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粮或减产 CPI承压有限


 发布时间:2020-09-20 14:55:33

本报见习记者 倪 楠 近日多个国家禁止部分粮食出口,越南、柬埔寨、哈萨克斯坦等国宣布限制或禁止粮食出口,这些情况引发人们对粮食安全以及价格波动的担忧。商务部消费促进司副司长王斌指出,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粮食生产国和消费国。2019年中国粮食总产量6.64亿吨,比2018年增加0.9%,创历史最高水平。在消费方面,中国口粮年均消费量为2亿多吨,2019年中国小麦、玉米、大米三大主粮库存结余2.8亿多吨,完全可以实现自给自足,进口的大米、小麦分别只占国内消费总量1%和2%,主要起到品种串换和调剂作用。中国粮食生产连年丰收,库存充裕、储备充足,价格长期稳定,国际市场对中国粮食供应的影响很小。王斌表示,疫情发生以来,商务部会同有关地方和部门,确定了一批保供骨干企业,粮食生产加工企业复工向好,消费者完全没有必要担心粮食供应短缺及价格大幅上涨问题。“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一些国家担心粮食生产和运输受到冲击,导致本国粮食供给不足,开始限制 出口,但对中国整体的粮食供应和价格影响较小。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迈柯荣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徐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国本身是粮食生产大国,同时与那些已经限制农产品出口的国家农产品贸易量有限,对于口粮方面的价格出现加大波动的可能性较小,除了进口粮食的占比较少外,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居民情绪也不会出现恐慌,对于粮食价格的影响有限。此外,有关部门也会有计划地向市场投放粮食,平抑波动。潘向东认为,从生产端看,可以确保在供给端“保供稳价”。从需求端看,粮食属于必需消费品,需求波动幅度较小,需求端对农产品价格的影响较小。另外,我国相关部门运行效率比较高,一旦一些地区出现粮食价格较大幅度波动,相关部门会通过投放库存、跨地区调拨等手段稳定物价。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国拥有很好的粮食储备机制,已建立中央储备和地方储备协同运作、政府储备和企业库存互为补充的粮食库存体系,粮食总库存处于历史高位,特别是小麦、稻谷等库存均能满足一年以上的消费需求,因此在农产品的生产消费方面起到调节余缺的关键作用,也能在应对突发事件、自然灾害等方面起到“保供稳价”的积极作用。

受疫情影响,各地也积极采取措施扎实做好粮油市场“保供稳价”工作,切实维护区域粮食安全。

相比纯粹粮价上涨的输入型通胀,我国更关注的是国际粮价是否引发大宗商品价格全面上涨,上一轮国内通胀,就与国际油价的上涨显著相关。游资的各种炒作行为,不论是否主导商品价格,都会强化通胀预期。国际游资通过放大灾害、粮食减产的影响,反过来影响油价和大宗商品的全面炒作,是需要高度警惕的。自统计局发布7月统计数据后,市场对通胀的担心再次成为关注焦点。不过深入分析CPI上涨的原因以及国际粮价与国内CPI的关系,笔者认为,下半年国内通胀不会恶化。

但是全球低利率的货币政策,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大规模流入粮食市场推动价格上涨,是否带动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形成严重的成本输入型通胀的风险,尚需密切关注。7月CPI涨势不构成趋势 7月CPI上涨原因,主要是两部分。首先是翘尾影响。去年7月是当年CPI最低的月份,因此今年7月自然是月度翘尾影响最大的时候。其次,是自然灾害导致的食品价格上涨的新增因素。这些高翘尾和新增因素对通胀都不形成趋势性影响。去年CPI走势确定了翘尾影响在7月以后将逐月递减。

食品价格需要分两方面讨论。对于蔬菜之类的生产周期相对较短的产品,在灾害过后,可以较快恢复种植生产,应该会较快缓解价格上涨压力。对于粮食之类生产周期较长的产品,先要弄清楚灾害是否影响粮食的供求平衡。据报道,今年灾害造成粮食减产1.3%,不影响粮食的供求平衡。而且中国粮食储备超过国际粮食安全储备线18%的一倍以上。这是国内粮价不易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国际粮价近期的大幅上升并不会直接影响国内粮食价格。国内粮食进口规模最大的是大豆,国际大豆价格上涨可能从食用油价的角度影响CPI。

但其他主要非进口粮食价格基本没有与国际接轨,故而国际粮价近期上涨对CPI影响有限。至于今年以来的工资上涨,并不是机制性而仍然是一次性的调整,不是经济学理论描述的,因为通胀上升导致工资上升,工资上升有带动通胀进一步上升和工资的再上升这样的螺旋循环上升过程,所以不会形成通胀不断上升的循环推动力。由此推论,笔者维持全年CPI可以控制在3%至4%这个可承受水平之内的判断。输入型成本通胀压力不大 输入型通胀也存在新增因素。俄罗斯森林大火造成小麦减产25%,莫斯科已宣布暂停小麦出口,国际市场小麦价格随即涨停。

事实上,今年全球小麦价格已累计上涨超过60%。玉米以及大豆价格上涨也累计超过50%。除了全球极端天气的因素以外,全球宽松的货币政策,没有需求也不需要供给的投机资金借灾害减产的故事大规模进入粮食市场,农产品变成投资品,推动国际粮价的投机行为,值得密切关注。不反映供求关系的价格上涨行为,最大的风险是造成全球通胀形势恶化。对于中国来说,纯粹粮价上涨的输入型通胀影响不大,应关注的是国际粮价是否引发大宗商品价格全面上涨,特别是石油价格上涨产生的输入型通胀的影响。

上一轮国内通胀,就与国际油价的上涨显著相关。近期国际市场的粮食投机行为,是否会像上次那样放大中国和印度石油需求增长,过度渲染石油供需平衡难题,通过放大灾害粮食减产的影响,反过来影响油价和大宗产品的全面炒作,是需要高度警惕的。不过,因为全球主要经济体复苏乏力,特别是美国经济增长疲弱,石油市场的投机资金近期较难形成凝聚性的合力和推动价格的行动。加息不是下半年货币政策的主基调。鉴于下半年通胀预期存在上升的压力,央行在《第二季度货币运行报告》中强调加强通胀预期管理。

今年以来,央行已经动用所有数量工具管理通胀预期,对央行下半年是否会动用利率工具,市场于是有各种猜测。笔者坚持认为,加息不是下半年货币政策的主基调。首先,经济领先指标显示经济增长正在放缓,虽然放缓态势正在趋稳,第三季度经济增长可能在9.5%至9.8%之间,第四季度可能在8.8%左右,全年可能在10%左右,经济显然并未过热。下半年的经济增长因为救灾和重建的投入,可能略高于预期,但仍应在发改委信息中心计算的潜在增长率附近。加息不利于经济增长态势的进一步趋稳。

其次,利率对国内粮价上升影响不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上世纪70年代把石油和粮食从所谓的核心通胀中分离为非核心通胀,最主要的原因是石油价格受非经济因素影响,粮价受天气和自然灾害影响大幅波动,带动CPI大起大落,可能误导以通胀为目标的货币政策。因为利率调整对非经济因素导致的油价和粮价并没有直接影响。当然,近年来,因为流动性过剩和金融资本大规模进入商品市场,对油价粮价产生直接影响,因此宽松的货币政策对油价粮价的影响在国际市场上已非常突出。

数据显示,国际油价与美国非核心通胀密切相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假设在国际市场上已不成立。但在国内,粮价的炒作还是被严格控制的。前期绿豆,大蒜价格大涨,确实与游资的炒作投机行为有关。但是炒作投机行为立即得到控制,并未像国际市场那样,投机资金成为主导价格上涨的决定因素。最重要的,这次粮价和食品价格上涨是因为自然灾害,所以,加息对粮价的控制没有直接作用。当然,下半年货币政策确实有必要进一步关注流动性,否则这些一次性因素,特别是具有生产周期的一些食品和粮食价格的上涨,可能成为通胀恶化的导火线。

游资的各种炒作行为,不论是否主导商品价格,都会强化通胀预期。加息,对工资上涨和价格调整这些一次性调整因素对通胀的影响,并没有直接效应。利用不断加息的手段强行刺破房地产泡沫,可能不利于房地产的软着陆,反而增加风险。(作者系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左晓蕾)。

粮食 夏粮 粮价

上一篇: A股市场直面五大问题 风云再起待何时

下一篇: 涉足游戏行业 爱使股份11.8亿元收购游久时代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红装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6480