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语言类节目一审 现场用"掌声记录仪"测"笑果"


 发布时间:2020-09-22 13:36:28

上映9天票房飙至3700万,纯正的中国式惊悚范儿赢得观众热捧,同时,片中演员的精彩表现更令人过目难忘,一直以正义形象现身荧屏的实力派演员邢岷山,在片中的儒雅形象背后,也开始大玩阴狠招数。《绣花鞋》中邢岷山饰演一个江南水乡的理事,他平时温文尔雅,秉性正值,一派谦谦君子之风,在水乡女人心目中维持着“完美男人”形象。作为一个基层干部,他尽职尽责,维持着水乡的安宁与公正。但当灵异血案突然爆发之后,整个小镇到处凄风冷雨,红衣女鬼夜半出没,邢岷山演的王理事,突然也“清官难断鬼缠身”,红衣女鬼亲自登门拜访了他,之后他就陷入了鬼影重重的灵异漩涡中。而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才发现,一贯正义形象示人的邢岷山,开始就骗了观众,其实这个知识分子模样的男人背后,有着惨痛的人生经历和扭曲的内心,而在乡村闹鬼之极,他开始筹划“鬼魅复仇”的计划。邢岷山说,他当时看中这个角色是因为其复杂、多面、表里不一,尤其是在斯文外表里面,有一颗扭曲阴暗的复仇之心,这对形象一直正面的邢岷山来说,是个颠覆形象挑战演技的大好时机,从观众反响来看,谁都没料到这个人物的疯狂颠覆和剧情惊天大逆转。

欢声笑语地它走了,正如它张灯结彩地来。它挥一挥衣袖,带来了无数供吐槽的感慨。“春晚”多像一个遗世独立的大侠:看其无与伦比的奢华排场,端的是一个“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最关键的,是其不可复制的“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酷范儿——— 主持人已经说了再见,总导演已经表示要去睡个安稳觉,但春晚还没有结束,它还生龙活虎地在全国人民的微博里、酒桌上、话题间、文章内争渡争渡、引起谈资无数。它已经30岁了。从一台电视台内部的小型联欢,到全国人民的春节新民俗,春晚本身就是一个见证奇迹的过程。《新闻联播》给春晚的定位,是“中国独有的文化形态”。一台文艺晚会,上升到文化形态的高度,恐怕在国内外电视发展史上都不多见。1983年,第一次看春晚时我刚刚8岁,今天我的孩子正好8岁,而那一年给厂里搬来那台飞跃牌黑白电视的父亲,如今已经年近70。30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一代人的新生、一代人的成长、一代人的老去…… 大家照例来找茬 已经不知道是从这30年中的哪一年开始,每次春晚除了在舞台上奉献四个半小时的欢歌笑语之外,还附赠一个小游戏,那就是“大家来找茬”。

什么地方穿帮了,谁谁谁是假唱,哪个节目是抄袭……为春晚挑刺成了“春晚大年俗”里的“网友小年俗”。大家争先恐后忙得不亦乐乎,挑错带来的欢乐甚至超过了晚会相声小品带来的笑声。今年当然照例如此。晚会结束没几个小时,已经有段子在微博上流传:一、陈坤的眉毛,歪了!二、王菲的声音和造型,怂了!三、杨丽萍让母孔雀开屏,怪了!四、刘欢老师代言淘宝,亲了!五、刘谦魔术又穿帮,囧了!六、节目现场有大姐睡着,累了!七、演戏的都唱歌,跨了!八、小品同一个核心,穿越了!九、小沈阳风格,又流行了! 同时还有人调侃说:今年春晚好奇葩啊,演电视剧的去唱歌了,唱歌的去说相声了,说相声的去演小品了,演小品的不来春晚了…… 连搜狐副总裁刘春都表示:相声不好听,因为不像话;小品不好看,估计太大了;春晚不够春,可能太晚了!言简意赅,指出几大弊端:相声不再传统,却总爱抖旧包袱;小品不再亲民,竟又夸张得像戏剧;春晚只剩热闹,却没有震撼点;从8点到凌晨,真的太久啦! 既然春晚自己都知道拿扫帚的不一定是清洁工,还可能是哈利·波特,那么想必也能理解拿板砖的不一定是春节还坚守在工地的建设者,更可能是万千眼睛雪亮、秋毫明察就等着春晚亮相然后猛拍的广大英明网友。

就算不乱拍砖,认真想来,这一个整体无广告、串联无贺电、主持人无废话的近年来水平最高的“三无”春晚确实也存在一些问题。语言类节目从最高峰时期的15个降到7个,给人的感觉却是空前的冗长。不管是《荆轲刺秦》还是《今天的幸福》,都很啰嗦,长达15分钟的节目,观众一直在期待后面还有精彩的“包袱”,但四平八稳地就那么结束了,结果小品成了观众最累的节目。还有,编剧们啥时候能不再拿“你就不是我爹,不对,我就不是你爹”这种低俗来当笑料?“爹和儿子”每年都要出来,编剧们就没觉得俗吗? 而从内容来说,有的小品主题就是嘲讽批评穿越,但下面一个偏偏又是明明白白地在穿越,让人找不到晚会的价值观。另一个争议之处就是郭冬临小品的抄袭风波。今年的歌舞挑起了整场晚会大梁。但从王力宏的声音和伴奏不在状态开始,王菲的颤音,吴秀波的错词,王珞丹的“萝莉声”,问题也是一箩筐。不过这些都已经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瑕疵。相反这才证明这是一台真实的晚会,相比假唱来说,不完美的真实要胜过完美的虚假。另外,尽管从上到下都声称这是一次杜绝广告、经济效益让位社会效益的“干净、清新”的晚会,但字幕里鸣谢单位赫然写着某酒商的名字,而春晚结束后的第一个广告也是该品牌,观众有些迷惑不解了:这个算广告吗? 这是一个见证舞台的时刻 你可能不喜欢龙年春晚的任何一个节目,但即便是对春晚抱有超级成见的人,恐怕也不得不承认,春晚的舞台是越来越漂亮了,用“叹为观止、美轮美奂”来形容毫不为过。

大概也正是由于舞美是得意之处,才让歌舞节目比重空前大。就像刘谦调侃董卿的技术时说的你这不是见证奇迹,“而是一个见证舞台的时刻”。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升降舞台,亦真亦幻、三位一体的LED显示屏,直接喧宾夺主,让人沉浸在“阿凡达”式的绚美世界中,忽视了节目本身。据称今年春晚耗资1.5亿元打造舞台,传统的半圆形变成了T字台。在王力宏与李云迪的“斗琴”中,黑白键组成的3D画面跃动“起舞”;王菲与陈奕迅的《因为爱情》,音乐响起,舞台中间升起一座桥梁,演唱时,整个舞台飘满全息影像构建的花瓣;萨顶顶的《万物生》,一般人可能理解不了“两条鱼儿穿越海一样咸的河水”“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但梦幻般林立的丛林冰凌令人迷醉。最“虚幻”的节目莫过于《除夕的传说》:舞台中央大屏幕里出现水墨怪兽“年”,现场则出现真人韩庚边舞边唱,还用“功夫”与“年”进行对打,画面既有中国山水画的挥洒,也有当代漫画的卡通意味。但问题也就接着来了:我们的舞美已经堪称世界最高水平,但舞台再美毕竟只是“椟”而不是“珠”。晚会的核心,或者说灵魂,不是喧宾夺主的背景而是那些精心策划的节目,如果节目没什么内涵,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舞台、灯光打得再美也没用。

这也许是大多数老百姓认为这次春晚仍然“没看头”的根本原因。一直在创新,从未被认可 现阶段春晚的主要矛盾是观众不断提高的审美要求和主创团队日益匮乏的创新能力之间的矛盾。客观地说,春晚一直在试图变化、创新,比如说曾大胆将舞台搬进体育场,曾在三地设立分会场同时直播,曾邀请体育明星、航天英雄,等等。但这些创新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观众要求提高与眼界开阔的速度,一年又一年,春晚给人的感觉总是老一套,舞蹈总是人海战术,歌曲总是歌功颂德,相声总是老段子,戏曲总是小段联唱…… 龙年春晚堪称近年来突破力度最大的一次,去除了很多冗杂的环节,主持人的姿态也放得更低,变深情报幕为互相调侃,歌曲由大联唱回归独唱,舞台造型也有了根本变化。作为一台晚会,这次终于有了真正的“主题”,那就是“回家过年”。过去每一次所谓的主题,“盛世联欢”、“欢乐祥和”、“振奋辉煌”等等,无一不虚头巴脑,说了等于没说。而今年,大多数节目都是围绕“回家”这个主题展开。尽管“想家”、“感恩父母”这类话不能多说,说多了就显得假,但毕竟接了地气。哈文做了这么多努力,大家仍然不认可,你们说,这是肿么了? 没有赵本山,你还期待谁? 这一次终于不用看赵本山那“挺大一张老脸”了。

对于呼吁了好几年让他急流勇退的观众来说,就满意了吗?有人说没了赵本山,最期待的人成了刘谦。这话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因为只有刘谦还是能给大家带来惊喜和悬念的。这种惊喜甚至是双重的:第一次是在舞台上看到他的魔术,第二次是网络上看到对这个魔术的揭秘。而且刘谦游刃有余、毫无做作之感的台风也最令观众轻松。尽管他这次带来的“幻镜”有“恐怖”之嫌,但必须承认这是最吸引人的节目之一。另一个能够令人屏住呼吸的节目自然就是54岁高龄杨丽萍带来的《雀之恋》。这是让冯小刚直呼“成精成仙”的表演,所以不用苛求开屏的是哪一只孔雀。黑泽明说,那些老盯着瑕疵不放的人看不到电影的美好。所以作为观众,也并不需要对一个节目如此苛责,老盯着瑕疵不放,将失去一切美好。另一个上演“速度与激情”的节目是李云迪与王力宏的《金蛇狂舞》。只有这样的表演,才让人感觉到表演者真正沉浸到自己的艺术之中,并把自己的欢乐感染给观众,才让人感觉到春晚毕竟不完全是一场堂会。不管怎样,这一场耗时耗资耗口水的春晚已经落下了帷幕。面对这样的举国欢庆很容易就让人想起这几句诗: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开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其实这首诗还有更出名的两句,那就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春晚已经30年了,年年岁岁联欢相似,岁岁年年韶光偷转。一年之计在于“春”,只要我们以一颗年轻的心去努力,就永远都不“晚”。本报记者 李雪萌。

观众 节目 语言

上一篇: 杨千嬅产后复出参加公益节目 早早开始瘦身锻炼

下一篇: “年画娃娃”邓鸣贺康复 微博晒外出游玩照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8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