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维明:和谐与融会贯通是中国文化重要特色


 发布时间:2021-04-23 01:09:02

全球71个海内外宫庙、12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在天津天后宫朝圣,参加传统祭拜大典。天津天后宫是中国现存最为古老的妈祖庙之一,是“津门故里”。此次天津妈祖节,全球宫庙万众朝圣,也进一步突显天津天后宫作为皇家敕建庙宇、世界三大妈祖庙不可替代的引领地位。以天津天后宫为首的天津妈祖信仰,富有极强的文化包容力及生命力。天后宫祭祀大典活动不断地挖掘传统民俗内涵,已形成固定经典的祭拜形式。当日,天津古文化街民俗文化博览园也在妈祖文化广场举行开园仪式,在园内一尊高达9.6米高的妈祖圣像前,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华妈祖文化交流协会会长张克辉宣布妈祖文化旅游节开幕。开幕式后,举行了盛大的妈祖出巡皇会踩街活动。本届妈祖节皇会踩街,本着恢复老皇会文化形式,注入新的文化内涵,社会各年龄层次共同参与,传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如鹤龄会为天后宫最具代表的文化老会,有逼真的孔雀开屏和仙鹤造型等;鲜花会与哨角队是与小学合作,让小学生参与传统表演等。

据悉,第七届中国·天津妈祖文化旅游节活动一直延续到27日,期间,还将举办两岸四地书法绘画摄影展、妈祖文化专题研讨会、经贸招商、文化考察等活动,天津民俗文化博览园也首次引入广场嘉年华会,以推动两岸文化交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凝聚两岸同胞感情、促进两岸交流与合作。(完)。

国学小知识 中国古典典籍一般用“经、史、子、集”来分类,虽然“五四”以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用了现代的方式为古籍分类,但“经、史、子、集”始终还是最常用的分类方法。所谓经,是指儒家经典,具体而言是儒家的“十三经”极其注疏。在封建社会,儒家享有最高文化地位,以儒家为“经”,理所当然。所谓史,就是指史书类著作,包括官方的二十四史、通鉴、纪年史等,总计十三类,包括地理、谱系、起居注、时令、目录等,内容是很丰富的。所谓子,是指诸子百家及佛家、道家的书籍,这当中也包括儒家的作品。所谓集,是指个人文集等,文学作品一般是包括在这里头,主要分楚辞、别集、总集、诗文评、词曲五类。唐朝魏征主持编纂的《隋书·经籍志》,是我国现存最古的第二部史志目录。这部书就按照经、史、子、集、道、佛六家来编纂书目,“经、史、子、集”的架构初步形成,以后的人就按照这个框架形成“经、史、子、集”四分法。到清朝修《四库全书》时,人们则完全按照这个标准进行。不过,清朝还是处心积虑地烧毁了明朝大部分材料。

艾恺,美国学者,汉学家,在梁漱溟研究上堪称第一人。著有《最后的儒家:梁漱溟与中国现代化的两难》、《这个世界会好吗?》、《吾曹不出如苍生何》、《洋话中华文明史》等。问:你曾在1980年和1984年两次访问梁漱溟先生,第一次访谈内容以《这个世界会好吗?》出版,第二次访谈内容以《吾曹不出如苍生何》出版。两次访谈有何不同? 艾恺:我于1980年访问梁先生之后,一直和他保持联系。我心里一直认为首次的访谈资料为珍贵的历史文件,越想越觉得梁先生是位独特的历史人物———他的生命贯穿了20世纪前80年中国的每一个重要历史事件,他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独特且惊人的见证者。在第一次访谈中,我的问题被梁先生的答案所引导,他有意提供自己对儒家和道家思想的观点。在第二组访谈中,我的问题完全集中于梁先生漫长且曲折的一生中所认识并交往的历史人物,希望保存他能记住的东西。问:你写的梁漱溟先生的传记为什么定名为《最后的儒家》? 艾恺:我把传记起名为《最后的儒家》,不是因为他的思想,而主要是根据他的为人。

儒家的观念是,一个人对社会是有责任的。梁先生一向崇奉明代泰州学派的思想主张,也算是王艮的传人,非常重视实践。他表里合一,不随波逐流,保持了知识分子的气节。从一个历史研究者的角度看来,我认为就算再过100年,梁先生仍会在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与许多20世纪的儒家信徒相比,他更接近传统儒者的形象———确实地在生活中实践思想,而非仅在学院中高谈阔论。梁先生以自己的生命去体现对儒家和中国文化的理想,就这点而言,他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问:陈丹青曾用“民国范儿”形容那个时代的坦然率真和色彩斑斓,你觉得梁先生和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身上是否有某种共同的特质? 艾恺:那时我相当不解,一个人如何可以既是佛家,又是儒家?既认同马列思想,又赞许基督教?后来终于想通了,这种能融多种思想于一体、集各种矛盾于一身的特点,正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特质。春秋战国时,百家争鸣,各家学者虽有许多辩论,但并不将自己限定为特定的一家。

比方说现在我们讨论孟子与荀子,认为他们虽然一言性善,一言性恶,但都是儒家。然而在当时,即便是孔子也未必认为自己是儒家。我们今日习以为常的学术分类,其实是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中为诸子百家分门别派而发明出来的体系。先秦诸子虽然路线不同,但他们都共享一个宇宙观,认为宇宙是一体而有机的,天地间的每个成分跟其他的成分相互关联,所以在这样的宇宙观里,没有绝对的矛盾,只有相对的矛盾。只需留心便会发现,其实大部分的中国知识分子都是融合各类思想于一身。晚清的知识分子,如梁启超、章太炎,固然在政治立场与今古文经学上分踞两极,但同样都将佛家、西方思想及儒家融入他们个人的学思中。(艾恺)。

儒家 文化 杜维明

上一篇: 评书大家连丽如推收山之作《儒商同仁堂》

下一篇: 《天堂在上,美国在这儿》:回顾美国发展的历史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5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