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快男师洋再追音乐梦 母亲缝制40套战袍


 发布时间:2021-02-23 06:18:04

黄晓明在《神奇》中的造型 (记者 孙欢) 前晚,浙江卫视第五季《中国梦想秀》举行“梦想庆典”,原本是作为嘉宾来到现场的黄晓明却成为众人关注焦点,因为他不仅遭遇粉丝现场求婚的风波,也因最近的励志大片《神奇》被人拿来和《富春山居图》相提并论为“烂片”而身陷话题中心。不过随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黄晓明坦言自己做事态度一向认真,“作品如果不好看,我会勇敢道歉”。作为“梦想合伙人”来到现场的黄晓明,受到了粉丝们的热情欢迎,但没想到的是,在“梦想盛典”发布会上,一名东北姑娘张丹,穿上婚纱打扮得公主一般,现场向黄晓明“求婚”,为了一圆张丹的梦想,主持人周立波顺势做起“神父”,让黄晓明很是尴尬,随后,黄晓明用给粉丝送上拥抱化解了这一幕。当接受记者采访,提及前晚那一幕时,黄晓明解释道:“我会尽我一切努力去帮助别人圆梦,当然也不能去做打破我心里道德底线的事,在感情这方面我很认真,这是我的道德底线,‘我愿意’三个字很神圣,一定要留给心爱的女孩。

” 同样被关注的话题,还有黄晓明主演的励志大片《神奇》,该片在近日亮相上海电影节后,被一些影评人拿来和《富春山居图》做比较,对此,黄晓明向记者表示:“我比刘德华年轻,他是我演戏道路上的一个楷模。但如果有一天自己的作品不好看,我会向大家勇敢道歉。”末了他不忘倒倒苦水,“有些事真的不是明星能控制的,我们都是冲着做好片的目标去的。只是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你明明演的是大片,人家却会说你演技差,而你演了屌丝,人家又会夸你演技好。”。

20日,媒体曝出谢霆锋王菲的公寓缠绵照,震惊了娱乐圈,21日晚“世纪复合”后首次亮相北京的谢霆锋,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在当晚的商业活动中谢霆锋只唱了一首歌,但全程心情大好笑容灿烂,还一改往日的酷冷,主动和观众搭话卖萌。当日,有嘉宾在台上感谢谢霆锋的助阵,“谢谢霆锋,这两天这么忙还能赶过来……”此话一出,台下的观众立刻会意地起哄,并报以热烈的掌声。听到新恋情被调侃,并得到了观众的掌声祝福,谢霆锋也变得愈发腼腆,笑着鞠躬表示感谢。所谓“心宽体胖”,谢霆锋还自曝胖了很多,称最近正在减肥,“我会承诺自己少吃一点,多吃自己煮的菜。

”此外,他还以过来人的身份,鼓励年轻人多关注身边的细节,多做“很傻很高兴的事情”。

从2004年的“我型我秀”冠军的落魄,再到“快男”四强的崛起,直到现在成为拥有超高人气的实力偶像派歌手,张杰一路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近日,张杰在做客《非常静距离》时,他坦述曾患抑郁症,一度甚至有自杀的念头。谈挫折 “曾经一度抑郁 差点从25楼往下跳” 在节目录制现场,谈到自己曾经经历的低谷时期,张杰哭得像个小女孩。2004年,张杰凭借一首原创歌曲《北斗星的爱》,闪耀“我型我秀”舞台。但是舞台上的光环并没能延续多久,很快他遭受了人生的低谷,淡出观众的视线,直到2007年选择再次勇敢地站上“快男”的舞台。“2004年的风光,给了自己很大的信心。然后慢慢跌到谷底,到快男的时候其实已经是谷底甚至是负数了。那时候要忍受很多评论,以及别人对我的不理解,我能做的就只能是唱歌。

” “我那时候住在二十五楼,有一次,我站在阳台上面,真的想往下跳。”张杰向主持人李静透露,自己在那段时期患上了抑郁症,不止一次想过自杀。“因为在那个陌生的城市,每天没有歌唱,就坐着地铁漫无目的地来来回回。地铁上人很拥挤,但是我就觉得一个人很孤单,就觉得我不知道该干嘛。很茫然,很难受。” 谈谢娜 “如果她愿意 我会给她幸福” 张杰与谢娜分手的传闻沸沸扬扬,近日谢娜更是当众宣告,自己并未选定她的真命天子!在麻辣主持李静的旁敲侧击之下,张杰终于破例坦白了自己的感情状况。他高调发表爱情宣言,现场向谢娜表白,“娜娜算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儿,其实自己也是想说,如果娜娜愿意的话,我会给她幸福的。我觉得我现在长大好多了,自己虽然二十七八岁,但像三十几岁的心一样,经历得比较多。

所以我觉得可以承担很多事情的。” 记者 张译文。

10年前,“超级女声”横空出世,“快乐系列”、“我型系列”、“好男系列”、“梦想系列”联手开启了一个选秀时代,也改变了许许多多年轻人的命运。10年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选秀名人今何在? 在每年如过江之鲤的选秀大军中,“李宇春”、“张靓颖”凤毛麟角,更多的连正经演出都混不上一场,为了生活,他们选择退出娱乐圈,像普通人一样搭地铁坐公车,关心粮食和蔬菜。韩真真:要不做生意早就饿死了 选秀履历:2006年《超级女声》第6名 对韩真真的这次采访,记者约在北京CBD一家咖啡厅,不巧赶上下午茶时间,店里被挤得满满当当。韩真真连声抱怨经纪人,怎么把地方约在人这么多的地方?但人头攒动的咖啡厅里并没人能认出她。当韩真真抱起吉他即兴弹唱时,也只有几个人循着琴声扭过头来。

她把帽檐拉得很低,说话、唱歌都喜欢把头埋得很深。7年前,韩真真曾以一首《叶子》在“超女”舞台上技惊四座。然而,比赛过后的一两年,她仿佛“人间蒸发”,再次引起人们关注的则是一条爆炸性新闻——看破红尘,剃度出家。直到今天,人们似乎早已忘了舞台上那个有着沙哑嗓音,自弹自唱的质朴女生,取而代之的是“出家超女”。这次见到韩真真时,她头发已经齐肩,再谈起当年的“剃度出家”,她有点不屑。“当时就看透娱乐圈了,正常做音乐大家不关心你,乱炒新闻他们就信。娱乐圈真没意思,挺无聊。”韩真真说自己没有“看破红尘”,只是看清了娱乐圈。2008年,韩真真发行了第一张唱片后,鲜少有演出和通告,闲下来的她打算先回家和男朋友一起做生意,“要不做生意,早就饿死了。”韩真真说话很实在,又透着股愤世嫉俗的劲儿。

两年过后,当韩真真想重新出发时,却跟唱片公司产生分歧,引起“出家风波”:“我想要的不是那么商业的东西,但他们不给我做,我这人特别倔的,于是就赌气,特别烦,一怒之下想去静一下心,仅此而已。” 师洋:吃饱肚子才是真的 选秀履历:2006年《我型我秀》冠军 “有一天你会发现那些掌声和鲜花原来都是假的,只有吃饱肚子,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才是真的的时候,你也会像我一样选择离开(娱乐圈)。”2006年,师洋是最受瞩目的选秀艺人,他独特的舞台风格甚至被专业人士归为“师洋现象”。7年过去了,师洋彻底告别了娱乐圈,现在他的身份是网店店主。从成为冠军到与公司解约,从选秀红人变成居无定所的通告艺人,师洋的“后选秀”之路与其他人如出一辙。后来,一直抱有明星梦的师洋还曾参加过“快男”选秀,然而这次并没有复制上次的成功。

2009年在演艺圈无所事事的师洋,开起了化妆品店,没想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网店现在是他的主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每天只睡6个小时,全天看店,一直盯着电脑眼睛都会发炎,每个产品都亲自尝试,妈妈就是我的发货员。” 师洋现在很忙碌,经常全天看店。开店四年,师洋化妆品店已经到达四冠,也让他的存款一路飙升到7位数。采访中,师洋也时常流露出赚钱养家的自豪感:“现在我过得很好,有不错的收入也很充实。” 吉杰:给陈楚生伴舞 选秀履历:2007《快乐男声》第5名 下午两点,记者在一家西餐厅等待吉杰,大多数客人都在忙着公事。当身高186厘米的吉杰大踏步地穿过餐厅时,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事实上,吉杰不喜欢别人叫他“快男”,每次演出前,只要一听主持人喊“有请07年快男吉杰”,他说自己就有种被人抡了一棒的感觉。

选秀后的3年“黄金时间”,吉杰在各种小通告中穿梭,在节目里扮相扑搞笑,没有发一张唱片,没有一首代表作。一次上电视通告,节目组安排他作为十几个人中的一分子,穿着一身很夸张的衣服,拿着泡沫道具,在后面伴舞,而2007年“快男”冠军陈楚生在前面抱着吉他,安静地唱歌。“我并不是不愿意给陈楚生伴舞,我很喜欢他的音乐,在音乐上很尊重(他)的,但是我觉得这对于我自己来讲是一个很可笑的事。”说这话时,吉杰脸上带着苦涩的笑。选秀前,他是某全球五百强企业的高管。2010年,吉杰终于从“成名的泡沫”中醒转过来,用3年发奋工作换回了“自由身”,是极少数没付解约金的艺人。吉杰向记者回忆那段离开天娱的日子,他形容“走入了低谷中的低谷”。为了生活,到处演出挣钱,演出商一次就安排十几场,每个地方都得开车,在高速公路的休息站跟卡车司机们一起站着吃盒饭。

去夜店唱歌,吉杰发现大家的反应并不热烈,为了带动现场气氛,他就想出嗨曲串烧的绝招,还会拉台下的观众上台贴身热舞。现在回想起这段经历,吉杰仍感到很痛苦:“我把很多的自尊心,不必要的颜面都放下,脑子里只有挣钱。最差的一次是在江浙的一个夜店,台下就20个人,演出商说我们有个朋友要见你,就把我拉到一个包间跟各种大老板握手,喝酒,寒暄了半个多小时。”2011年,吉杰终于签约了新的唱片公司,发行了两张遵循自己内心的原创专辑。薛之谦:开店赚钱为更好唱歌 选秀履历:2005《我型我秀》第4名 薛之谦,当年节目里人气最旺的选手之一,但发展的坎坷却一点不比其他选秀名人经历得少。“我记得最艰难的时候就是跟公司在那边扯,《几个你》(薛之谦的专辑)的发布会,我问给5000块钱场地费开发布会好不好?3000也行。

公司说没钱,我就只好自己去谈赞助。那个时候不是做事累,是抠小钱累。我以前觉得人不用那么物质,因为有公司可以投钱,后来我发现做人一定要靠自己,而且梦想一定要在现实后面。”他顿了顿,接着说:“我在家想通了,一定要做生意,靠自己路会好走一点。” 如今,“火锅店老板薛之谦”、“潮牌主理人薛之谦”已盖过“歌手薛之谦”。专辑做宣传的时候,薛之谦经常被问及他的火锅店和女装店生意如何,这次也不例外。薛之谦毫不讳言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多挣钱:“音乐是我的最爱,再穷也会坚持唱歌。如果按照原来的收入,我可以过得舒服。但是爸爸马上就要退休了,我希望可以让家人过好日子,让奶奶去打牌的时候有司机接送。在这个基础上,我可以更安心地去做音乐。” 通过选秀一夜成名不现实 资深电视人G则向记者表达他的看法:“选秀节目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但它的本质是综艺节目,和电视剧、电影一样,它并不以造星为根本目的。

”G先生感叹不少想当明星的年轻人把选秀节目当做救命草,“节目多,参赛者更多,想通过一档节目就一夜成名并不现实,希望年轻人们可以摆正心态。” “有的选手在比赛之后会去参加一系列商演,其实这些都是安排好的,说到底只是主办方和投资方获得商业利润的手段。”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石女士说,“形式单一、时间密集的商演不一定能给选手带来预想中的名利,反倒可能会使年轻选手变得浮躁。” 各类选秀制造了大量新星,而在行业内还有不少待红歌手。“各种途径生产出来的艺人太多,市场根本无法消化,后选秀时代的新星们,大多数生存状况堪忧。”采访的最后,石女士说,“对于这些人来说,在等待和选秀中,消耗的只有他们的青春和梦想。”。

师洋 我会 战袍

上一篇: 《归来》亮相掌声与口水并存 网友:没太多惊喜

下一篇: 香港民众要求彻查成龙持枪案 警方:待其返港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