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古油灯展吸引民众 寻回传统元宵节“情味”


 发布时间:2021-05-14 01:55:57

他指出,春节期间热播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充分反映了人们对优秀传统文化是有着极大热情的。这几年,中国文联实施了一系列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重点项目,他强调应当用优秀传统文化滋养文艺创作,这是对文艺创作的新任务、新要求。其中也包含了文联承担的项目,如《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等。《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是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实施的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据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鲁生介绍,由中国民协实施的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对60年来采集的民间文学资料进行了数字化,到目前,一期工程和二期工程已形成了11000余册、约18亿字资料,包含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等,其中50%经过了数字化转化,为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做了雄厚的资料积累。

潘鲁生认为,现在的生活方式对传统文化的影响是巨大的,特别是快速的城镇化,使得过去的生活方式,日常用品,风俗习惯,逐步的在消逝。“在消逝过程当中,很多文化传统没了,很多良好的道德规范没了。我们现在要把这些优秀的东西抢救回来,回归于民”。他认为,《中国民间文学大系》正是在激活这些民间的传统文化,“这是产生于民间的文化滋养,与我们文化自信的建立密切相关”。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著名演员濮存昕表示,“这方面(弘扬传统文化)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例如,文字是我们传统文化中最基本的一个关键点,美文可以成为推广传统文化的一个基础,所以朗诵也是其中的一个途径。

我认为潜移默化的熏陶非常重要,这其中会帮助人们逐渐形成对传统文化的审美能力,所谓的文化自信正是这样慢慢建立起来的”。(完)。

富起的乡村重拾乡土传统 姚华松 我的家乡在鄂东某山区。长期以来,春节最大的文化功能是家庭、家族和同乡之间的团圆与相聚。我的儿时记忆与乡土情感的联系极其密切:村里某户人家杀猪,必宴请全村人吃一顿肉;某户人家有人来拜访,其直系兄弟家也客气宴请探访者上门做客。改革开放后,家族的集体性特征锐减,趋于小家庭化、原子化,基本上是自家辛苦打拼过自家小日子。近年来,在一些地方,“各家顾各家”的状况发生重大反转:以增进家族或村落感情、提高家族凝聚力与认同感为目的的聚会与聚餐越来越多。很多村恢复了大年初一各家各户相互拜年问候的传统,不光有多兄弟家族轮流“做庄”宴请全家族吃饭,还有少数先富者宴请全村人集体吃年饭。在打工经济驱动下,农村家庭经济状况大幅改善,正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认同以齐聚为主要方式的精神交流。

重拾乡村文化认同,重塑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守望相助的乡村社区氛围,强化村民作为“共同体”的集体认同意识和行为主体意识,是乡村发展与振兴的基础与条件。当然,拜年的内容与形式发生了改变。从前是“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现如今流行一提酒或一箱奶;从前是一大家子一起步行拜年,现在是年轻人分散着驱车拜年;从前是少则吃饭,或小住一晚,现在是稍作停顿即走。记得小时候,有客人来家里拜年,妈妈必弄一大碗糍粑鸡蛋面热情款待,但客人一般只吃一点点(断然不会吃得精光),目的是留给我和弟弟打牙祭。现如今,客人如果说不吃,妈妈也不必费事做,就是简单喝茶、拉拉家常,不存在所谓“待客不周”的说法。传统上,在农村地区,拜年对象只限于亲属,现如今普遍增加了两大块:一个是工作关系催生的工友与朋友群,一个是同学关系催生的同学群。

随着社交网络的日渐拓展,拜年的单位时间必然大幅缩水。微信等通信手段的兴起,提供了更便捷的情感交流途径,很大程度上弥补了面对面拜年方式短促的问题。这些年回老家过年,让我感受深刻的发现是:作为乡土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乡土语言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代际割裂。很多随父母进城的孩子,接受了普通话教育,爸妈也操普通话和孩子进行交流,孩子们的学习和成长环境基本都处于普通话环境,导致很多孩子不会讲方言。年轻一代以普通话为日常交流语言,固然无可厚非,也符合推广普通话的大趋势。然而,乡土方言也不应完全被遗忘,也有其存在的必要性。有什么能比春节期间说一口方言拜年,更能达到情感交流的目的呢?在有条件的乡村学校,在乡土社区教育和地方特色教学课堂中,不妨开设与普通话并行的乡土方言教学,让农村孩子们具备从小会讲地方方言的语言能力,从而为乡土文化传承和接续提供语言基础。

乡土传统涉及面广,地域差异巨大,我的回乡观察,涉及的或仅是庞大春节图景的很小一部分。无论如何,乡土传统是乡土性的文化根基,是“留住乡愁”的基本前提,这应是乡土春节所应当坚守的“初心”。

油灯 传统 民俗

上一篇: 宜宾明代白塔修缮后变矮 市民质疑破坏历史风貌

下一篇: 尼山夫子洞前开笔礼(组图)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52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