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紫棋晒与动漫人物合影 自曝初恋是"夜礼服假面"


 发布时间:2021-01-27 23:37:26

韩松落 娱评人,影评人 因为参加《我是歌手2》,邓紫棋爆红,并且成为歌王人选。与此同时,她与林宥嘉的情事却不断被人翻检,更有网友列出她的“五宗罪”,包括曾在博客上骂胡杏儿、对乐坛前辈甄妮没有敬意、团队炒作无下限等等。这些所谓罪状,其实都不值一提,何况多半是陈年旧事,放在年少轻狂的背景下,完全可以理解,一旦在此时此刻爆出,却成了事儿。同样的情况,在别的爆红者那里同样可见,例如,李宇春、张靓颖因为参加“超女”走红时,对她们的非议铺天盖地,各种奇形怪状的猛料接连出现。一个人的红,往往召唤出对他或者她的黑,一个人的胜利,往往伴随着惩罚机制,背后的心理,实在值得琢磨。唐映红、KKab曾经撰写过一篇文章,题为《为什么老兵喜欢虐待新兵》,文章的主要观点是,一个群体的老成员,面对新加入者,会形成排斥共识,并给新人设置门槛,对他们进行折磨,用这种方式,来提升成员对团体的认同。这种情形,在军营、企业,乃至西方大学的精英社团里,非常常见,“而老兵们愿意给新兵磨难,本身就意味着对新兵接纳的开始。对很多军营来说,老兵不给新兵磨难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排斥”。放在更大范围里,这种心理依然成立,对整个社会来说,那些娱乐圈的爆红者,都是新人,是不当得利者,他们必须要经受排斥和折磨,来获取被接纳的资格。

邓紫棋其实不算新人,她出身音乐世家,2008年就已出道,19岁就在红馆连开五场演唱会,但基于华语流行乐坛的整体萎靡状态,她的胜利着实显得微小,何况,她此前的影响力,多半局限于香港,对于内地的娱乐群众来说,她是新人,而且是“新红人”,这个特征,决定了她必然要接受敌视。这种情形甚至会持续很久,而她必须要用不停的歌唱,来改变这种敌视。但如果有一天,敌意都消失了,到处都是赞美,会更令人恐慌,那意味着,她已经到达巅峰,走到下行线的起点,对人们已经构不成威胁了,人们很乐意赞美一个无害的人。一部娱乐史,这个心理过程时时可见。人们现在总会赞美巩俐和刘晓庆风华绝代、演技超群,却忘了,当初她们出道的时候,曾经遭到无数谩骂。她们是用了漫长的努力,用时间的清洗,获得立身的合法性,一点点赎回爆红制造的亏欠。邓紫棋之所以被黑,是因为她的红,她一旦不被黑,也意味着红的终结。黑是接纳的开始,纯粹的红,是更漫长的黑。这种红与黑之间的辩证,是每个艺人的必经之路。

国产动漫的“危机四伏”能否真的被此令化解尚需要观望。毕竟,残酷的事实是:目前85%的国产动画公司入不敷出,常州渔夫动漫老总余洛屹今年10月欠债自杀的消息,更深深触动中国动漫业,而记者在采访中也频频听到动漫专业人士感慨,由于国产动画片没有打通产业链,如果只靠播映来生存的话,根本就没有“盈利”的可能。播映只是“赚吆喝” “加强版限娱令”中要求卫视平均每天8:00至21:30之间至少播出30分钟的国产动画片或少儿节目,这对于国产动画片的助推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是,记者采访中发现,众多动漫企业根本不能指望靠播映来赚钱。以北京合力宏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咔咔动画创始人刘宏为例,他在这个行业里坚持了8年,不仅卖掉了一套房子,还把自己之前积累的800余万元全部投进了原创动漫产业。

最终,他的坚持换来了一部时长520分钟的原创动画片——《咔咔历险记》,该动画片今年5月起在央视及全国70多家电视台播出。但尴尬的是,《咔咔历险记》一分钟的制作成本高达9000元,而在电视台播出,一分钟仅仅只能得到50元-200元的政府资助;并且按照目前的情势,央视和众多知名视频网站只是给动漫作品提供一个播出平台而不付费用,因此,依靠电视台播放根本无法回收制作成本。刘宏很无奈地表示,早年和他一同起步做原创动漫的企业,到今天不是转行就是倒闭,甚至合作伙伴曾经精神崩溃,“我有女儿,总想着为孩子做出中国人爱看的动画片,所以,还是一直坚持从剧本创作、人物及场景设定到动画制作的纯原创动漫开发。” 盈利模式很复杂 既然靠播出来赚钱的路径不通,为何动漫人还在坚守?其实,即便在日本和欧美很多国家,影视播出的版权最多也只占制作成本的20%,有远见的动漫人心中另有打算,期待建立一种长期的商业模式,放长线、钓大鱼。

《洛克王国》制作人陈晨表示,比起电视台播映动画片带来的“财源”,他们更看重播出平台的宣传效果,期待扬名后,能够以衍生品开发盈利,因为衍生品必须要在品牌成功之后才可能“火”起来。所以,动漫企业都在咬牙支撑,一边不停地“烧钱”,一边暗暗布局,希望把点连成线。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指出,目前,中国动漫产业的环节是缺失的,无法匹配起来全面发展。其实,动漫产业的盈利模式很复杂,从创意到制作、播出,品牌授权到衍生产品开发,要形成很长的产业链,因此也决定了其商业模式的不确定性。刘宏的《咔咔历险记》也推出了漫画书,并计划着推出网络游戏、咔咔系列文具,动画电影则酝酿于2015年开拍,“公司要正常运转甚至盈利一定要打通上中下游产业链,建立原创品牌,这包括动漫游戏原创研发、衍生产品开发、渠道发行、综合运营平台、媒体广告、投融资等领域。

打通这些关节要慢慢来,急不得。” 但是,国内的资本市场似乎就怕“慢慢来”几个字,刘宏表示自己被国内的风投公司弄得很没有信心,“动漫行业属于长线投资,但风投公司的心态是恨不得今天投资动漫企业,明天就IPO,后天就套现推出,而动漫显然难以满足风投的这种需求。” “26万分钟”没有意义 其实,中国动画片产量在2011年就已经达到了26万分钟,名列世界第一,但是,业内人士表示,细究这个26万的数字,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动画大国”若提起优秀的原创作品便立刻捉襟见肘。现在,连曾经的“榜样”《喜羊羊和灰太狼》和《熊出没》都被贴上了“此路不通”的封条,更是让人盼望中国动画片何时能够诞下真正的经典。孙立军在提及动画片质量时表示,人们忽略了动画也是一门艺术,也需要大师级的艺术家用寓教于乐的方式来打造。

刘宏则更希望创作者的良心与爱心,“我觉得在作品里应该至少埋入一种‘引导’——让孩子去爱自己的爸爸妈妈,而不是只去展现爸爸妈妈如何爱孩子。孩子们必须学会爱,这样才能在长大以后去爱更多的人,我希望‘咔咔’的故事能够在孩子们的心中种下爱意,在他们长大后,还能够回味起这其中的用心,这样,他们也会帮自己的孩子选择好的动画片去看,而不只是去看‘大家都在看的动画片’。”。

邓紫棋 夜礼服 动画片

上一篇: 宁财神扎根《非诚勿扰》 孟非称乐嘉永远在路上

下一篇: 宋仲基台湾见面会倒计时 “撞脸空少”花椒隔空喊话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