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少芬坦言羡慕黎姿退出 不用大冷天拍戏挺好


 发布时间:2020-10-31 12:14:50

“大家好,我是rain,好久不见,我想你们了。”当一身白衣,清爽短发的Rain(郑智薰),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打招呼时,底下的粉丝顿时沸腾了。昨天,Rain到上海为某护肤品牌代言,这是他退伍复出后的中国首秀,也是他和中国粉丝阔别两年后的重聚。他透露,自己还没有明确的工作安排,目前正在和一位中国导演商谈,希望复出后的第一部戏就能来中国拍。当主持人表示,他可以说韩语时,Rain却用普通话说了一句:“加油!”可见为继续开拓中国市场,他已经在做准备。现场首度公开了Rain退伍之后在中国推出的首支护肤广告,完美的身材,阳光的面孔,令在场记者和粉丝眼前一亮。

据悉,此次广告的代言费也是天价,足以证明赞助商对Rain在亚洲地区影响力的信心。谈到护肤,Rain表示自己不会额外做护肤,只用代言品牌的基础护肤就够了。他的话绝对讨广告商欢心:“为了开演唱会和拍电影,以往常常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经常通宵工作,甚至还要去到无法预料的极端环境中,皮肤容易缺水干燥。所以我随身必带润肤霜。”(本报记者 庄小蕾)。

龚琳娜在音乐上特立独行。龚琳娜和老锣是神仙眷侣。孙悟空造型被批评。龚琳娜的形象曾清纯过。称《金箍棒》充满正能量 新“神曲”《金箍棒》一开唱,龚琳娜一如既往再次成为争议的焦点。日前,龚琳娜接受本报独家专访,称《金箍棒》其实有很多正能量,而自己未来的方向是做中国古诗词的音乐。谈到观众的娱乐心态,她说不要求所有人都理解,“中国的音乐条框太多,要打破,也要更接地气”。撰文:本报记者 曾俊 关于《金箍棒》:有很多正能量 广州日报:对网上关于《金箍棒》的批评会感到意外吗? 龚琳娜:反正从《忐忑》开始就一直被人骂,骂并不意外。创新,一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这个很自然。广州日报:很多人质疑你的这种解构对于一个神话传说是否合适? 龚琳娜:孙悟空千变万化,他的性格非常多变,我们要用音乐来表达他的性格,所以音乐里有很灵活、逍遥、大气、自豪的东西。我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像孙悟空,我开了句玩笑,说各路神仙开始骂,孙悟空做什么事的时候也一直被人批评,但是孙悟空永远不变的是他的真诚,不畏权威。

引发争议对中国传统的音乐没有坏处,在当今这个以流行音乐为主的舞台上,我们民族音乐团队能被关注,是不错的事情。广州日报:面对强烈的批评,你的心理会有变化吗? 龚琳娜:我的心理会更强大。《金箍棒》其实是难过《忐忑》的,你如果没有强大的声音技巧和戏曲功底和这种气场,你拿不下这首歌。所以唱完《金箍棒》以后,我更加感觉自己浑身有力量,有能量。这时候我就更加自信,不信你也试试唱,你让身边的人唱,如果大家唱《金箍棒》,你的正能量会更多。关于观众批评:不要求他们理解我 广州日报:从《忐忑》开始,你就饱受争议,你如何看待在这个过程中和所谓学院派间的分歧? 龚琳娜:我就是学院派毕业的。我以自己是中国音乐学院的学生而自豪,同时音乐学院每一次校庆、重要活动,我也会回去演出,我也在中央音乐学院做过讲座,我不觉得跟学院派有什么冲突,我只是觉得现在的声乐教育更要关注我们传统的声乐技巧,更加去研究各个地方的民歌和戏曲的演唱技巧,需要更多地接地气。

广州日报:你的意思是多接触大自然? 龚琳娜:要往民间去采风,这个很重要。多去大自然,多去有民歌的地方,去研究戏曲的唱法,这才是我们最大的财富。中国音乐想要国际化,首先你自己的精髓、自己的根一定要保存。就像我唱《法海你不懂爱》,为什么要讲出来法海你不懂爱,就是说不要遵循我们的条条框框。有时候你去唱一首歌,你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不是说只有一种是对的,要勇敢地追随自己心灵的感受。广州日报:问题是大家都以娱乐心态看待你所称的严肃音乐,这对你的音乐传播不算好事吧? 龚琳娜:我不会要求观众去理解我的音乐。我站在舞台上唱的那几分钟很享受,下了台我的任务就完成了。至于这首歌大家怎么讨论、喜不喜欢它,这没那么重要。大家在议论《法海你不懂爱》的时候,我早就在排《金箍棒》了。现在大家议论《金箍棒》的时候,我的《爱上大笨蛋》已经在弄了,艺术家永远都要快于大众的脚步。

广州日报:你难道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成为经典? 龚琳娜:一切都是很自然的,很多东西都会过去,后面的人有新的歌会唱。我和老锣特别期待做中国古诗词音乐,如果我们把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李清照这些人的诗词谱成曲唱出来,会非常有心灵深度,不是更多注重技巧的状况。关于“神曲”教母:演奏时我浑身会发抖 广州日报:从德国回来以后,演出是不是越来越多? 龚琳娜:数量还行,但是大部分的演出都是唱两首歌,或者一首歌,我还是希望做专场,可以在不同城市巡回演出,我现在需要的是有更多的观众知道我们、了解我们,观众才愿意走进剧场听我们的音乐。但是价钱不会便宜,因为我不会用伴奏带,乐队的音乐家全跟着我。广州日报:你如何看待“神曲教母”这个标签? 龚琳娜:我没觉得自己是什么“教母”,但是音乐确实有它的神奇之处,只要是演奏一个好的音乐,我浑身会发抖。

在听好的音乐的时候,我自己会很感动。广州日报:了解《最炫民族风》等“神曲”吗? 龚琳娜:当然会听过,但是他们是中国的流行歌曲,我更多地关注全世界的民族音乐,这样才知道如何把中国音乐挖掘出来。关于神仙眷侣:“我俩的矛盾绝不过夜” 广州日报:你在生活中是一个情绪化的人吗? 龚琳娜:我是一个特别快乐的人,如果我有不开心的事,我就会睡觉,或大哭一通、听一段好音乐就行,容易放得下。广州日报:平时你和老锣在创作的时候有分歧会怎么解决? 龚琳娜:有分歧我们就会一直探讨,谁对就听谁的,我俩的矛盾绝不过夜。比如说我觉得他这个地方写得有问题,我就会唱出来。比如《忐忑》,我一开始很排斥,我觉得这是歌吗?但是他不管,他说我写出来,你负责唱完就行。总之一切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这个方面的问题我俩很快就能解决。广州日报:“神曲”正式表演之前,你会唱给孩子听吗? 龚琳娜:我们天天在家练这个,我们排练他们也会听,我们录完音也会给他们听。

那一天我还问两个孩子,我说网上那么多人骂妈妈,说要把妈妈镇压在雷峰塔下,我大儿子说好玩,我二儿子说我来救你,我说你怎么救我?他说他有金箍棒。广州日报:你们一家四口平时非常欢乐? 龚琳娜:真是这样的。大年初一晚江苏卫视会演我和老锣的微音乐剧《爱上大笨蛋》,这来自于生活的灵感。我们每次做错事都会嘲笑自己是大笨蛋,没有什么比爱更珍贵,千万不要为了自己的面子互相伤害对方。你没有爱,你就是个穷光蛋。广州日报:老锣在你生活中是最重要的一个人? 龚琳娜:是我最最爱的,别人说我俩是神仙眷侣,我觉得我俩很幸运碰到了,因为太合适了。

蔡少芬 广州日报 普通话

上一篇: 《煮妇神探》将播:李小璐造型百变 贾乃亮秀"基情"

下一篇: 伍佰否认老婆是"造型师":我自己挑衣服,她付钱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