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风吹进网络剧 “林妹妹”从厨房奔贾府


 发布时间:2021-04-12 02:51:03

藏博会)项目集中签约暨闭幕式27日晚在拉萨举行,33个经济合作项目签约,总投资387亿元(人民币,下同)。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副书记、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邓小刚在闭幕式上介绍,展会期间,西藏自治区与尼泊尔达成了整合资源、推动旅游文化产业发展的共识,与青海省签订了旅游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针对经贸洽谈,邓小刚表示,本届展会通过多种渠道、采取多种方式,积极开展招商引资,有力推动了经贸洽谈合作,共签约经济合作项目33个,总投资387亿元。

西藏山泉饮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祝万华是项目集中签约代表之一,他说,由于此前缺乏招商引资渠道,该公司扩大生产规模、研发新产品的计划一直未能实现,“而本次展会不仅为我们搭起了招商引资的平台,政府还在税收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我们很顺利便获得了3亿元的投资。” 首届“藏博会”由中国文化部、国家旅游局、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主题为“人间圣地,天上西藏”,于25日晚开幕,是西藏自治区首次举办大型国际性旅游文化博览会。展会期间,还举办了中国西藏旅游文化论坛、展览展示、经贸洽谈等活动,共接待160多名嘉宾和100多位企业家。

中外政要、学者专家在论坛上为西藏旅游、文化发展积极建言献策。邓小刚表示,本次展会让西藏进一步扩大了对外开放,深化了经贸合作,增强了跨越式发展的信心,展示了新西藏新形象,增进了交流交往交融。(完)。

包容“山寨文化”有利文化多元 但山寨产品、山寨现象泛滥负面影响大,委员提出:加强保护知识产权迫在眉睫! 观点PK “山寨”,被网民们评为2008年的第一流行语。山寨手机、山寨电脑、山寨明星、山寨春晚……非主流的山寨产品、“山寨文化”以令人膛目的速度和力度冲刷着这个年代,冲进了社会主流人群的视野。广东省两会上,“山寨”一词,同样引起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关注。昨天下午,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广东省委副主委、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局长陶凯元,广东省人大代表罗韬都谈到了“山寨”。□本报记者 李晓莉 王晓云 “便宜又强大”PK“影响科技、社会进步” 山寨产品:眼前薄利危害长远福祉 “当前被热议的‘山寨’,还没有统一、权威的界定。就特定语境而言,常见的有三层意思:一是指有仿冒或伪造他人商品的生产厂家;二是指盗版、克隆、仿制;三是指那些生产供应零配件的非正规作坊,或者生产成本低、质量不稳定产品的厂家。从法律角度而言,‘山寨’并非法律概念,并无明确定义,其含义大概与‘原创’相对。

从性质上说,其贬义成分比褒义成分要多一些。”陶凯元开门见山。相对于一些国际知名品牌,不少“山寨产品”靠廉价占有消费市场,陶凯元指出:“从表面上看,山寨产品的确售价便宜,消费者能从中获益,但从长期看,则不利于社会进步,最终损害人民福祉。” 陶凯元认为,知识产权制度的本质特征在于,以法律形式赋予权利人在特定时间、特定地域、特定范围内独占实施技术方案的权利,作为得到这种权利的对价,权利人须向社会公开技术方案。如果缺乏这种机制或机制不健全,从事智慧和研发活动的人,付出了智慧劳动和成本,却不能以法律权利形式得到回报,或这种权利容易以“山寨”形式被侵犯,有谁愿意从事研发活动?又有什么新技术方案向社会公开?科技进步、社会进步受到制约,消费者难以从科技进步、社会进步中获益,最终减少消费者福利。“厂家不会找到”PK“侵权投诉越来越多” 山寨现象:对广交会产生负面影响 “山寨猛于虎”。就在山寨产品一波一波地攻击市场的时候,负面现象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产生。陶凯元坦言:“如果从山寨的贬义含义上说,山寨现象的确是出现了,在展会领域里表现为知识产权侵权问题。

” 以最近的第104届广交会为例,知识产权投诉案案件总量上升。广交会三期共受理涉嫌侵权投诉645宗,比上届增加129起,增幅达25.2%;被投诉企业911家,比上届增加255家,增幅达39.1%;认定涉嫌侵权企业495家,比上届增加42家,增幅为9.4 %。“数据表示,侵权主要集中在技术含量较高的家电、电子及信息产品;而且出口展区投诉案件较多,进口展区投诉案件相对较少;涉外投诉案件增幅较大。”陶凯元一针见血指出,“在当前情势下,广东省进一步加强展会知识产权保护十分必要。” 陶凯元透露,在这次政协会议中,民进广东省委递交了一份《进一步完善广东展会知识产权保护立法的若干建议》的提案,建议由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就广东省展会知识产权保护立法进行立项,指定省知识产权局牵头,组织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版权局等相关部门以及省内各大展会主办方,邀请知识产权专家学者,成立省展会知识产权保护立法起草小组,针对广东省会展业知识产权保护存在的问题与不足,2009年起草完成《广东省展会知识产权保护指导条例(草案)》,2010年提交省人大审议通过。

“太粗野”PK“负模仿也是一种创造” 山寨文化:平民化参与应更多包容 比起山寨产品,山寨文化似乎更能得到社会的包容。“山寨文化其实是一种‘在野’形态,是主流文化之外的非主流,”广东省人大代表罗韬指出,“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形成文化的多元是有好处的。” 山寨明星,山寨春晚……似乎都是一种平民化参与,罗韬坦言,这不仅仅是创作者的“山寨”,也是普罗大众的“山寨”。“客观来说,‘山寨’的文化含量是不够的,但是换个角度来看,文化发展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提高、充满着生、死、住、灭的过程。”罗韬点评道:“山寨文化中有‘正模仿’,更有趣的是对主流文化的‘负模仿’,而这个‘负模仿’,也许是消解,也许是一种创造。” 罗韬表示,对于山寨文化,虽然含有恶俗部分,但是在这个文化自由的年代,他更愿意采取包容的态度,包容山寨文化。“最值得警惕的不是文化的恶俗,而是文化的专横”。

山寨 文化 网络

上一篇: 苏童谈作家与现实的关系:离地三公尺的飞翔

下一篇: 中国文学奖项首度向外国作者发奖金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88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