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发行市场化 IPO明年1月重启


 发布时间:2020-09-19 03:38:05

中国证监会公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这距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刚过半个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很显然,证券市场是最重要的要素配置市场之一,证券市场的市场化改革可以引导和促进整体经济的市场化改革。所以证监会的《意见》推出非常及时,顺应了改革大势,并能有效推动其它领域的改革。结合证券市场目前的状况看,新股发行停止已经超过一年时间了,这在历史上是很少见的,也不符合证券市场良性发展要求。成熟证券市场都有新股发行,优秀的公司不断地进入证券市场可以保证资本市场始终保持活力。在过去的新股发行体制下出现了一些劣质公司上市,相反一些优秀的公司则远赴海外上市,结果造成股市下跌与IPO直接相关的假象。《意见》推出能改变目前IPO的被动局面,证券市场将重现活力,即使未来股市下跌,那也不是因为IPO造成的下跌。《意见》顺应了改革大势,完整地体现了三中全会精神,也对现行新股发行体制的弊端提出了针对性的方案,但是在一些具体细节方面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一、建议在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同时提出退市制度。新陈代谢要辩证统一,如果不能让垃圾公司有效退市,届时新股越来越多,股市最终要被拖垮。目前排队的七八百家肯定有一些是在上市后不久就达到退市要求的(前面已经有上百家等待上市的公司一年的排队时间都等不及就撤出了),只有能上能下,才能使资本市场保持新鲜血液,充满活力。我们期待退市制度改革措施很快能出台。二、建议严格按照市场情绪确定新股发行进度。《意见》提出:新股发行的多少、快慢将更大程度由市场决定,新股需求旺盛则多发,需求冷清则少发或者不发。如果提前预定了每个月发行数量,则会干扰市场情绪,市场会偏离自身的运行轨道。所以在发行节奏上要严格按照市场需求,不能一哄而上,不能根据排队公司的多少来决定发行进度。三、市场化发行后,建议提高违法违规的成本。旧的发行体制下,一部分违规行为在严格核准制下减少了,现在发行体制市场化了,并且要逐渐过渡到注册制,发行自由了,监管如果跟不上,那会陷入无序状态。应该是先有法治,再有市场化,不能先乱后治,否则代价太大,经不起折腾。四、建议拟转让的老股持有时间超过36个月。

根据过去的历史经验,一些小公司募集了资金尤其是超募了较多的资金能够安然度过三年(前面提到的那上百家已经退出的公司有可能就是等着募集资金度过三年的),再通过财务报表腾挪时间,结果三年后一经高位套现,业绩立即变脸,中小投资者只好望洋兴叹,显然这与本《意见》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初衷不吻合。五、针对可能出现集中炒作和大量发行失败案例,建议提前做好预案。大量密集发行,市场情绪波动很大,股市本身也有不确定因素,尽管制度比过去更健全,但难免会有新问题出现,比如大量发行失败案例出现,会不会倒逼发行体制再改变。(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吴照银)。

为就进一步加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过程监管,证监会抽查询价、路演过程,并要求拟定发行市盈率偏高的发行人在申购前三周连续提示风险等。公告称,中国证监会将对发行人的询价、路演过程进行抽查,发现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在路演推介过程中使用除招股意向书等公开信息以外的发行人其他信息的中止其发行,并依据相关规定对发行人、主承销商采取监管措施,涉嫌违法违规的依法处理。尘封一年多的IPO终于重启,不料高发行市盈率、大手笔圈钱套现等再度相伴而来,在市场上掀起轩然大波。截至12日晚间,已有奥赛康、汇金股份、东方网力、绿盟科技、恒华科技、慈铭体检等6只新股突发紧急公告,宣布暂缓或推迟发行。市场惶惶然中,股市疾呼“悠着点”,2000点岌岌可危。

当市场化与中国特色相结合,新股发行一次次变成改革的试验田。新华社13日连发7文,直击市场质疑和监管尴尬。聚焦 新股发行机制改革十年数改,每一次IPO重启都难逃市场质疑。高价发行是否合理?巨额老股转让是否有借道套现之嫌?券商自主配售是否涉及利益输送?这些问题成为此轮新股改革市场争议的焦点。——从IPO开闸后首批发行的两只新股新宝股份和我武生物发布的中签率公告来看,超过百倍的网上认购和偏低的中签率表明投资者看好新股。但奥赛康72.99元的发行价,67倍的市盈率,远高于同期同行业二级市场的平均市盈率,这引发了市场质疑。——在奥赛康的公告中,预计募集资金净额约7.9亿元,但有老股转让资金31.83亿元,这让市场充满忧虑,认为控股股东有高价套现之嫌,这直接导致了该股暂缓发行。

老股转让资金超出公司募集资金1倍多,甚至数倍,如此大规模的转让,让投资者心存疑虑:未来,或许是没有大小非悬念了,但大股东在发行当下就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减持套现,是否对公司未来发展缺乏信心? ——自主配售的初衷是平衡发行人与投资者双方利益,对新股定价形成约束。但有投资者对此表示忧虑,担心新规给了券商很大的自主配售空间,结果变成了利益输送工具,从而造成新的不公。追问 在利益至上的资本市场,规则才是至关重要的。除去超募与老股转让这个具体的漏洞之外,此轮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方案在顶层设计上就有值得商榷之处。监管层引入老股转让意在增加首日股份流通量,引入券商自主配售意在让券商一手托两家制约其高定价的冲动。但是,A股市场两个不变的事实让监管层为美好愿望而做出的设计存在先天缺陷。

首先,A股市场散户占主导的投资者结构没有变,即便是身为机构的基金公司也是大散户的心理和行为特征,这决定了整个市场投机氛围浓重,市场对新股无理性的追捧在没有惨痛教训的情况下不会改变。其次,我国证券公司的收入结构仍然是承销费占大头,IPO企业客户对券商更为重要,这使得券商很难在自己买方和卖方两类客户间实现平衡,价格博弈难以形成。这两个因素使得IPO重启初期的高定价成为必然。

投资者 新股 发行人

上一篇: 中兴通讯前三季业绩预告 净利润5至7.5亿

下一篇: 市场行情热点分化 新兴产业值得长期关注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