宋墓发现的当天,公安民警和文管所将墓内大量文物带走,后来他进入墓室内,找到一件遗失的陶器。记者明确“购买”文物意向后,该驾驶员从工程车驾驶室内拿出一个茶杯大小的圆形陶器,记者借机和男子讨价还价,拍下了文物照片和车牌。昨日上午,南溪文管所会同南溪警方根据记者提供的信息,将该文物成功追回。据南溪区文管所所长颜灵介绍,被追缴的文物为陶制“蒸煮器”,反映了宋代南溪居民的生活状况,具有一定的历史研究价值。成都商报实习记者 罗敏。

近日,泉州市文物工作者在叶飞将军的故里——南安市金淘镇占石村发现了红军洞、红二军游击队医院、占石农会等革命遗址。记者昨日进行现场探访。占石村地处南安、安溪、永春交界处,海拔有400多米,是开国上将叶飞的故乡。红军洞位于占坪自然村,离占石村委会有几公里路程,开车沿着崎岖的山道走到尽头,还要步行一段时间才能到达。在一座小庙后面,几块巨石下,上面铺满了郁郁葱葱的藤蔓植物,洞口长满了一人高的灌木及蒿草,隐蔽异常。记者一行踩着厚厚的杂草,进入红军洞探访,里面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洞口只有0.3米左右高,而进入洞里,则有1米多高,人可以勉强站立起来。借着烛光,带路的村民叶云林已50多岁,他告诉记者,自己的父亲也是地下党员,他小时候经常到洞里玩。

叶飞早期参加革命时常在这里活动。当地有关红军洞和红军医院的革命故事很多,数不胜数。“以前洞有一人多高。”占石村原村主任叶潮生告诉记者,洞口就是田,人们在田里劳作时挖到小石头就往洞里扔,“天长日久,洞子就被填得差不多了。” 据介绍,在离红军洞约500米的山对面,那里有红军训练场旧址。另外,在周边还有红二军游击队赤卫队队部,巾帼英雄叶老洗故居,红军埔,占石农民夜校,安、南、永、德中心县委金淘区委会等一大批革命遗址。这些革命遗址的发现,已经引起南安当地政府的重视,省老区建设促进会也已将它们登记在“福建老区革命标志物”。“这是爱国主义教育很好的教材。”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泉州小组成员刘志成告诉记者,“这里有叶飞将军的故居,加上这些革命遗址,完全可以开通一条红色旅游线路。

” (泉州晚报 罗剑生)。

百家讲坛著名主讲人昨来宁签售 钱文忠:把《三字经》开发成网游 这个栏目经历大起大落之后,今年开始逐渐“收复失地”,这次的收复与上海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关系很大。春节七天,他连续在百家讲坛上开讲国学经典《三字经》。曾经一手打造《于丹<庄子>心得》200万册销量的民主法制出版社,将“宝”押给了钱文忠。据悉《钱文忠解读<三字经>》开机首印就是100万册。昨天,钱文忠来到南京新华书店签售,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位学者对任何事物都有一番极深的见解,无论什么话题他都能口若悬河说上一大段。从他的“解读《三字经》”开始,钱文忠总结出了中国的教育问题、中国学者的态度问题、现在国学热的虚热现象……滔滔不绝让记者们几乎插不上话。毫不避讳浑身名牌 早听说钱文忠很“不一般”,浑身上下都是世界名牌。一见面果然名不虚传。钱文忠也丝毫不避讳。他注意到记者在看他的手表、西装,干脆主动指给记者看了看自己西装内侧口袋上方用红线绣的名字,然后,他又脱下外套展示衬衫袖口上深蓝色线绣的“钱文忠”三字。显然这些衣服都是特别订做的。记者问他为什么要在衣服上绣名字,钱文忠很是幽默:“我怕弄丢啊!”记者笑到:“人家捡到也不一定还你啊?”钱文忠坐在沙发上仰头大笑:“我是怕把我自己弄丢啊。

再说了,我要是连衬衫都弄丢,那问题就大了。”钱文忠觉得自己对“好东西”的喜爱没啥好避讳的,“以前很多大学教授都很邋遢,有的人甚至几个月都不洗澡,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大学教授应该要注意一点自己的形象,不能太邋遢了。” 教育不能搞外语崇拜 一谈到《三字经》,钱文忠立即联想到了现在的教育制度。“现在什么都要讲究英语,这简直是外语崇拜。你说比如一个人他是学习研究甲骨文的,他要那么好的英语干吗。”对于现行的研究生考试制度,钱文忠也给予了猛烈地抨击。他还想起了自己老友陈丹青从清华大学辞职的事,“陈丹青想要的学生英语过不了关,他最后就从清华大学辞职了,这点我很钦佩。很多好画家连普通话都说不好,你让他考好英语,是不是有点荒唐了?” 现在很多专家提倡的“素质教育”、“减轻学生负担”。钱文忠一说这个立即显得气不打一处来,“如果孩子们听他们的而考不上大学,他们会站出来负责吗?最后上大学还不是要看分数吗?我觉得应试能力原本就是素质的一部分,考试都考不好,还谈什么素质。没有大学这样的平台,谁知道这孩子到底有啥素质?” 告诫学者多干实事 现在,很多人爱看国学的电视节目、爱看国学方面的书,易中天、于丹、钱文忠都拥有自己的铁杆粉丝,似乎“国学氛围”一片繁荣。

但是钱文忠自己不这么看。在他看来,尽管国学热在升温,但仍浮着,“在半空中发虚热”,“仔细想一想,在我们的历史中,有几代人完全与传统文化隔离了,这给国学的复兴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不要以为百家讲坛讲几堂课就可以重温国学,一本书发多少万册就是恢复国学。我觉得这事不是一两代人的问题,而是数百年的渐进过程。对此,我一点都不乐观,我不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可以做到,我也不觉得我的儿子辈可以看到。” 因此,钱文忠好几次告诫自己的同行“要放低身段,多做一些基础性、普及性的工作。”他说:“现在有一些学者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太高。他们爱出版一些艰深难懂的书,只印刷一千本,其中自己就买了800本。他们是很厉害。但是,社会需要大家出来做普及工作。” 采访现场,一位钱文忠的小“粉丝”木子也赶来旁听,钱文忠对他的关怀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一有空就给孩子解答问题。钱文忠觉得,自己的几句话可能会改变孩子的一生,所以他格外认真,“我当年读高中的时候,曾经给季羡林写过一封信,压根没有想过会收到回信,但是季先生还是回信了,这改变了我的一生,后来我才报考了梵文专业。如果没有那封信,我都不知道我现在能做什么。

” 想把《三字经》变成游戏 钱文忠构想了一些推广国学的方法,他想把《三字经》打造成一个网络游戏。“现在的孩子很喜欢打游戏,你叫他们别玩了去看书,他们肯定不高兴。所以我就想,为什么不把我们的国学知识做到游戏中去。”钱文忠想到的“游戏《三字经》”听起来很有意思:“《三字经》里面有知识点可以让孩子吸收,让他们考试。比如,他们学到一定程度就能中个秀才,然后再学习中举人、进士,甚至最后高中状元。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中途退出考试,自己开班授课,或者去当县令,帮助治理国家,这样都很好,关键是,我能把知识点放在里面,让孩子一点一点吸收。” 快报记者 沈梅 摄影 泱波。

金币 金银币 记者

上一篇: 金庸曾六归故里浙江海宁:总想老了再回到这个地方

下一篇: 评论:诗歌艺术只有在群众中才能焕发生机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68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