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篆刻》出版 梳理岭南印学发展脉络(图)


 发布时间:2021-04-12 02:06:06

该校退休语文老师朱健民退休后不愿赋闲,其结合自己的篆刻特长,用一年时间编写了校本课程指导用书——《篆刻》,并主动请缨回到课堂进行教学。现在,朱老师每周都要为东亭中学初一、初二年级的学生们上4堂篆刻课。据了解,篆刻是中国独特的传统艺术,不仅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也有较大的实用功能。中国的篆刻艺术史可以上溯到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出于继承和弘扬民族传统文化,提升学生的人文素养的考虑,无锡市东亭中学于2005年为朱健民特辟“名师工作室”,首批20多名学生自愿报名成了他的“徒弟”。

2008年11月,学校被评定为“无锡市艺术教育特色学校”,篆刻课程由此成为该校特色教育项目。“我是教语文出身,平时学校里其他科目的教学都有现成的教材,但篆刻这门课,开始仅仅是我口述相传,于是我提议,要编写一本这样的教材,方便有爱好的学生学习。”今年65岁的朱健民介绍,自己编写的《篆刻》一书最大的特点是要求学生在第一学期专心写字,只有把字写好了,才能在篆刻这门课程上学到“真本领”。记者了解到,自2005年5月10日东亭中学开设篆刻课程以来,该校已有20多位学生的篆刻作品在第六届“星星河”全日少儿美术书法大赛、《紫荆花》杯中华青少年书画竞赛中获奖,14位学生的篆刻作品发表于《江苏美术教育》杂志。

东亭中学一位副校长直言,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朱老师的奉献。“在外人看来,篆刻也许是‘不务正业’,很多家长一开始也反对自己的孩子参加篆刻学习,但我们统计下来发现,参加篆刻学习的学生大多品学兼优,有不少孩子中考都取得了较好成绩。”该副校长称,去年该校一名考取天一中学的学生暑假期间还特地跑到学校来,说要感谢朱老师培养了他篆刻的特长,让其在新的学习环境中更有自信。如今,行走在东亭中学校园里,篆刻艺术走廊文化墙的布置清晰展现了金石文化的历史脉络和篆刻大家的风采,在朱老师平时教学的教室长廊进口处,有“振兴篆刻艺术,弘扬民族文化”的醒目标识,教室里,历年来学生创作的篆刻作品更是成了一道“风景线”。

“我退休后,一天中上午的时间是做家务、陪孙女,到了下午,我就创作,这两年来也刻了有几千方的印章,刻刀、石头等耗材也用了很多。”谈及退休后的生活,朱健民表示自己还是喜欢去学校教孩子们篆刻,其退休近10年时间里,只要是去学校上课,其都风雨无阻赶到学校。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宁可我等学生,也不能让学生等我,毕竟这不是主课,怕耽误了孩子们的时间。” “虽然我们学校现在篆刻搞的有声有色,但今后会怎么样,大家都不敢想,这门课能开多久,也是未知数。”上文提及的副校长坦言,开展篆刻教学很关键的是要有教学力量,朱健民是个退休老师,其来学校教学相当于“义务”,一节课也就给几十元,但今后如果其上了岁数难以开展教学的话,学校想要再聘请其他篆刻专业人才的话,需要付出的就很多。

据悉,无锡市东亭中学目前是全国中小学中获得篆刻类奖励最多的学校,该校的篆刻特色还吸引了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国家的中小学生相继前来造访,一同切磋篆刻技艺。(完)。

十多万珠三角地区的市民参加了这一岭南民俗狂欢节日。佛山市禅城区区长黄喜忠表示,禅城区依托深厚的岭南历史文化底蕴,不断挖掘其历史价值和现代元素,这必将唤起广大市民传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激发创造新生活的热情,丰富“传奇古镇、创意禅城”的历史内涵。记者在现场看到,1506名身穿民族服装的“泡女郎”在1506朵鲜艳盛开的桃花下打糍粑,更令人惊叹的是上万人一起炸出1506只岭南特产大煎堆分发给市民享用。据了解,首届中国(禅城)岭南民俗文化节由佛山市禅城区政府主办,从2月6日(农历腊月二十三)至2月28日(正月十五元宵节),其中将连续举办“年二八,洗邋遢”大型行为艺术活动,国际创意美食节、迎春倒计时,佛山功夫名人电影周、粤剧传万家欣赏会、万民学习拜孔子、第八届粤桂港澳台狮王争霸赛、百万市民行同济等系列岭南民俗活动。

广东省贸促会会长、广东省参与世博会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文杰对记者说,上月举行的上海世博会佛山案例推广周轰动了上海,上海世博局特别赠送佛山一个3.5米高的大型海宝,这是第一个落地广东省的大型海宝,这将为首届民俗欢乐节增添新的亮点。当天的开幕式上,举行了上海世博会吉祥物巨型海宝落户南风古灶的仪式,高达3.5米的吉祥海宝与高达35米的巨型中国功夫雕塑交相呼应,吸引了众多市民和儿童。(完)。

“不负东风——陈永锵的艺术天地”将在广州二沙岛岭南会展览馆展出。这是由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主办的“广东文化人物系列展览”第八个大展。作为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广东省中国画学会会长,陈永锵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国画家中一位代表性艺术大家。他秉承“岭南画派”的艺术精神,立足现实,讴歌时代,敢于探索,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陈永锵曾举办过多个专题性个展,而这次在岭南会的展览,近百件作品较为全面地展示了陈永锵画作不同时期的风貌,让观众清晰地看到一位岭南艺术名家是如何像他笔下的木棉花一样,不负东风,傲然绽放。画作充满乡土之爱 “锵哥”率性自然 评论家谭天曾说:“广东当今中国画坛有两位才子,一是林墉,一是永锵,都写得一手好文章。如果要区别他们的文气,林墉儒雅,永锵威武。林墉画风霸悍,仍不离恣丽。永锵画风厚重,却离不开张扬。” 陈永锵的厚重与张扬,或许得益于他年轻时经历过不同寻常的砥砺。

1948年,陈永锵出生于广州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电气工程师,母亲是一位律师之女。从孩提时代开始,陈永锵就痴迷画画,先后得到了岭南文化艺术名家梁占峰、黎葛民、陈芦荻、朱庸斋的画学和诗学启蒙,获得了系统而扎实的训练。1968年,由于特殊原因,陈永锵全家从广州迁回原籍南海县西樵公社路边陈村务农。虽然生活艰苦,但这里的稼穑树木、闲花野草,以丰沛的活力与蓬勃的生机激发着陈永锵的艺术感受力。他在桑陌带霜的绿意中,体验到穿透心脾的甘凉之泉在奔流;在风雨和游鱼的啜喋声中,倾听到如天籁般的呼唤……渐渐地,一种深挚动人的“乡土之爱”“亲子之情”充盈了他的画面,让他的作品取材布局独具慧眼,意境清新和谐,显示出迥异前人的创新精神。1973年,陈永锵创作出了《鱼跃图》,以“西樵公社社员”的农民画家身份参加了全国美展。当时,这件作品不仅获得优秀作品奖,还被荣宝斋做成了水印木刻版,印刷成挂历,全国发行。

后来,这件作品被广东美术馆收藏。本次展览,可以说是这件作品原件第一次对外公开展示。1978年,陈永锵考取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受到导师关山月、黎雄才、杨之光、陈金章等大家的直接教诲与艺术熏陶,进步神速。他浓墨重彩倾力描绘的始终都是岭南大地上的“芸芸众生”——杂树繁花、瓜果鱼畜、镰锄犁耙。他将树木花鸟当作人物来描绘,孜孜以求其个性与尊严的塑造,形成了独树一帜的“大花鸟”风格。尤其是对木棉的人格化描绘,常常让观众为之一振。除了绘画、书法、篆刻,陈永锵还出版发表了诸多散文、诗歌,其古典诗词造诣在同辈画家中堪称出类拔萃。因此,他画作上的题跋,往往诗意暗涌又幽默风趣,谈吐之间更是率性天真。无论市井坊间男女老幼或美术界同行,都喜欢称他为“锵哥”,听起来亲切而自然。捐建“山花小学” 推动岭南文化传承 陈永锵是一位具有文化担当的艺术家,对公益事业倾注了很高的热情。2005年,陈永锵随国家画院组织的采风团到云南保山地区写生,在当地感受到了淳朴的民风,又看到办学条件比较差,便表示要捐资建校。

他对同行的画家们说:“很抱歉,各位这次就不要争了,让我出一次风头,一个人来捐建这所小学。” 那时候,他的经济条件还没那么宽裕,但仍然拿出了30万元。学校建成后,当地政府提出将其命名为“陈永锵希望小学”,但陈永锵认为这并不是他的初衷,热爱诗词的他想起了“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诗句,山区的自然环境也很贴合这一诗意,因此,他提议学校就叫“山花小学”。去年暑假,陈永锵的次子陈志彦到云南去,还专程开车到父亲捐建的学校,看到校门口立着纪念碑,“中岭岗山花小学”几个大字仍熠熠生辉。中国传统艺术有琴棋书画四艺之谓。明代广东大儒陈白沙先生,对推动岭南古琴文化的发展,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一直有文化传承自觉的陈永锵对先贤陈白沙非常敬重。虽然人物画不是他的主攻方向,但从他去年所作的陈白沙画像上,可以感受到他对陈白沙先生的理解深度以及发自内心的崇敬之情。因此,在认识古琴界的朋友后,陈永锵大力支持儿子陈志彦创建稼轩琴坊,重振四艺之首的古琴制作。

经过9年的努力,稼轩琴坊已列入广州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近年来,陈永锵还将自己的画作“零版税”提供给广绣作者,以促广绣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下去。27岁时,陈永锵就填过一首《清平乐·咏西樵山花》,当中有“乐向摩崖开盛,殷勤不负东风”二句。可以说,这是他人生态度的生动q。2003年,陈永锵的作品《俯首大地报天恩》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可以说,这是中国美术界对他的真切认知。陈永锵,广东南海西樵人,1948年生于广州,198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现为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广东省中国画学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创作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岭南画派纪念馆名誉馆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岭南 篆刻 印学

上一篇: 专家:新版百元钞防伪线位置有不同 无收藏价值

下一篇: 中英合拍大型历史纪录片《孔子》 完整版或2016年面世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