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澄庆:如果没有美感 声音再高也没意义


 发布时间:2020-09-19 03:45:32

说起与“好声音”学员吴莫愁的绯闻,他搞笑调侃:“我太年轻了,不能接受姐弟恋。” 聊起现在的庾澄庆,很难不说“中国好声音”,在点评学员的时候,他从来不吝惜自己的赞美。而当中与他最投契的吴莫愁自然被赋予最多的褒奖,这甚至使比赛结束后,很多人对他和吴莫愁的关系开始了捕风捉影。“真不用避嫌,要连这个都要避的话就太糟了。”庾澄庆笑了起来,一脸“这事儿太荒唐了”的模样,“现在的大环境里,很多新闻都是炒作,尤其男女关系这件事,能炒作的人有很多,可以借机上位,但他能享受多久光芒?五分钟?十分钟?要是真的没能力,也就只能这么短了。”随后,他甚至调侃:“我太年轻了,不能接受姐弟恋。”。

凭《我是歌手》迎来事业第二春的黄绮珊,加盟北京卫视《最美和声》担任导师,当了导师后的黄绮珊依旧多愁善感,录制节目期间几度情绪失控落泪,哭得妆都花了。新一季《最美和声》正在紧张录制中,导师阵容上,除了保留萧敬腾外,邀请了黄绮珊、陶喆、孙楠加盟。相对于其他三位导师身经百战,首度坐上导师椅的黄绮珊最为感性,以往常常用歌声唱哭观众的黄妈,这次却被选手唱哭了。日前一组黄绮珊参加节目录制花絮照曝光,黄绮珊情绪失控,哭得妆都花了,众多网友纷纷留言安慰,“黄妈挺住,黄妈不哭!”。

《中国梦之声》导师团 记者 陈和生 继上周播出的“组合之夜”后,《中国梦之声》本周将迎来残酷的“两两对战”。昨天,河南商报记者受邀在上海电视台提前观看样片,有趣的是,本期节目亮点是“在一起”。黄晓明说,“这一期《中国梦之声》成了‘相约梦之声’。”韩红甚至称,“我们要超越《非诚勿扰》。” 在一起 成了导师口头禅 “神剪辑”的创意之后,“两两对战”的学员搭配也蛮有意思。黄稔青和许明明对唱《我要我们在一起》,引发全场学员齐喊“在一起”的调侃。此后,韩红、黄晓明、李玟、王伟忠这帮导师也加入“调侃大军”,以至于这场“42强终极对战”成了《中国梦之声》“在一起”的特别节目。“菜缸公主”邓晓坤和农村男孩郭帅演绎《等你爱我》,黄晓明甚至感动落泪,哽咽着起哄让他们“在一起”。被王伟忠称为“最丑美男”的朱国武,在《中国梦之声》中亮相后,女朋友的家长不满意他的长相,非要“棒打鸳鸯”。

黄晓明提议朱国武向女朋友求婚,但朱国武没有准备戒指。黄晓明把自己的戒指取下来送过去,朱国武连连摆手表示不能要。黄晓明说,“在感人的爱情面前,金钱不算什么。” 不可否认,在目前所有的唱歌类综艺栏目中,《中国梦之声》的导师最具娱乐精神。韩红说,“《中国梦之声》比《非诚勿扰》更厉害,他们相亲,我们直接在一起。” 赢机会 学员之间起冲突 按照比赛规则,在通往“20强”的道路上引入残酷竞争,“两两对战”小组中,最起码有一名学员待定或者直接离开。平心而论,站在这个舞台上谁也不愿意离开。平时一起排练一起吃住,到了“两两对战”时不能考虑兄弟情深或姐妹情谊了,因为,机会只有一次。许诺、包文熙对唱完张宇的《趁早》,包文熙出人意料地情绪失控,面对导师说出对许诺的不满,“他这个人有点虚假,最初选歌有利于突显他的优势。

” 曾经想收许诺为徒的韩红当场表态,“想给我韩红做徒弟,第一是人好。我曾经踢走过不择手段想出名的徒弟。”王伟忠说,“大人解决不了孩子的事情。”最终,许诺和包文熙一起被宣布“待定”。相关新闻 减肥自如 张惠妹成“励志妹” 当身材发福被网友热议之后,张惠妹亮相《中国好声音》发布会带来视觉上的“惊喜”。有网友称,张惠妹这么快减下去实在不科学。在《中国好声音》发布会开始之前,许多记者好奇现实中的张惠妹究竟有多胖。记得张惠妹当天是最后一个出场,中分长发,着黑色服饰。有网友猜测,整体造型设计为张惠妹掩盖赘肉立下大功。最近一月之内,张惠妹能做到胖瘦自如,她真能成减肥道路上的“励志妹”了。但是,这种情况似乎有点不科学。《中国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透露,这次的造型设计都是由导师自己安排的。一般来说,电视节目导演组需要为嘉宾提供造型服务,《中国好声音》的导师不一样,他们会带自己团队中最优秀的造型师、化妆师来设计整体造型。

(陈和生)。

2014《最美和声》今晚在北京卫视播出第三期。针对前两期节目中观众们反映的几点质疑,总导演韩红回应说,自己作为导演频繁从幕后走上舞台,不是抢风头,而是为了鼓励学员。好歌手“回锅”实不得已 在前两期节目中,观众们看到了不少曾经参加过选秀节目的选手,这些被称为“回锅肉”的选手引发了一些热议。对此,韩红坦言近年来选秀节目的火爆造成了优质声音的稀缺,“好歌手太少,蜂拥而上在各个节目比,比的都差不多了,白丁已经几乎没有了”。对于这些有过参赛经历的学员,韩红非但不排斥,甚至还持赞许的态度,“如果我在其他节目拿过冠军,我也还会来参加《最美和声》,这是勇气的问题。有很多拿过奖的就不愿意再参加比赛了,怕丢面子,其实是太在乎结果了。”韩红还直言“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参赛,因为我享受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我希望可以超越自己。” 事先全无排练 韩红曾经当过选秀节目的导师,她表示自己作为导师,喜欢即兴,不喜欢有着人为设计的痕迹。“当坐在导师座位上的时候,情绪是控制不住的,这恰恰体现了一个歌者是多么热爱歌唱。”对于此次节目中的导师孙楠、陶喆、黄绮珊、萧敬腾,韩红赞赏有加:“四位导师都是大牌,能够放下自己的身段,去给新人和声,这难道不是给他们最好的鼓励吗?”由于事先全无排练,韩红也承认在和声的过程中偶尔会有声音不搭的现象,并希望这些真实的瑕疵能够被大家理解和接受。

对于好哥们孙楠,韩红格外赞许他“这次做这个节目好努力”。她透露,在录完第一期当晚,孙楠即给韩红发了6个整整60秒的微信,询问“我表现行吗”、“站起来多吗”等问题,态度极其认真诚恳。给自己打60分 此次担任总导演,虽然是幕后工作,但韩红却总是忍不住冲上舞台。对于“抢风头”的质疑,韩红表示:“我有的时候出去唱,大家别骂我,觉得我好像特别显摆。不是的,我是想告诉那些选手,韩导都出来给你唱,你要加油,你唱得很好!我是在为他伴唱,不是想抢谁的风头。” 对于自己的导演首秀,韩红坦言目前只打一个及格分60分,“因为还在和团队进行磨合,目前的环节和流畅性还都很不错,希望能够在音乐性方面继续加强。”接下来,韩红表示准备参与到节目后期剪辑工作中,针对前两期不够满意的地方进行改进。本报记者 成长 J227。

庾澄庆 李健 导师

上一篇: 科林·费尔斯自曝热衷生物学研究 吐槽《007》太严肃

下一篇: 苗阜谈春晚反腐相声被质疑:我非贪官写成这样已尽力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