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影展为青年电影人提供项目开发、制作等资源支持


 发布时间:2021-04-11 06:45:48

本报昨天头版刊发的报道《中国电 影数量越来越多适合电影节的越来越少》引发业界的关注和热议。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影“失宠”国际电影节引发的思考,其背后是对于中国电影走出去的热切渴望。而当国际电影节不再聚焦中国,中国电影必须提升自身的核心价值,才能真正扩大自身的传播半径,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的媒介与桥梁。西方文化战略在变化 在一些文化学者看来,国际电影节对于中国电影走出去究竟发挥了多大作用,本身就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应该说,它是渠道,也是一种艺术衡量尺度,却决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也不是唯一的传播渠道。

中国电影资料馆副研究员左衡向记者分析说,近年来中国电影渐渐淡出国际电影节,除了自身艺术水准下降之外,也和西方社会的文化战略有关。回溯中国电影崛起于国际电影节的上世纪90年代,一方面导演们的确通过获奖扬名国际,另一方面,西方也在借此完成他们的文化意识输入,通过给中国艺术电影大奖。一位驻法多年的影评人曾爆料戛纳国际电影节内幕:通过设置不同竞赛单元和层层选拔机制,将各国电影人从“平民”调教为“贵族”,宗旨是培养弟子,最终完成引导各自所在国的电影价值取向的使命。

近年来,国际电影节已将视线转向了罗马尼亚、土耳其、越南等一大片新的“关注领地”。这在一些文化研究者看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西方失去了对中国进行文化殖民的兴趣。“对中国电影来说,这些国际一线电影节本来就不是唯一的和最好的标准,其中的‘文化折扣’是清晰地存在着的。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们的电影该如何‘走出去’,该以什么样的核心价值来让全世界认可?” 独特文化价值才是传播力量 有学者提出,中国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风光不再,也源自全球化背景下,中国作为东方大国,其神秘感在不断消失。

上海师范大学世界电影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王方分析说,中国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风生水起的时候,全球化进程尚未全面展开,中国就像一块待发掘的处女地一样魅力十足。如今,全球化缩小了东西方之间的差别,观者也减弱了探究欲望。“在这种背景下,创作者首先要考虑的是:中国文化的独特价值在哪里?”而独特的文化艺术价值才是自身的传播力量。从这个角度出发,王方认为中国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遭受的冷淡并不全然是坏事。此前中国的一些电影人习惯了以海外影展为标准,各个影展评委的口味决定着他们的题材和走向;如今,当中国电影在海外全面受阻时,反倒会逼着创作者改变思路。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曾经这样评论美国电影《阿凡达》的成功秘诀:是在大众文化领域中,把掌握和设定议题和议程的能力、科技能力以及艺术经验进行全面的结合,从而带来了全球性的影响。在电影史中,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日本导演宫崎骏的系列作品之所以能赢得全世界的观众,他电影里一些主题曲之所以能成为一代代观众心灵安慰的旋律,根本的原因也在于影片具有这样的综合能力。上世纪80年代的史诗作品《圣雄甘地》的成功,同样能证明:优秀电影所具有的这种力量,能够让影片的核心价值入情入心,聚集起巨大的传播能量。

对中国电影人来说,导演霍建起的影片《那山那人那狗》更是一个值得关注和研究的案例:这部国内发行几乎等于零的电影在日本取得了神话般的成功,到目前为止,该片的票房已经超过3.5亿日元,取代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成为日本境内票房最高的中国电影。有评论认为,影片所反映的人与大自然永恒的温情与当时日本社会人情的寡淡形成强烈的对比。霍建起说,所有采访他的日本人都跟他提到了日本当代社会的人情淡薄的问题,他们觉得这部片子向日本人提出了教化的课题。在日本,普通日本人喜欢这部片子的淳朴民风,而一些政府机构和个别党派则把它作为教育片要求下属职员观看,邮政事业厅的工作室外墙上甚至贴着这部片子的海报。

有专家表示,由此我们可以得到启示:要扩大中国电影的传播半径,需挖掘中国文化中更加本质、更加民族性的东西;需呈现中国文化中无法被全球化所取代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所具有的人文精神,可以打造出巨大的艺术辐射力,这才是电影走向世界的核心所在。(本报首席记者 邵岭)。

陈意涵 小妞电影《闺蜜》昨宣布提早8小时公映 昨天,大打暑期档“姐妹淘”小妞电影的《闺蜜》在广州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告电影将提前在30日下午两点上映,提早8个小时进入“暑期抢钱档”。不过,本来要出席的导演黄真真因家人病重缺席,陈意涵形单影只独撑全场。不过,她依然努力爆料:“电影中裸泳的情节就是我自己的真实经历。” 在现场,主演之一的陈意涵在8名外籍男模的“护驾”下闪亮登场。她爆料说,别看余文乐在片中非常木讷和乖,实际上他为人非常活泼、爱玩闹,“整天整蛊我,而且每次对台词他都会‘创新’,搞得我非常紧张。” 陈意涵还透露,她在圈内比较好的闺蜜就是张钧甯,并说:“她个性比较理性,我就比较感性疯狂。所以我就一直主张向前冲,而她就会在后面拉着我,所以我们两个人到现在都是单身。”现场主持人让她在片中三个男主角中选一个人当“男闺蜜”,陈意涵则很乖巧地说:“那太危险了。”因为他们太有魅力了,女生很容易“迷上”、“容易精神出轨”。电影中有一场陈意涵“下海裸泳”的戏份,她现场爆料说:“那是导演参考我个人的真实经历拍摄的。”她说,自己30岁的那年“单身时间太长了,忽然觉得很茫然,不知道生活应该怎样继续下去,所以就和好朋友一起去下海裸泳”。

这段经历被导演知道后,就变成了《闺蜜》中陈意涵因为跟钟汉良失恋而做的疯狂行为。电影中有不少女生打闹的戏份,陈意涵认为这种戏份其实很困难。因为她们三个人都没有这种生活经历,一直没感觉。她说:“女生之间吵架用词会很精准,会容易‘刺’到人心,所以现场很多工作人员都哭了,终于拍出了‘心碎’的感觉。” 主创采访 陈意涵:谁是直男?余文乐很有研究 广州日报:电影中,你偷偷验证余文乐是否直男的三大法则(穿不穿紧身裤、爱好的运动、看自己指甲的方式)笑爆全场。你觉得这些法则靠谱吗? 陈意涵:我觉得这些方法还是很靠谱的。影片中的三个辨别同性恋的方法来自阿乐(余文乐),当时真真导演写好了剧本,但是具体的“法则”还没有,就征求我们几个演员的意见,然后阿乐就提供了很多方法,导演就挑了几个。广州日报:你在电影中不惜扮丑,出演一个因失恋而顿变脑瘫的痴情女子。请问在生活中是否也有这样的经历? 陈意涵:我不会这么夸张啦。当然也会伤心难过,不过也有好姐妹来安慰我啊,最关键的还是自己心理调整。广州日报:在生活中,你也有和电影中一样亲密关系的好姐妹吗? 陈意涵:有啊。跟闺蜜相识相知的经历其实跟交男友蛮像的。

毕竟,闺蜜也是讲究缘分和气场的。广州日报:你的角色可以为结婚、为男友付出很多。生活中的你也是这样的吗? 陈意涵:有差别的,我还是会希望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我不想像希汶那么累。导演黄真真:我也撞见过闺蜜男友劈腿 广州日报:有人说,女性电影中的男性不是花瓶就是渣男,或者是像外星人金秀贤这样的完美男……你对这种说法有什么意见? 黄真真:现实中也是这样的啊,不是吗?而且现实远比电影精彩,现实中的好男人更好、渣男更渣。这3个男性角色都是现实中存在的典型男生,选他们三个来演跟我的审美有关,但性格设定是对角色的更好表现。广州日报:可以再爆料一下,到底还有哪些情节是有生活原型的? 黄真真:基本上每个情节都有生活原型,比如小美和kimmy现场抓到希汶的男友劈腿,我本人现实中也抓到过!可是我没有上前去戳穿他,而是打电话给他。广州日报:在电影中,有一个情节令观众觉得非常纠结:薛凯琪为了证明吴建豪是个渣男,竟然主动上游艇色诱他。你认为薛凯琪的角色这样做值吗? 黄真真:问题不在于值不值得做,这是她的性格使然。我还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不知道,但我并不是小美的性格,我自己可以分清谁是渣男。

广州日报:你看好目前小妞电影在中国的行情吗?有没有前景? 黄真真:我还是认为要拍观众感同身受的电影。跟国外比的话,我们的青春片还是太少,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记者 林虹汝 文 王维宣 摄影)。

电影 项目 电影展

上一篇: 《爱情公寓4》热播 “金句”层出不穷(图)

下一篇: 秦岚不反感花瓶称谓:对女演员来说是上天的恩赐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